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更有尊严的死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就吹吧,还du品交易站呢,你怎么不说这里是鬼屋?那样不是更加吓人?”储值新不屑的说道,然后望向众人:

“你们别听他吹,我看这酒馆就没什么问题,再说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偏偏让我们遇上了一群du贩。就算他们真的是du贩,我们是来他们国家帮助他们的,我想他们也不会太为难我们。”

一听储值新这么说,众人都有些动摇了,他们现在是又渴又累,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眼前难得有着这么一个酒馆,等于是给他们雪中送炭了,这个时候很少人能够抵挡这样的诱惑。

众人便鬼使神差的走向酒馆,见到他们都被自己给说动了,储值新便也是对郝建投去挑衅的目光。

“白痴。”郝建嘴角抹过一道讥嘲,储值新的鲁莽行为会害死这些人的。。

“这里头真的会有危险吗?”程薇薇此时却也不禁对郝建问道。

“十有八九。”郝建不否认的点了点头。

程薇薇顿时大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野兽感知吗?”郝建笑了起来。

程薇薇眼底便随之透出一丝慌乱,道:“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你这不是故意要害他们吗?”

“程薇薇,你最好听清楚了,我是你的保镖不是他们的保镖,我只负责你的安全,其他的死活与我无关。而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话我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们还要找死我有什么办法?”郝建嗤笑道。

“你太冷血了!”程薇薇冷冷的说了一句,随之朝着酒馆走了进去,郝建可以不顾他们的死活,可她却不行。

郝建很无奈,也只能跟着走了进去。

郝建他们走入酒馆,储值新等人顿时就被里头那诡异的气氛给吓到了。

酒馆不大不小,坐着数十号人,清一色的全是大汉,要么就是身上带着刀枪,要么就是脸上布满疤痕,全部都是一脸的凶相。

看到程薇薇等人进来,他们顿时便对程薇薇等人投以不怀好意的目光。

尤其是是对程薇薇,毕竟程薇薇长得漂亮,所以那些男人都直勾勾的盯着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与****。

程薇薇等人都察觉到了异样,但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们的身上。

这些个都是亡命之徒,脸上和刀疤和身上那酷戾的气质很好的反映了这一点。

而在他们的眼里,程薇薇等人就是小绵羊,还是待宰的那一种。

郝建吹着口哨,将手枕在脑后走了进来,样子轻佻,但此时却没有人敢对郝建投去不怀好意的目光,因为他们都从郝建的身上察觉到了一种只属于同类才会有的气息。

“要喝点什么?”酒保是个独眼龙,嘴角叼着一根牙签,却也是一脸的匪气。

“随便上点能喝的就行。”储值新用英语开口说道。

“好。”独眼龙先是答应一声,而后便是古怪一笑,走进了后厨,不多时就送上了几杯东西。

已经渴极了的众人看到这些喝的,立刻便如饿疯了的饿狼,此时也不管气氛不对,直接扑了上去,捧起来就喝!

可是东西刚入口,他们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小美那饥渴的表情顿现恶心,哇的一声将东西吐了出来,干呕着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腥?”

其他几人也都将东西吐了出来,也都觉得这东西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可等他们吐完之后,却发现地上多了几滩鲜红的液体,储值新顿时大骇:“你给我们喝了什么?”

独眼龙阴邪一笑,从口中两个字:“人血!”

“什么?”

程薇薇等人全部被这话给吓住了,这个独眼龙惊人让他们喝人血?而这人血又是从哪里来的?

看到这里,程薇薇等人终于意识到郝建说的是真的,这里果真是个贼窝!

“呕。”储值新等人全部呕吐了起来,连胆汁似乎都要吐出来了,这个酒保竟然给他们喝人血,这太令人发憷了。

“救我!”

这时候,郝建等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绝望的声音。

他们同时回过头去,便是看到他们之中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被一个大胡子胖汉给提了起来,那但手里握着一把钝锈的菜刀,直接把他给抹了脖子。

看到这胖大汉杀人,储值新等人全部都吓得腿软了。因为他们都没搞清楚这胖大汉为什么要杀他们的同伴,正是因为这这种无法理解的行为,才让他们感到毛骨悚然。

唯独郝建依旧轻佻的吹着口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显然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就********。

唯独程薇薇还保持镇定,此时她满脸怒色的瞪着那个胖大汉,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喝道:“你凭什么杀人?”

“凭什么?”胖大汉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程薇薇会问这个问题。

旋即,胖大汉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听到了没有,她竟然问我凭什么杀人,哈哈哈哈。”

其余的人也跟着大笑了起来,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

程薇薇等人却很不理解,这个问题有这么可笑吗?

“在阿塔玛这种暴乱之地,没有秩序,没有规则,所有人都可以为所欲为,杀人更加不需要理由。”而这个时候,郝建却解释给众人听。

众人听后,却都是惊恐不已,杀人不需要理由?那还不天下大乱?

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阿塔玛常年战乱的原因了,因为这个国度根本没有法律这么一个概念。

而后他们便都对郝建投去惊恐的目光,他们很想知道郝建为什么对这一类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如果非要巴特给出一个理由的,那就是巴特讨厌他的发型!”那个胖大汉巴特闷声说道。

讨厌一个人的发型所以就杀了,这算是什么理由?储值新等人无法接受这个解释,但却又不敢反驳巴特。

“啊!”

突然,储值新身后又有一个青年被击中,倒在了血泊当中,背后插了一把刀,一个精瘦的汉子在他背后桀桀怪笑:“我很喜欢你的靴子,能请你给我吗?”

那个青年眼角抽搐一下,他始终想不通,对方为什么是先动手杀人后开口询问。如果他一开始就问了,难道他还敢不给吗?

为什么呢,因为精瘦男子觉得一开始就问太麻烦了,还是直接动手来的直接。

这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有两个人离奇被杀,这对于那些义工的内心而言简直是一个冲击。男的吓得腿软,女的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场面一片混乱。

程薇薇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她终于意识到,这个国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世界也没她想象中的简单。

她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刚才要怀疑郝建的话,如果她不怀疑,或许她的这些朋友就不用死了。

然后,她就疯狂了。

”郝建,给我杀光他们!”程薇薇歇斯底里的吼道。

同样的是英语,所以让在座的这些亡命之徒都不由自主的惊了一下。

郝建的脸上浮现一丝深意的冷笑,”杀光他们?这有悖你们此行的意义,就算是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无所谓!”程薇薇怒吼,脸色铁青。

“就算这样你会成为侩子手,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无所谓!”

“就算你以后回想起这件事会感到不安,会感到后悔,也无所谓吗?”

“无所谓!”现在,程薇薇只想这些暴徒全部去死!

“那么,如你所愿!”郝建拔出背后的一把尼泊尔军刀,缓缓走入场中。

那些暴徒随之皱了皱眉,他们可以不把程薇薇他们当做一回事,却不能忽视郝建。

“都出去吧。”郝建对程薇薇说道,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敛去,转而浮现是彻骨的寒冷。

程薇薇没有一丝犹豫,大步朝着外头离开。

那些义工本来不敢动,但有了程薇薇带头,也急忙跟上程薇薇的脚步。

可是突然,巴特提着大刀挡在众人的面前,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样的绝色佳人呢?

巴特淫笑道,“男人可以走,女人必须留下!”

闻言,那些女义工全部都在哆嗦,显然是吓坏了。

本来他是不打算放过任何人的,之所以只要女人也是给郝建面子而已。

“唰!”

巴特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便如猎豹般掠来,一脚踹在巴特的头上,只听砰的一声,他的脑袋竟然直接就飞了出去。

鲜血瞬时狂喷如注,染红了整个酒馆。

包括那些暴徒在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所有人想的都是:一脚便将人的脑袋踹掉,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杀死他!”

无数暴徒全部站起了身,对着郝建怒目而视。当然,他们这么愤怒可不是因为巴特,在他们之中可不存在朋友这个概念,他们之所以这么愤怒,是因为郝建试图把程薇薇带走,这才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

“走!”郝建沉声道。

程薇薇等人一听这话,也不敢再走神了,快步的朝着外头走。

等到程薇薇等人全部离开,郝建才终于是如释重负般大笑了起来,然后将腰间的手枪全部丢在地上,面向那些恶徒怒笑道:“来!让我们换个更加有尊严的死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