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欧阳少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深夜,郝建一个人在酒吧买醉,但已经二十几杯酒下肚了,他却还是没有一点醉的感觉。

有时候酒量好也不是一件好事,就拿现在的郝建来说,他来酒吧买醉,却怎么也醉不了。

“小惠,你看那个客人,他的眼神好忧郁啊,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靠,你又犯花痴了?”

“人家只是对成熟男人没有抵抗力嘛,尤其是这种气质沧桑的男人,你敢说他不帅吗?”

“帅是帅,可是人家今晚已经拒绝了七八个去搭讪的女人了,你就算去了也没戏还是趁早死心吧。”一旁的女服务生对耗尽议论道,都被郝建身上那忧郁的气质所打动。

但今夜郝建的确是没什么心情,他是做不到前半夜杀人如麻,后半夜就纵情声色。

所以今晚来搭讪的好几个女人,都被他给婉言拒绝了。

这时候,吧台突然闯出来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她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样子有些呆板。

“雨桐你可算了,我和小惠在看帅哥,你要是再来晚一点,估计就看不到了。”那个服务生对江雨桐笑道。

不错,江雨桐就在这个酒吧里面当服务员,因为她的家境并不好,光靠母亲一份工作根本就养不起一家人。所以在上学之余,她还要出来打打零工,补贴家用。

“帅哥?哪呢?”江雨桐问道。

“那呢!”那个女服务员一指不远处的郝建。

江雨桐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当看清对方是郝建之后,她也是吓了一大跳。

而后,江雨桐的脸色便显得有些不大好看了,快步朝着郝建走了过去,叉着腰逼问道:“你跟踪我?”

在他看来,郝建一定是跟踪她来到这里了,要不然郝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郝建抬头看了一眼江雨桐,也有些惊讶:“是你呀?你在这上班?”

“你装什么蒜?你在来这里之前应该就已经调查清楚了吧,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救我,原来也是有目的的。”江雨桐冷哼道。

因为从小被欺负,所以江雨桐很难相信别人。在郝建救了她之后,她所想的第一件事不是感谢郝建,而是想这是不是又是另外一个恶作剧,或者是郝建对自己存在别的什么不良目的。

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今天刚刚救了自己,晚上就跟踪自己到上班的地方来了。

郝建先是一愣,然后面露嫌恶的挥了挥手:“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今天晚上他可没有心情开玩笑。

“你。”见到郝建如此的不耐烦,江雨桐也有些生气了。

“身为老师,出入这种场合,你觉得合适么?”江雨桐讥笑道。

“身为学生,出入这种场合你又觉得合适吗?”郝建反驳道。

“我那能一样吗?我是在这里上班,是为了赚钱。”江雨桐懊恼的道,郝建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

“小妹妹,老师已经是成年人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且有哪条法律规定老师就不能出入酒吧的?你赶紧该干嘛去就干嘛去吧,如果你担心老师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那你大可放心,老师对于你这种豆芽菜没有一点兴趣,我喜欢的是熟女,熟女懂吗?”郝建呵呵怪笑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的江雨桐没有感到一丝的放松,反而还感觉异常的火大。

说自己是豆芽菜?今天他的眼睛是瞎了吗?没看到自己那傲人的身材吗?

但既然郝建都这么说了,江雨桐自然就没理由继续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了。

郝建又点了两杯威士忌,却发现怎么喝都不醉,便有些懊恼,打算起身离开。

“你要走了?”见到郝建起身,江雨桐却不禁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郝建要走,她竟然有些不舍。

“嗯。”郝建淡淡应了一声,便朝着外头离开。

可就在郝建准备踏入门口的时候,一个公子哥带着一群保镖往里头走来。

看到这公子哥的出现,江雨桐的小脸顿时冷了下来。

“小桐,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值班。”那个公子哥呵呵笑道。

“欧阳少华,我不是说了让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吗?”江雨桐显然对这个欧阳少华很不待见,直接呵斥道。

这个欧阳少华就是苏冉的男朋友,自从江雨桐在这里第一天上班遇到了欧阳少华之后,欧阳少华就一直不断来骚扰她。

而江雨桐也明确的拒绝过欧阳少华了,但欧阳少华就是不肯死心,变着法的接近江雨桐。

现在更是偷偷从江雨桐同事手里买到了排班表,知道江雨桐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

“你是在气苏冉那个疯婆子吗?那真不关我的事,我也没想到那疯婆子会去找你的麻烦,我已经和她分手了。小桐,你相信我吧,我是真的喜欢你。”欧阳少华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江雨桐。

但江雨桐对于这眼神却一点感觉也没有:“既然你知道你给我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就请你离我远一点,如果你非要我再说一遍的话那我就再告诉你一遍:欧阳少华,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闻言,欧阳少华的表情也有些不太自然了,干笑道:“小桐,你对我存在某些误会,我也知道学校里头很多人都说我是花花公子,但那都是因为他们嫉妒我所以故意那么说的,你不了解我的为人,所以你才会这么看我。等你了解了我,你也会发现我这个人身上其实有很多优点的。”

“一个晚上睡三个女人算不算是优点?”可就在此时,一道突兀的声音从欧阳少华的身后传来。

“当然。”欧阳少华下意识的就要回答,可是两个字刚出口,他就立马意识到不对劲了,连忙住了口,回头瞪着郝建:“你是谁?”

江雨桐也有些吃惊,没有想到郝建竟然会去而又返?是因为什么,因为自己吗?

江雨桐的心中不禁涌现一股暖流,郝建是看都自己被欧阳少华纠缠,所以想要为自己打抱不平吗?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一个晚上睡三个女人算不算是优点?”郝建问道。

“当然不算,这样的人太花心了。”欧阳少华表情很不自然的说道,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干呢?”郝建问道。

江雨桐皱了皱眉,欧阳少华表情顿现惊慌,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但当着江雨桐的面,欧阳少华自然不可能承认,连忙喝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来?你到底是谁?”

郝建没有回答欧阳少华的话,而是说道:“你身上有三种香水味,一种是香奈儿的绿色邂逅,一种是迪欧的花漾甜心,还有一样是CK的永恒女香。试问你一个男人为什么身上会有女人香水的味道,而且是一次具有三种不同的女士香水的味道?”

欧阳少华呆若木鸡,这家伙的鼻子,是狗鼻子不成?

而江雨桐也是惊讶的张了张嘴,那嘴巴都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身上的是古龙香水,不是你说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香水。”欧阳少华矢口否认,却是有些心慌意乱。

“不承认没关系,把你裤兜里的那瓶药拿出来吧。”郝建指着欧阳少华的裤兜说道。

欧阳少华彻底震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连自己兜里有一瓶也知道?

似乎看出了欧阳少华的惊讶,郝建笑了笑,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我既然能闻出你身上的香水味,又怎么会闻不出你裤子里那药的气味呢?”

欧阳少华浑身有些发寒,那是被郝建给吓的,这家伙是人吗?

而江雨桐也惊呆了,对于郝建却也是越来越好奇了。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兜里的应该是春药吧?”从药物的气味上来看,应该是春药没错。你是打算趁江雨桐不注意,把这春药喂她吃下吧?”

“什么?”一听这话,江雨桐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怒视着欧阳少华。

“你。你这是污蔑,我从来没有那种想法!”欧阳少华连忙反驳,如果让江雨桐知道自己存在那样的意图,那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泡到她了。

“是吗?如果我是污蔑的话,那你何必把你兜里的药物拿给我们看看,也好为自己证明不是?”郝建冷笑道。

欧阳少华就不说了,因为他兜里的的确是春药,一旦让江雨桐瞧见,那自己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见到欧阳少华迟疑,江雨桐也是怒了,呵斥道:“欧阳少华,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明的不行,竟然就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给我滚!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

闻言,欧阳少华的神色铁青,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凶狠的瞪着郝建,如果不是郝建多事,他何必落得如此尴尬的局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