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太傻太天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就在此时,刘伯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身旁的下属问道:“那个郝建身边是不是有个女人?”

他的人一直都在监视着郝建,所以自然知道舒雅的存在。

“啊?可是他身边很多女人啊。”那个下属有些怔怔的说道,不知道刘伯宏说的是哪一个。

刘伯宏上去就是一巴掌,怒吼道:“我说的是和他朝夕相处的那一个!”

那个手下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脸,道:“可是几乎每一个都和他朝夕相处啊。”

“我艹尼玛的!”刘伯宏勃然大怒,直接夺过另外一个手下的手枪,猛地扣动扳机,砰砰砰的几声,把先前那个手下给干死了。

“谁他吗还要抬杠?给老子站出来!”刘伯宏怒火难填,本来在郝建的威胁下他就几乎方寸大乱,居然还遇到了这么个不开眼的白痴,这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刘伯宏的那些手下全部低着头不敢吱声,生怕会成为下一个。

最终,刘伯宏还是不打算找聚气宗帮忙,而是想要自己解决这件事情,也就是直接去找舒雅。

在刘伯宏看来,其余的那些女人对于郝建而言应该都只是玩物而已,而舒雅既然和他同居了,那身份就应该会有所不同。

兴许在舒雅的身上,他可以找到有关于郝建的突破点。

.

清晨,郝建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有些愤怒的喝道:“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老子命都快没了,这算不算是一个解释~!”那头的徐东河怒吼着道。

“嗯?”郝建顿时紧张坐直了身子,不解的道:“老家伙,你又闹什么幺蛾子?”

徐东河命都快没了?这怎么可能?这家伙身子骨不是一直都很硬朗吗?

“你现在在哪?”徐东河却岔开话题问道,神态显得有些凝重。

“在家,干嘛?”郝建不解的问道。

“我现在派司机去接你,一会儿我们当面谈!”徐东河严肃的说道,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郝建一脸的狐疑,但还是快速的起床刷牙洗脸。

大概十五分钟后,徐东河的司机就到了,如此短的时间内赶过来接他,郝建可以想象徐东河有多么的焦虑,也意识到这件事情应该很严重。

郝建被带往徐东河的私人机场,然后上了私人飞机,才个把小时就飞到了另外一个城市。

一进屋,郝建就看到徐东河一脸凝重的来回踱步,便问道:“老家伙,你到底怎么个情况?”

他看徐东河气色红润,步伐稳健,也不像是生大病的样子啊。

“快快快,来坐下。”徐东河连忙拉着郝建落下,然后压低声音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有个外甥女?”

“记得啊,怎么了?”郝建奇了怪了,徐东河怎么提起这茬儿。

而后,郝建便有些羞涩的看着徐东河:“您老该不会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吧?哎哟喂,这多不好意思啊,你看你和我兄弟相称,那你外甥女要是跟了我,那我该叫你什么?爷爷?兄弟?爷兄?还是兄爷?”

“滚你妈的,你想的倒是挺美,我宁愿我外甥女孤独终老也绝对不会让她嫁给你!”徐东河很不客气的呸了一下,王八羔子,还想当他外甥女婿,想的倒是挺好。

郝建顿时就不爽了,翘着二郎腿看着徐东河:“赶紧说事,老子忙得很。”

“我外甥女叫程薇薇,她是红十字会的一员。”徐东河介绍道。

“嗯,然后呢?”郝建不解的问道。

“那死丫头前段时间说要阿塔玛当义工,给当地的难民提供人道主义帮助,你说气人不气人?”徐东河一想到这件事就来火,你说你当义工去别的地方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阿塔玛呢?

“阿塔玛?那里的战乱已经持续了好多年了,据说当地政府军甚至还以屠杀人民为乐,那是个道德沦丧、信仰缺失、丧心病狂的国度,她去哪里不是找死吗?”

郝建曾经去过那个国度,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个国家,那就是“惨无人道!”

郝建当初带着自己的部队前往阿塔玛与当地的政府交易,亲眼目睹了他们屠杀平民的那一幕,那是一个小国家,土地贫瘠,经济文化都很落后,所以导致民风彪悍,往往是一言不合就动刀子,七八岁的孩童都敢拿刀杀人。

混乱和杀戮,都是阿塔玛的代名词。

世界组织都想过要援助阿塔玛,但才刚入阿塔玛国境,所有的物质资源就都被阿塔玛的军方或者是匪党给劫持了,根本就传不到民众的手里面,久而久之那些义工组织就放弃了阿塔玛。

不单是义工组织,应该说阿塔玛是个被世界遗忘的国度,已经没有人会去在乎它会变成什么样了。

换做任何一个稍微聪明点的人,只怕都不会选择前往那样一个地方。

但郝建想不通程薇薇为什么要去阿塔玛,在他看来这可不是什么高尚的情操,而是单纯的脑残。

徐东河叹了口气:“唉,那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妈生的,性格和三观和我以及她妈完全不同。她说什么不想跟我们一样浑身铜臭味,所以放弃继承我们的家业,打算去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你说气不气人?”

“太傻太天真。”郝建笑了笑。

“不就是嘛。”徐东河一拍大腿,难得听到有人和自己一样的意见,徐东河也是面露欣喜。

“不过这都是你们的错。”郝建却补充一句。

“放屁,我们又没让她去阿塔玛,是她自己鲁莽,我们有什么办法?”徐东河气恼的道。

“如果不是你们从小惯着她,她怎么会这么的天真?拯救世界?这么愚蠢的想法只有脑残才会有,你们从小就没能让她体会过生活的艰难,所以她才会异想天开的认为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变世界,还说不是你们的错?”郝建冷笑道。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不是你努力就能达到的,比如不是你想飞你就会真的长出翅膀,不是你想当明星你就真的会成为明星,比如你想要天上的星星就真的能摘得到。

想要以自己个人的想法,去改变一个完全被腐化的国度,影响数百万人,怎么可能?

如此一来,徐东河就不说话了,他们的确从小就太惯着程薇薇了。

“因为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以至于她不懂得感恩,不懂得感恩你们赐予她丰厚的生活,反而厌恶你们对她的安排。从某种意义上,我想她应该是存在某种逆反心理的,就是你们不让她去,她就偏要去。”郝建说道。

郝建虽然没有见过程薇薇,但从程薇薇做的事情以及她对徐东河等人的态度,郝建就能推测出程薇薇的想法了。

因为程薇薇太过于心想事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所以她想要追求更加高尚更加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她能有你一半成熟,我想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徐东河苦笑道,这也是因为他愿意和郝建做朋友的原因,虽然郝建年纪跟他外甥女差不多,但这思想却跟他这种好家伙一样,充满了沧桑与疤痕,跟个老妖似的。

郝建摇了摇头:“相信我,如果你知道我遭遇了什么,你就不会想让程薇薇变成像我一样的人了。”

从这一点上,郝建几乎可以断定。

因为他的经历,世人无法想象,同样也无法接受。

“对了,你的来历一直很神秘,当初我也只是认为你是雇佣兵而已,但显然你的身份绝不仅仅是如此,你到底是什么人?”徐东河也皱起了眉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会比较好。”郝建苦笑道,知道他的身份,对于徐东河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老朋友也不能说?”徐东河却是一肚子的好奇。

郝建笑着不说话,见状徐东河也就知道不能问了。

“说吧,这次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郝建问道,他相信徐东河找他来,绝对不会只是抱怨一番而已。

“我希望你能给程薇薇当保镖。”徐东河直接开门见山的道,目光灼灼的盯着郝建。

“给程薇薇当保镖?”郝建有些吃惊的看着徐东河,这不是要让自己重返战场?

“对,我不放心让那丫头一个人走上战场,你自己也说了,那丫头真的太天真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希望有个人能够跟在她的身边监督她,你无疑是最佳人选。”徐东河点头说道。

“可是需要保镖的话,以你家的财力势力,不是可以用自家的自卫队吗?就算你信不过自卫队,那也可以花钱请佣兵护送啊。”郝建奇怪的问道,他真的不想再踏入那个世界。

“你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你。”徐东河严肃的说道,郝建是他唯一的朋友,而徐东河也知道,郝建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这并不是说徐东河的亲人们就不可信,而是他们没有郝建那么大的能力。

这件事情,只有郝建才能完成,因为徐东河见识过郝建的实力,郝建能在万军从中救出他的孙女,想来也能保护徐东河不受伤害。

郝建深深的看了徐东河一眼,然后起身朝着外头离开。

见状,徐东河悠哉悠哉的拿起一根雪茄叼了起来,身为多年朋友的他们,彼此之间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思。

郝建没有拒绝,那就是答应了。

徐东河终于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而就在郝建准备返回花市的时候,一位不速之客,却进入了舒雅集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