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你们输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且他也恨透了郝建,就想亲眼看着郝建被捕。

“不可能,郝建绝对不可能会做那种事!”车小小却一口否决了,郝建绝对不可能会杀害无辜群众,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肯定是因为某些必要的原因。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们现在要带他回去接受调查,还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梁建坤依旧笑容不改,和煦的说道。

“就算来抓他,那也是刑侦科,为什么是军队?”郭淑娴质问道:“梁建坤,虽然你的家族势力很大,但是这样滥用职权,我还是一样可以检举你。”

梁建坤轻蔑的笑了笑,从手里拿出一张拘捕令:“这是军部给出拘捕令,因为这一次的犯人和普通的犯人不同,对付他用一般的警务人员可不行,所以只能派出军队执法。”

车小小和郭淑娴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震惊,郝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让梁建坤这么大费周章。

“郭市长,我劝你还是不要挡道比较好,窝藏罪犯这个名声可不好听,我想你也不想无端端的被泼脏水吧?”梁建坤呵呵笑道。

“你在威胁我?”郭淑娴眉头一皱,神色有些不善。

“只是一个提醒而已,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不妨跟你说吧,不只是我想让郝建死,孔孝真,何氏家族,现在所有人都想让他死,而这一次可和以往不同,这一次动手的是我们,我们是绝对不会让郝建有机会活下去的!”梁建坤很肯定的说道,他们可不比郑棐那样的废物。

郭淑娴的表情很难看,因为她知道梁建坤的确有着能够撼动她的力量。

郭淑娴没有想到郝建竟然树敌这么多,而且都是一些大敌,她一开始就以为郝建只和何荣生发生了冲突,但谁知道这货儿不但招惹了梁建坤,还把孔孝真给得罪了。

现在郭淑娴很犹豫,该不该把郝建交出去,如果把郝建交出去的话,他估计会给梁建坤和孔孝真两人给玩死的。

就在此时,郝建拍了拍郭淑娴的肩膀,从身后走了出来,微笑道:“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你真的可以吗?”郭淑娴半信半疑的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郝建笑了笑,然后抬头对梁建坤道:“我跟你们走。”

“你比很多人都要强得多。”梁建坤赞许一笑,换做别人,看到这样的阵势只怕早就吓尿了,可是郝建却还跟个没事人似的。

在他看来,郝建这种行为就是慷慨就义。

“我知道。”郝建很不客气的点了点头,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羽志勋冷哼一声。

“像你这种怂货死到临头估计就不敢嘴硬了。”郝建戏谑的道。

“你。”羽志勋暴跳如雷,对手下喝道:“把他给我铐起来!”

其中两个军人便朝着郝建走了过去,可还没给郝建上手铐,那两个军人就被郝建一脚一拳给打昏了。

梁建坤等人均是大惊,羽志勋更是直接怒吼了起来:“郝建,你敢拘捕?”

梁建坤没有开口,他反倒是希望郝建能拘捕,这样一来那就是公然与国家为敌,那即便他不收拾郝建,也会人去杀郝建。

“我没有拘捕,不过我不喜欢戴手铐,所以不要给我弄那东西。”郝建淡笑道。

“你当你是谁?你现在就是个犯罪嫌疑人,你没有资格提要求!”羽志勋怒喝道,太嚣张了,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挑衅他们。

“我和你们相距三步,在这个距离我要杀光你们一分钟的时间都不用,我配合你们调查,不是因为怕了你们,而是给这个我所爱的国家一个面子。但如果你们不给我面子,我就会让你们后悔!”郝建冷笑道。

他肯跟梁建坤等人走,就已经是给了华夏政府天大的面子了。

被郝建如此威胁,羽志勋便不敢说话了,他相信郝建真的有那样的实力。如果一旦惹恼了,估计他们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看吧,这就是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依然不怕你,而你却还是恐惧于我。”郝建嘲讽道。

“所以死的是你而不是我,太嚣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羽志勋却也冷笑着反驳,他承认他没有郝建那样的胆识,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活了下来。

“所以你才一辈子只能当一条狗。”郝建嗤之以鼻,有些人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像他,像梁建坤,所以他们才能成为上位者,而很显然羽志勋并不是这种人。

羽志勋面沉似水,此时也想不出话来反驳郝建,脸上遍布恨意。

“不戴手铐就不戴吧。”梁建坤却开口说道。

“是。”羽志勋点了点头,既然这是梁建坤的意思,那他自然不敢忤逆。

“看到了吗?这就是为什么梁建坤是主子而你只是一条狗的原因,他压根就不在乎我戴手铐或是不戴手铐,因为在他看来我已经是个死人,对于一个死人有什么好在意的呢?可你却不同,你在我临死前还想羞辱我一番,这就足以看得出来你这人并没有多少气度。”可郝建却跟羞辱羽志勋成瘾了似的,还是不断的侮辱他。

羽志勋的同僚们听到郝建这么说,都觉得有些道理。

“你这算是变相的对我讨好吗?”梁建坤笑眯眯的问道,郝建竟然夸他?这家伙因为害怕了吗?

“你想多了,虽然我说的是事实,但你在我眼里还是个sb。”郝建很不客气的说道。

梁建坤也不生气,笑道:“那就好,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这样我在杀你的时候就不会心软了。”

“等你做到之后再说吧。”郝建哈哈大笑,直接朝着外头走去,囚车不坐,而是上了梁建坤来时坐的那部红旗轿车。

“你给我滚下来!”羽志勋气得都快要炸毛了,这个混蛋太无耻了,竟然还想跟他们坐同一辆车。

“算了。”梁建坤摆了摆手。

梁建坤上了车,坐在郝建的面前,可就在羽志勋也打算上去的时候,郝建却开口了:“你不准上来,给我滚!”

“你他娘算个老几,也敢来命令我!”羽志勋彻底火了,郝建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他,也让他大动肝火。

“你要是敢上来,我就打断你的狗腿!”郝建呵呵冷笑。

他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敢这么做的。

羽志勋的脸顿时就黑了,太憋屈了,真的太憋屈了。他甚至后悔今天为什么要跟梁建坤来这里了,这不是故意把自己的脸凑到郝建的面前去让他踩吗?

“你坐别的车吧。”梁建坤对羽志勋说道,却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哪里是来抓捕犯人,这根本就是在请大爷嘛。

羽志勋只能带着满心的耻辱离开。

到了军队,郝建才刚一下车,便看到孔孝真与一群人都在等着自己。

看到郝建下来,孔孝真的笑容变得有些讽刺:“我以为我们会斗很久,但看来,是我想多了。”

这句话中,带着大大的贬义词,因为孔孝真是在讽刺郝建还是不够强,所以没办法和他斗太久。

“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郝建略有深意的说道,然后望向四周的环境:“好久没有进部队了,还真是怀念啊。”

“一会儿你就怀念不起来,因为这里将会成为你的葬身之地。”孔孝真冷笑道。

“唉,你们这些人真是烦,老是喜欢自说自话,让我很是看不起啊。”郝建淡笑道。

“都他妈快死的人还装什么逼?我他妈就不信你进了这里还能走的出去!”羽志勋怒吼道。

“那如果我从真的从这里走出去了,你说怎么办?”郝建冷笑。

“你要是真从这里出去了,老子直接给你跪舔!”羽志勋哈哈大笑。

羽志勋话音刚落,孔孝真的手机就响了,孔孝真有些狐疑的接通电话:“爷爷,有什么事吗?”

“回来吧,你已经输了。”那头传来一个老人威严的声音。

孔孝真的瞳仁顿时一缩,像是受到了极大刺激似的,只因为自己爷爷的话太惊骇了,输了?自己输了?什么时候输的?

“爷爷,你什么意思,我不懂。”孔孝真刨根问底的道,换做以往,他是绝对不会问的,但在面对郝建时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就想迫切的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输了。

“从你们去找他开始,你们就已经输了。省级厅那边亲自开口要你放人,这小子背后还有人,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老人说话这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留下呆若木鸡的孔孝真盯着手机发呆。

省级厅那边都开口了?这小子竟然在省级厅认识有人?为什么自己一开始调查他的时候什么也调查不出来?

而此时,梁建坤也接完了电话,显然收到了和孔孝真一样的消息,所以此时的他脸色也很冷。

看到两位公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众人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