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找点乐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言下之意,就是让郝建离开。

如此一来,羽欧和羽嘉怡都愣住了,老爷子真的打算赶走郝建。

此时哪怕是一直都不喜欢郝建的羽嘉怡,都不禁开始同情起郝建了。

而见状,羽志勋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听到没有,赶紧滚。”

但郝建却像是没有听到羽志勋说话似的,对羽千重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郝建站起身来,可却在梁建坤身旁停了下来,看到这里,夜帝连忙一个跨步站在梁建坤的身旁,警惕的看着郝建,生怕他会对梁建坤不利。

梁建坤也皱起了眉头,斜瞥着郝建。

“别紧张,如果我要杀他,光是你还阻拦不了。”郝建讥诮的说道。

夜帝闻言,也不禁身躯震动,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郝建直视着梁建坤:“你以为你不把我当回事,你以为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和你为敌,但实际上你却怕我。”

“怕你?我会怕你?”梁建坤哼笑道,自己会怕一个将死之人。

“如果不怕,见我的时候为什么要带保镖呢?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没带吧?”郝建一语中的。

梁建坤怔了一下,然后立马打算反驳。

但郝建却摆了摆手,笑道:“别急着解释,自己心里清楚就可以了。”

语毕,他便直接转身离开了羽家,羽欧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大少,你请落座!”羽志勋急忙跟个狗腿子似的招呼梁建坤,而羽千重等此时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我饱了。”羽嘉怡也站了起来。

“才吃几口怎么就饱了?”羽嘉怡的母亲问道。

“我今天恶心!”羽嘉怡撂下这一句话,便也走了出去。

“郝建!”羽欧从身后追了上来。

“你怎么来了,不和他们一起吃饭吗?”郝建转过身来,笑吟吟的看着羽欧。

羽欧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过分,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爷爷真的不是故意要这样的,他也是没有办法。”

郝建摆了摆手:“别说这些废话,我们不是一家人吗?老爷子对我而言也是爷爷,我怎么会生他的气?而且他也是没把我当成外人,所以才会赶我走,我知道他什么意思。”

“你不生气?”羽欧惊愕的道。

“你爸都坐上家主之位了,我为什么要生气?”郝建笑眯眯的道。

“我爸坐上家主之位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羽欧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

郝建笑道:“你们都没有发现,刚才老爷子让我走的时候眼神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同时用脚踢了我的鞋子一下。他是想告诉我,他不会让我白白受委屈的,羽志勋敢把梁建坤带来搅局,这也让老爷子很不痛快,所以老爷子是绝对不可能把家主之位交给羽志勋的。”

羽志勋绝对想不到,自己的一个自以为是的手段,竟然让自己丧失了继承的资格。

他本来是打算借梁建坤的手赶走郝建的,他也成功的做到的,但也成功的引起了羽千重对他的恶感。

“真的假的?”羽欧大吃一惊,他怎么就没发现了。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到时候等着瞧就行了。”郝建面带微笑的道,他和羽千重已认识那么多年,彼此之间早已有了默契,所以羽千重的一个眼神和动作,郝建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羽欧哈哈大笑:“如果羽志勋知道了这件事情,估计会气死吧?”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就该为此付出代价。他高估了自己的头脑,也低估了我和老爷子之间的感情。”郝建笑道。

羽千重之前就说过,他和郝建之间是亦师亦友,关系匪浅,而前不久郝建甚至还救过羽千重的命,但羽志勋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接二连三的找郝建麻烦。

“好了,不用担心我了,你回去陪他们吧。”郝建示意羽欧回去,别一会儿又落人口舌了。

“那你呢?”羽欧问道。

“我?我自己去找点乐子!”郝建嘿嘿笑道。

几分钟后,他便出现在梁建坤的汽车旁,同时把自己的门钥匙给掏了出来。

“牛逼是吧?一会儿坐出租车回去吧!”郝建在梁建坤的汽车车胎扎了几个洞,将气完全放掉,然后又瞄准羽志勋的车。

这样一来,羽志勋也就别想送梁建坤回去了。

梁建坤没过多久就从叶家出来,他本来就不是来吃饭的,所以也就随意的扒了两口饭坐了一下就走了。如今事情已经完成,自然是要功成身退了。

当梁建坤看到自己的车胎完全瘪下去之后,也不禁摇头苦笑:“真是个不服输的人。”

“妈的,那小子把我的车胎也给扎了!”羽志勋恨得咬牙切齿,道:“大少你在这等一下,我去找别人借车。”

“嘉怡,把车子借我一下,我送大少回去。”羽志勋对路过的羽嘉怡说道。

“没空,我有急事。”羽嘉怡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汽车走去。

“你能有什么急事?”羽志勋有些不爽的说道,羽嘉怡让他很没有面子。

“去酒吧泡妞。”羽嘉怡发动了汽车。

“这算是急事?”

“对你来说不算,对我来说算。”羽嘉怡淡漠的道,直接发动汽车离开。

“算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吧。”梁建坤面露不悦的道,然后不等羽志勋说话,便直接朝着羽家外头走去。

“郝建,我和你势不两立!”羽志勋在心中低吼,他看得出来梁建坤也真的生气了。

郝建走在昏暗的街道,缓缓往家的方向靠近。晚风有些冷,带着一丝萧索与肃杀,郝建不禁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暗恼这鬼天气。

而就在此时,郝建脚步突然停滞了半秒钟,随之眼帘也浮现戾气,就在刚才那个瞬间,他察觉到了一丝杀气。

没有任何意外,那一丝杀气是冲着他来的?

是梁建坤的那个保镖?郝建心中暗想,但很快又摇了摇头,应该不太可能,那家伙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他应该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