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悲催的父子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语毕,郝建直接单手提起何泽西,一只手如铁钳般死死的掐住何泽西的喉咙。何泽西惊恐交加,对郝建投以哀求的目光。

“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邱成功也慌了神,如果何泽西被郝建弄死了的话,那自己也会有麻烦的。

“杜岳林,你还不管管你手下的老师?”邱成功对杜岳林吼道。

杜岳林露出一副无奈的笑容,他哪里管得了郝建啊。

郝建单手提起何泽西,另一只手并指在何泽西身上连续点了几下,然后将何泽西丢在地上。

何泽西顿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涌,哇的一声吐得稀里哗啦,把今天的早餐都给吐出来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何泽西惊恐的道。

“我?我只是把你给废掉了,从今往后,你就将成为一个有把的太监。”郝建面容很冷,何泽西的寻衅让他也感觉到了不爽。

何泽西太过自视清高,目中无人了,这样的人如果不给他一点教训,他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一听这话,何泽西整张脸唰的一下就苍白了,“有把”的太监?以后自己就成为废人了?

“你你你。”何泽西很没骨气的哭了起来,一只手指指着郝建,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吓坏了,从今往后成为一个不能人道的废物,那他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我之前就已经警告过你不要招惹我的,是你自己不听,那就怨不得我了。”郝建冷笑道。“我和你不是一个级别,你要玩,是玩不过我的。”

郝建还真没把何泽西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何泽西不知死活的招惹他,他都懒得去搭理何泽西。

“砰!”

话刚说完,门就被踹开了,坐在轮椅上的何荣生被推了进来。

自从上一次在拍卖会给郝建收拾了一顿之后,他就一蹶不振,此时整个人的脸色惨白如纸,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腿脚也很不便,出入都要下人帮忙,狼狈到了极点。

何荣生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儿子跟条死狗似的趴在地上,也不禁怔住了:“泽西,你这是怎么了?”

“爸,那个混蛋把我给阉了,他把我阉了!”何泽西哭喊着道,眼神中透着恶毒。

“什么?”何荣生大惊失色,旋即脸色也不禁阴沉了下来,“谁?是谁干的!”

“就是他!”何泽西猛然一指不远处的郝建。

何荣生顿时朝着郝建望去,当看到对方是郝建之后,整个人也是懵了。

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

“嗨,何少爷,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郝建对着何荣生招了招手。

“爸,你认识他?”何泽西顿时一惊,自己父亲居然认识郝建?

“你说我们还是真是有缘哈,你是被我打残废的,你儿子现在也被我打残废了。”郝建摇头苦笑。

“什么?”何泽西惊呆了,自己的父亲,居然是被郝建给打残废的?他也问过何荣生,但何荣生一直没有告诉他,那主要是因为何荣生觉得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打了很没面子,所以才没对何泽西说。

但何荣生却没有想到,何泽西居然也碰上了郝建。

郝建简直就跟他父子俩的克星似的,一遇到郝建他们父子俩就准没好事。

“是你废了我儿子?”何荣生那狰狞的表情就像是想要把郝建给生吞了似的,郝建把他打残也就算了,还把他儿子害成这样,真当他们家好欺负吗?

“这不能怪我,是他自己要找我麻烦的。”郝建很委屈的说道。

“杀了他!”何荣生暴喝了一声,已然抓狂了,他早就想杀郝建了,要不是因为郭淑娴在他老子耳边进谗言,害得他老子不准他对郝建动手,他早就让人来杀郝建了。

而如今郝建把何泽西给废了,何荣生怎么还能忍?

“别杀他,我要生擒他,然后将他慢慢折磨致死!”何泽西一边哭一边怒吼,样子显得很诡异。

他不能让郝建如此轻易的死掉,他要一点一点的折磨郝建,让郝建后悔对自己做的一切。

那几个武者顿时便朝着郝建逼来,从腰间拔出刀刃。

见状,杜岳林等人都是神色大变,这些人要杀人?

“这位先生,有事好商量。”杜岳林急忙站出来说话。

“商量你妈个头,今天这小子一定要死,谁他妈敢多事,老子就砍谁!”何泽西怒吼道。

“砰砰砰。”

那几个武者就都被郝建给踹飞了出去,浑身伤痕累累,昏死了过去。

何泽西懵了,何荣生懵了,所有人都懵了。

当然,其中最紧张的自然是何泽西父子,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家族的精锐连在郝建的手下一个回合都走不过。

不说把他打残废,但至少也得在他身上留下点痕迹吧,这他妈连人家的衣服角都没沾到就被打昏了,这他妈还是高手?

何泽西父子俩都快哭了,手下人没用,主子跟着遭殃啊。

“你刚才说让谁死来着?”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何泽西道。

“没,我开玩笑呢。”何泽西表情呆滞的摇头,此时立马就怂了。

“怂货。”郝建很不屑的切了一声。

“是是是,我是怂货,我是小垃圾,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们给放了吧。”何荣生也连忙开口,此时哪里还有刚才的桀骜模样,怂的跟条狗似的。

杜岳林等人表情一阵古怪,刚才何泽西父子俩气焰嚣张,可是转头这就偃旗息鼓了,这前后差别,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我说你父子两个怎么那么贱啊。”郝建很无语,这尼玛的两个贱人。

“是是,我们都是贱人,我们都是小贱人。”何泽西也跟着厚颜无耻的说道。

“啪。”郝建一巴掌甩了过去,打的何泽西天旋地转,同时厌恶的说道:“真贱!赶紧滚!”

“是是是,我们现在就滚。”何泽西连忙推着父亲的轮椅,灰溜溜的跑了。

看到情况不对,邱成功也连忙离开,继续留在这里他担心郝建连他一起揍了。

“王主任,你怎么不跟着他们一起滚啊?我看你应该去商学院当主任。”郝建对那个王志刚调侃道。

王志刚表情尴尬,但却不敢说半个不字,冷哼一声,带着满心的不甘离开了。

“你这回彻底得罪了何家,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啊。”杜岳林有些担忧的道。

“那就让他们来吧,这个年头,无非就是比谁的拳头更大而已。他们以为可以吃定我,结果还不是给我打成狗?不足为惧。”郝建的嘴角抹过一道轻蔑的弧度。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还是小心为妙啊。你能打没用,他们有的是人脉关系,到时候让军队还是警察什么的来抓你,你总不能和国家法律对抗吧?”杜岳林劝告道,郝建这样不当一回事,早晚会吃大亏的。

可杜岳林并不知道,郝建见惯了大风大浪,对于这种事情早已是司空见惯,所以压根就没把区区一个何氏家族放在眼里。

比起他以往的敌人,何氏家族算个屁?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反正他们想动我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然会有办法解决的。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如果他们想对你不利的话,你就尽管打电话给我,我会处理的。”郝建自信的笑道。

如此一来,杜岳林便不再劝说了,有些无奈的摇头苦笑:“郝建啊郝建,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一开始我就以为你是个普通的医者,但你这气度和你这作为,却又不只是像医者,我杜岳林这一辈子很少看花眼,而你我是真的看不懂啊。”

“院长不用看懂我,只要明白我就可以了。”郝建笑道。

杜岳林摆了摆手:“去吧,你的工作问题我会安排的,早些回来。”

郝建点了点头,离开了杜岳林的办公室。

.。

“爸,我们怎么办?难道真就这么算了吗?”在回去的路上,何泽西哭丧着脸对何荣生问道。

何荣生脸色阴沉的道:“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当初那小子把我打残废的时候,你爷爷要我忍他,我现在倒要看看何家还要怎么忍!”

郝建连伤何家两个核心人物,这如果何家再不做出点回应,那外人绝对会取笑他们的。这一次何家一定会出手,动用手中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彻底铲除郝建!

“在这个世界,可不是光靠能打就行的。”何荣生满脸怨毒的说道。

郝建从杜岳林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本来打算直接离开学校的,可是在离开学校的途中,却经过了一个无人的仓库,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咒骂声。

“江雨桐,你胆子不小啊,敢勾引我男朋友?”几个小太妹打扮的女孩子围着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女孩。

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有着一张娃娃脸,眼睛大大的,皮肤也很白,跟牛奶似的,完全跟个瓷娃娃似的。脸上的神情娇娇弱弱,给人一种见之垂怜的感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