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你就说带不带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会不会成为企业家我不知道,但从你出口成脏,蛮横无理,以及这浑身上下低俗的时尚品味来看,你这辈子估计和两个字脱不了关系。”郝建似笑非笑的说道。

“哪两个字?”何泽西询问道。

“脑残!”郝建干脆的回答。

“我艹你祖宗,你敢取笑我?”何泽西怒火难填,举起拳头就要往郝建的脸上打去。

“泽西,别乱来。”这个时候,一个长相斯文的学生却从何泽西的车内下来。

旋即,他满脸堆笑的看着郝建:“郝老师。”

“你是?”郝建皱了皱眉,却对这个男生没有任何印象。

“之前商学院和中医院举办联谊会时,我们见过的。”那个男生提醒道。

“哦,这么说来,好像也的确觉得你挺眼熟的。”郝建点了点头,那次联谊会他也在。

那个学生转过头去,很严肃的对何泽西道:“泽西,赶紧和郝老师道歉。”

“道歉?你脑子给门夹了?让我给他道歉?”何泽西怒极反笑,瞪着自己的同伴道。开什么玩笑,他何泽西这辈子道过歉?他的字典里压根就不存在道歉这两个字!

“郝老师你别生气,我这同学脾气有点丑。”那个男生连忙干笑面对郝建,然后压低声音对何泽西:

“你给我闭嘴,你不知道前段时间中医院发生了军队袭击时间吗?他就是那一次事件的男主角,一个人解决了整支军队,和他叫板,你脑子有问题吗?”

这男生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何泽西不知道郝建是谁,但他却知道。

和郝建叫板,那不是找死吗?被打一顿还算是轻的,对方杀了他们都可以。

“一个人摆平一支军队?你当拍电影呢?我看是不知道谁神话了这件事吧?”何泽西冷笑说道,却压根不信这个说法。

“中医院所有学生都看到了,还能有假吗?”那个男生很生气的道,何泽西简直愚不可及。

这件事情都在中医院传疯了,还能有假的吗?

“切,中医药的那群脑残,他们说的话能相信?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为了出名故意吹嘘自己的学校老师啊。”何泽西还是一副很不屑的态度。

“别说那不知道真假,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老子可比军队要危险多了!”何泽西哼了一声,他的家境连军队都要给三分薄面,他会怕郝建。

“你简直无可救药!”那位男生气得直咬牙,懒得再去搭理何泽西,自己离开了。

“傻帽。”何泽西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压根就没把男生的话放在心上。

旋即,何泽西挑着眉望向郝建:“说你呢傻帽,你他娘的敢取笑我?是不是想死?别人怕你我何泽西可不怕你!”

“你应该怕的。”郝建冷笑。

“艹!”何泽西那叫一个火大,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小子,直接一拳就轰向郝建的面门。

“哒。”

何泽西的拳头,直接被郝建接住了。

何泽西顿时一惊,惊恐的看着郝建。

郝建皮笑肉不笑的道:“你应该听你同学的话的?”

“砰!”

郝建一脚飞起,直接把何泽西给踹出了五六米远,这还是他手下留情的后果,要不然以何泽西那身子骨,只怕直接就被他给一脚踢死了。

“你他妈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何泽西神色狰狞的怒吼,活到这么大,他还是头一回被人这样羞辱,这让他那骄傲的内心倍受打击。

“不知道,不如你告诉我?”郝建走到何泽西跟前,却一脚踩在何泽西的脚掌上。

何泽西痛得龇牙咧嘴,恨不得把郝建给生吞活剥了,他怒吼道:“王八蛋,老子是何氏家族的三公子,你敢打我?老子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何氏家族?你跟何荣生是什么关系?”郝建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一个何氏家族的小子。

何泽西也是陡然一怔:“你怎么认识我爸?”

“何荣生是你爸?那就怪不得了。”郝建冷笑了起来。

“什么怪不得?”何泽西脸色一沉,感觉这不是好话。

“怪不得别人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完美的继承了你父亲的嚣张和愚蠢。”郝建冷嘲道,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何泽西:

“对了,你比孔孝真和梁建坤差远了,同样身为公子哥,你只配给他们提鞋。”

郝建一看这个何泽西,就知道他是个白痴。

他就不明白了,梁建坤和孔孝真和何泽西一样都是公子哥,怎么就比他聪明那么多?难道何氏家族没人才?

听到这话,何泽西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整个人都炸毛,眼神中充斥着怨毒与杀意:“我一定会宰了你的!我一定会!”

也难怪何泽西会如此的激动,因为打小他就被冠以各种各样的标签,小时候的他也经常被拿来和梁建坤、孔孝真这样的天才人物比较。

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家族里的人就再没有拿他和梁建坤他们比较了。不是说他变得不聪明,而是他开始不足梁建坤他们聪明了。

梁建坤十四岁经商,一个月为两家赚了三百万,而孔孝真十五岁入伍,同年就已经上阵杀敌了。

而那时候的何泽西,还一事无成,所以就被他们给比了下去。

从那之后,这就成了何泽西的一块心病。

此时听到郝建说他不如梁建坤二人,何泽西立刻就被人给戳中了心病,便立刻情难自禁的发作了。

听到何泽西的威胁,郝建只是轻蔑一笑,然后一个重拳落在法拉利的车盖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法拉利就传来刺耳的尖叫,安全气囊都随之爆了出来,整个车前盖完全瘪了下去,黑烟滚滚。

何泽西已经傻眼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一拳把钢铁都给打凹了?他真的一个人解决了一支军队?

“想杀我?那就麻烦你先掂量掂量你的骨头够不够硬!”郝建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何泽西,朝着校门走去。

在他看来,如果何泽西足够聪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但很显然,何泽西是不够聪明的,所以他在面对郝建的威胁后,害怕一阵之后,转而脸上便浮现出羞恼之色,今日郝建对他的侮辱,他已经怀恨在心。

“郝老师,我们下个月学校要举办国际象棋大赛,和世界各地的象棋高手比赛,到时候你参加吗?”班级内,赵雅婷等学生一脸兴奋的看着郝建。

郝建懂艺术,懂陶瓷,没准也懂象棋呢?他们很想看郝建在那国际象棋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国际象棋就是西洋棋,是最古老搏斗游戏之一,和华夏的象棋一样同享声名。

“下个月估计不行,因为过段时间我要出国办理一些事情,可能短期之内无法回来,今天我来学校也是为了跟校长请假的。”郝建笑着说道。

“啊?”

那些学生顿时面露失落之色,这不就有段时间没办法听到郝建的课程了?

“那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赵雅婷有些失落的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两个月之内吧,我今天来学校处理一下善后的工作,应该就在这几天离开华夏了。”郝建解释道,同时叮嘱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可不要调皮捣蛋,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我现在要去找校长了,你们别为难新来的老师。”

然后郝建就在众人的目送中离开了班级。

班级内的同学们顿时开始议论了起来,都在推测郝建去了哪里。

而此时,车小小也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郝建出国去干嘛?

对于郝建,车小小的了解甚至比舒雅还少,她只知道这个家伙就像是万能机器一样什么都会,但对他的来路却一无所知。

他这一次出国,会否和他的身份有关呢?车小小来了兴致,眼中贼溜溜的转动,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你在想什么?”而这个时候,赵雅婷也凑了过来。

她刚才一直在观察车小小的表情,发现车小小时而窃喜的偷笑,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见到赵雅婷发问,车小小顿时收敛笑容,面无表情的道:“没什么。”

“少骗人,你的心事都已经写在了脸上了,说!你是不是打算跟踪老师?”赵雅婷眯着眼打量着车小小,她早就猜出了车小小想要干什么了。

车小小哑然失色:“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的想法和你一样。”赵雅婷俏皮一笑。

“我才不和你一起去。”车小小一听赵雅婷这么说,立刻就知道赵雅婷想干什么了。

她才不带赵雅婷一起去,她可没那么傻,带着轻敌一起去跟踪郝建。

“好啊,不带我也行,那我现在就去告诉老师。”赵雅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车小小吓了一跳,连忙又把赵雅婷给拽了回来,有些生气的道:“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

“你就说带不带吧。”赵雅婷却不理会车小小的话,依旧淡漠的问道。

“带带带,就带你个不要脸的。”车小小骂骂咧咧道,被赵雅婷的无耻给气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