第267章局势反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上!”张志军怒吼道,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郝建一个人真能打他们上百个?这怎么可能?

“吼!”

上百名军人同时怒吼一声,在众多师生的惊呼声中冲向郝建。

“滚!”

郝建口吐怒火,刚猛有力的一脚直接踹向最前面的一个军人,那军人直接便如炮弹般横飞而出,撞翻了后头十几名兄弟,那十几人当即就头晕目眩,丧失了行动能力。

郝建的一脚有多么可怕就不用说了,连钻石都能踢碎,刚才那一脚还只是用了半成力,要不然那个军人直接就挂了。

见到郝建一出手就撂倒了十几个人,众人都懵了,如此情景,简直跟武侠剧似的。

“帅,太他妈帅了,不愧是我车小小看上的男人。”车小小啧啧称奇,那嘴巴上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老师让人好有安全感,如果我的男朋友有老师一般那么霸气就好了。”一个女生幽怨的道,早知道自己就不那么早谈恋爱了,要不然这时候还能搏一搏的。

“不行,我要晕了。”

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自然也是爱英雄的,面对如此霸道和强大的郝建,所有女生都没有一丝抵抗力。

郝建拳来脚往,那些军人一个个朝着四面八方倒飞而出,短短十分钟的时间,所有军人就都躺在地上了。

众人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此时的心情了,这简直比看好莱坞大片还要过瘾。

因为好莱坞大片都是假的,但这个却是真的。

看到毫发无伤的郝建,他们都有种错觉,这家伙。该不会是武神转世吧?

郝建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然后朝着张志军走了过去,张志军等人已经呆若木鸡了,见到郝建过来,竟然一时间都忘记了逃跑。

郝建站在张志军的面前,眼神冰冷的看着张志军。

“咕噜。”

张志军咽了口唾沫,表情惊恐,可怜巴巴的看着郝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眼神却似乎在哀求郝建放过他。

“人多了不起?”郝建笑眯眯的问道。

张志军连忙摇头,都快吓尿了,他一开始也以为人多了不起,但现在看来尼玛有真本事才是真正的了不起啊。

郝建的单兵作战能力太强大了,强到张志军都无法理解这还是不是人类了。

“不,人多当然了不起,但很可惜,你们的对手太强大了。”郝建笑道。

这句话很自大,但张志军却都知道郝建说的是事实。

郝建一个人就能顶过一个连,不,或许是一个营,也可能是一个团!

反正张志军现在就想哭了,我艹你个祖宗十八代,这招惹的******是个什么玩意?老子他妈就只是个人,你他妈给我找个神当敌人?

“我错了,这件事情我再也不管了,这两个人随便你怎么处置,我都不会过问的。”张志军对郝建说道。

此时他只能弃车保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寸头教官他们挨打好过自己挨打。

“营长!”寸头教官和黑瘦教官顿时都哭丧着脸望着张志军,急得快哭了。

“叫什么叫,麻烦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当然由你们自己承担!”张志军怒骂道,心里恨透了这两个废物。

如果不是他们招惹了这么个恐怖的存在,自己用得着这么低三下气的跟条狗似的和他说话吗?

“这位老师,你就放过我吧?”张志军满脸堆笑的问道。

“啪。”郝建一巴掌就甩了过去,骂骂咧咧的道:“你丫的国民党啊?”

国民党,一上战场军官一定躲在最后头,一遇到危险立刻抛弃手下士兵。

“刚才你不是说要送我上军事法庭吗?”郝建冷笑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张志军捂着脸摇头,他现在哪里还敢这么干啊,那不是找死吗?

“老大。”正当这时,羽欧快速从校门口跑来,看了一眼地上倒着的军人,啧啧两声:“这都你干的?”

“嗯。”郝建淡漠的点了点头,却还是在看张志军。

“咦,张志军你咋在这?”羽欧惊奇的问道,羽家在军部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羽欧自然也认识这个张志军。

“羽少。”张志军面带苦涩笑容,当张志军听到羽欧叫郝建老大的时候,他的两条腿就直接差点跪下来了。

这家伙竟然还是羽欧的老大,他难道不就只是一个普通教师吗?不带这么玩人啊。

实力恐怖,背景高深,自己这不是在踢铁板,自己这是在撞南墙!

“我靠,该不会就是你想在找我老大的麻烦吧?”羽欧惊奇的道。

“是。”张志军很不情愿的回答道。

羽欧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敛了,冷漠的道:“听说你最近是要高升了是吧?”

张志军目光呆滞的望向羽欧,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看你还是到底层去再打磨打磨好了,过段时间我让我爸安排你下乡体察民情。”羽欧说道。

张志军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羽少,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羽欧让他下乡,那不是这辈子都没出头之日了?他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这个位置,眼看就要高升了,这个时候如果被打回原形,那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别跪我,你得罪的可不是我。”羽欧面无表情的道。

张志军闻言立刻调转方向,对着郝建三跪九叩:“郝建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狗眼看人低,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饶了我这会儿吧?”

张志军很用力的磕头,以至于脑袋都已经破了。

他不得不卖力啊,不卖力怕郝建怀疑他的诚意。

众人都懵了,这种三百六十五度大反转让他们有些接受不了,刚刚才飞扬跋扈说要让郝建死的张志军,转眼就跟条狗似的对他摇尾乞怜。

而此时那些师生看向郝建的眼神都充满了好奇与敬畏,他们都想知道郝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连张志军这个营长都害怕他。

“这两个人你怎么处理?”郝建没有回答,而是望向寸头教官和黑瘦教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