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不速之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刘伯宏领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进入了舒雅集团,今天他来找的自然是舒雅。

“喂喂喂,站住,干什么的?”正当这时,铁山和黑鬼却迎了上来,把刘伯宏等人给拦住。

从刘伯宏进入集团开始他们就注意到刘伯宏等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刘伯宏不像个好人,所以便追上来排查。

“我来找舒总裁。”刘伯宏面带微笑的说道,但这笑容与他的气质显得很不相符,所以显得有些别扭和阴沉。

铁山皱了皱眉,有些不喜的道:“有预约吗?”

“你去通报一声,就说郝建的朋友来了,我想她会见我的。”刘伯宏面带微笑道。

“郝建的朋友?我怎么没听说郝建有这么一个朋友,我先打个电话问问他。”

黑鬼拿起手机准备给郝建打电话,毕竟他也知道舒雅是郝建的老婆,而眼前这伙人看起来又不像是好人,他不能就这么放刘伯宏等人进去找舒雅。

闻言,刘伯宏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扫而空,而后对手下人使了个眼色。

他的手下便朝着黑鬼和铁山走了过去,转眼便把他们都给打得浑身是血。

铁山虽然是特种兵出身,但跟在刘伯宏身边的却是武者,他们自然不是刘伯宏手下的对手。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黑鬼趴在地上,嘴角溢血,四肢全部被拗断了,却还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刘伯宏。

“我刚才说了,朋友。”刘伯宏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而后再不看这些保安一眼,朝着集团里头走去。

可刘伯宏才刚刚迈出一步,一只手却突然他的腿,铁山咬牙切齿的斜瞥着他,“我绝对不会让你过去的。”

“呵呵。”刘伯宏冷笑了两声,而后猛地掏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噗嗤’几声,便在铁山的手掌上扎了几个洞,顿时鲜血淋淋。

铁山厉声惨叫,却依旧死活不肯撒手,直到刘伯宏一脚朝着他脑袋踹了过去将其踹昏,他才终于不得不松手。

“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刘伯宏很吃惊的说道,郝建也就算了,连这几个小小的保安都是这副德行,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舒雅正在办公室里头办公,却突然见到有人推门进来,立刻便是有些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心想是谁这么没有礼貌,连门都不敲就闯了进去。

然后,她便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面带笑容的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

“请问你是。”舒雅有些疑惑的问道。

“哦,我叫刘伯宏,是郝建的朋友。”刘伯宏笑着回答道。

“郝建的朋友?找我有什么事吗?”舒雅更加不解了,郝建的朋友找她做什么,她又不认识刘伯宏。

“是这样的,我和郝建是同村,他父母听说他在外头交了个女朋友,所以就托我来给他看看。”刘伯宏笑着说道,这本来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谎言,但这谎言中唯一的漏洞却是,舒雅早就知道郝建是个孤儿,既然如此,他何来的父母?

舒雅的眉头不留痕迹的皱了一下,她不知道刘伯宏为什么要说谎,但从这一点上来看,刘伯宏应该就另有图谋。

刘伯宏以为能够骗过舒雅,却没想到舒雅早已知晓了一切。

“我想你误会了,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不是什么情侣。”因为刘伯宏在撒谎,那么舒雅自然也不可能如实相告。

刘伯宏顿时一怔,有些古怪的笑道:“这不能吧,如果只是朋友的话,怎么会同居呢?”

舒雅更觉得不妥,如果刘伯宏真的只是郝建的同村的话,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郝建同居了,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但既然刘伯宏这么问了,舒雅自然是要回答的,说道:“那是因为我和家里头的关系不好,所以没办法住在家里,所以只能暂时的和他住在一起,我的秘书已经找到房子了,不久之后我就会从他那搬出来。”

刘伯宏皱了皱眉,心中疑惑,难道情报真的有误?他调查过舒雅,知道舒雅说的是真话,她确实与家里的关系不太好,无论是父亲那边还是母亲那边,会搬出来住也不是没有可能。

舒雅笑吟吟的看着刘伯宏,等待着他的答复。

刘伯宏目光顿时就有些闪烁了,原本他是打算绑架舒雅的,但听到舒雅这么说之后,他有些犹豫了。

如果舒雅说的是真的,那么绑架她毫无意义,郝建不可能为了一个普通朋友豁出性命吧?换做是他也不可能这么做。

“以后离他远点吧。”刘伯宏收敛笑容,恢复以往的冷漠与阴沉,此时的态度很强硬,并非是在和舒雅商议。

“为什么?你不是郝建的朋友?你到底是谁?”舒雅眉头深锁,她不喜欢刘伯宏这样说话的口气,从这一点上来看,刘伯宏就绝对不可能是郝建的朋友。

“朋友?我和他的确不是朋友,他杀了我七八个手下,我恨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和他做朋友。”刘伯宏冷笑了起来,此时可谓是原形毕露。

但由此也能看出他已经放弃了绑架舒雅的意图,既然舒雅和郝建关系普通,那绑架她就没有任何意义。

再一个就是舒雅在花市也有些名气,要是绑架了她,只怕也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吃力不讨好。

“杀了你七八个手下?”舒雅已经惊呆了,她想象不到郝建会作出那样的事情来,那家伙一天到晚嘻嘻哈哈跟个地痞流氓似的,怎么会无缘无故杀人呢?

“看来你对你的这位朋友一点也不了解啊。”刘伯宏讥笑道。

闻言,舒雅沉默了,她确实不了解郝建。

当初在银行,她就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了,因为郝建杀了那个人。但舒雅只以为那是因为郝建情绪激动,所以导致了失控将其杀死。

但现在听刘伯宏这么一说,似乎杀人对于郝建来说,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离他远点,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否则你将来不是被他杀了,就是被别人杀了。”刘伯宏一脸怪笑的说道。

舒雅此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辩驳刘伯宏的话。

见到舒雅已经呆住,刘伯宏也不再废话,哈哈大笑了两声,带着自己的人扬长而去。

舒雅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却已经没有了工作的心情,浑身冰冷,眉宇间带着一丝焦躁与不安。

对于郝建,她所知甚好,今天得知有关于郝建的事情,竟然是从一个不知什么来路的老头的口中。

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杀人狂?舒雅没有办法接受这一点!

对于舒雅而言,任何型式的暴力,都是恶!没有不同!

一想到这里,舒雅便不禁通体寒冷,说不出的烦躁。

。。

郝建被徐东河的司机送回来,却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先去了一趟中医院。

因为他即将去给徐东河的外甥女程薇薇当保镖,要出国一段时间,所以需要和杜岳林打声招呼,同时向学生们交代一下课程。

而舒雅那边就不用那么麻烦,只要打声招呼就可以了。

此时郝建还不知道刘伯宏去找过舒雅,也不知道舒雅此时对他的态度。

刚刚准备走进中医院,他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如雷霆般强劲,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疾驰而来。

“哔哔哔哔。”

对方似乎嫌郝建挡住了他的路,猛地在那按喇叭,那刺耳的声音瞬息划破整条大街。

郝建眉头一皱,有些不爽的回过头来,却见到一辆红色的很闷骚的法拉利疾驰而来,然后在他面前一个急刹车停下。

此时车身距离他只有三十厘米,只差一定就把郝建给撞上了。

“乡巴佬,你他妈是耳朵聋了吧?没听到喇叭声吗?”一个打着耳钉,染着红毛的小子从那车子里头探出头来,很嚣张的对郝建说道。

“听到了,不过这里应该是人行道吧?”郝建皮笑肉不笑的道,在人行道上开跑车飞奔,还有脸怪罪别人不让路?

“嘿,你还敢顶罪?”那个红毛顿时就走下车来,心里也感觉恼火,一个不知哪来的土鳖也敢顶撞他何泽西,真当他何泽西是吃素的啊?

何泽西理直气壮的走到郝建的面前,一副老子拽了个二五八万的样子,瞪着郝建道:“你他妈再给老子多一句嘴试试?看老子不“嫩”死你!”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隔壁商学院的学生吧?”郝建上下打量了一眼何泽西,发现了何泽西身上的校徽。

“是又怎么样?老子可是商学院的高材生,以后出来是要当企业家的,和你们中医院的这些脑子有泡的蠢货可比不了。”

何泽西哈哈大笑,郝建走在中医院的街道上,那毋庸置疑定是中医院的人。

不过他没把郝建当成老师看待,而是当作了学生,毕竟中医里头也没有这么年轻的老师。

在何泽西看来,中医院的学生都是一群脑残,学那破玩意还不如学西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