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错的是这个世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些恶徒也有些吃惊郝建的举动,而后便也对郝建投以敬重的目光,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枪械给丢到了一旁。

他们,接受了这个更有尊严的死法!

“程薇薇,郝建他不会有事吧?”小美有些不安的对程薇薇问道。

“别管他了,我们快点走吧,要不然等他们追出去我们就死定了。”储值新不安的说道,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至于郝建的死亡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反正他那么恨郝建。

“储值新,郝建是为了救我们才被困在里面,你竟然说这话,你还是人吗你?”一个叫康智的男义工很不忿的说道。

“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走进那酒馆里头,阿和与阿信也都不用死了。我们本来一开始就该听郝建的话,是你煽动了我们,现在郝建为了救我们一个人深陷危机,你竟然要我们抛弃他,****你妈的!”一个叫刘竣奇的胖子率先暴怒,挥着拳头朝着储值新走来,一拳把储值新干翻在地上,众人急忙上前去拉住他。

“这种人简直就是畜生!多希望死的是他而不和阿和和阿信!”

“储值新,我羞于与你为伍,今日起与你彻底个断袍绝交!”

所有人都在指责储值新的无耻,就连程薇薇看待储值新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冰冷。

储值新咬牙切齿的躺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脸上充斥着恨意。

大概几分钟后,郝建在众人那担忧的目光中,从酒馆里走了出来。

此时的郝建,已经没了人形,浑身是血,就连头发丝都沾着肉渣。

看到这里,众人不禁目瞪口呆。郝建真的活了下来了?他们难以想象,那些暴徒全部穷凶极恶,就连他们都以为郝建他们必定死定了。

可谁能想到郝建非但没有死,反而好好的活了下来,那群暴徒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郝建的,那就唯有一种解释,郝建杀光了他们!

此时,众人再看郝建的眼神便充满了敬畏。

而看到郝建安然无恙的活着,储值新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失落,心里暗恼:这个杂种怎么就死不了呢!

郝建手里提了两桶水,在这荒原中是没有水源的,所以这些暴徒都自己都藏了储备的水,郝建把这些水给找了出来。

他把其中一桶水丢给程薇薇他们,然后打开另外一桶水,对着自己的身体冲刷了起来,如此狂傲野性的动作,让众人都不禁为之一震。

在这一刻他们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头浴血厮杀过后的野兽。

“你没事吧?”程薇薇一路小跑到郝建的跟前,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这些不是我的血。”郝建说道。

“那些人怎么样了?”

“如你所愿,都死光了。”郝建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可他们有几十个人。”程薇薇还是不太相信,那些暴徒有数十个,而且全部穷凶极恶,每一个身材都比郝建更加高大更加强壮,他是怎么做到的。

郝建掏出手绢,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冷漠的看着程薇薇道:“对于我来说,几十个人或者几百个人意义都是一样的。”

此言一出,程薇薇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是狂狷邪祟的恶魔,是索人性命的死神。

她很奇怪自己爷爷为什么会认识这种人。

正当这时,郝建拿着手枪朝着储值新走了过去。

程薇薇顿时一惊,道:“郝建,你要干什么?”

看到郝建凶神恶煞的走来,储值新也不禁表情剧变,有些惊恐的看着郝建。

“我说了,他的命是我给的,现在是时候拿回了。”郝建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已经拖累了我们一次,我不能让他继续拖累我们了。”

除了程薇薇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是眼神淡漠,显然他们都觉得储值新该死,如果不是储值新,他们也不会深陷险境。

“不行!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死人了!”程薇薇却坚决不同意,虽然她现在也很鄙视储值新,但不管怎么说她和储值新都是朋友,她狠不下心来看储值新死。

“好。”郝建就不再动手了,收回自己的枪。

“你就这么算了?”程薇薇显得很惊讶,似乎没有想到郝建会这么好说话。

郝建呵呵冷笑:“你是我的雇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的决定带来的每一个后果都将你自己承担。比如说他再一次害死这些人的话,那都是你的责任。”

程薇薇表情有些复杂,她知道郝建是真的生气了。

.。

就在郝建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另外一伙人来到了这里,全部穿着花衬衫沙滩裤,显得非常随意。但此时每一个人脸上都挂满了阴狠之色,他们半个小时前联系这个交易站,结果却发现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了,这才意识到出事了,所以连忙赶过来看看。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只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跟得了侏儒症似的,又黑又瘦。但他脸上那条凶狠的蜈蚣状刀疤,却诠释了他并非一般人。

这人便是阿塔玛首屈一指的大毒枭柯格莫,在阿塔玛除了军方之外,当属他的势力最大。

柯格莫此时也很愤怒,居然有人敢毁掉他的交易站,真是活腻歪了。

他们推开门走了进去,可是瞬间的,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便是扑面而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被里头的惨状给惊呆了。

此时酒馆内,可谓是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断肢残臂,肠子和血肉挂满了墙壁,竟然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这些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可是看到这里,却都不禁冲出酒馆俯身呕吐了起来。

柯格莫只觉得遍体发寒,他杀过无数人,各种杀人方法都尝试过,却都没有对方这般的残忍和暴虐。

而后,柯格莫发现了墙壁上一个用血画出来的标志,下一瞬,他的脸便是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瘫坐在地上,双腿发软。

“完了。完了。”柯格莫一脸的苦涩笑容,竟然是他干的,这么说来的话,那一切就解释的开了。

自己的人,怎么会和那样的怪物接触上呢?

“老大,这是什么东西?”柯格莫的手下看到柯格莫被吓成这样,也都是面露震惊。

一向以凶恶著名横行阿塔玛的柯格莫,怎么会被区区一个图案给吓到。

柯格莫浑身哆嗦个不停:“那是死神的图案。”

“死神的图案?”众人一惊,望向那个染血的镰刀图案。“老大,什么是死神的图案。”

“死神是地下世界的霸主,他曾经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山河破碎,连四大联盟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在几年前他就离奇的失踪了,所有的推测他已经死了,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还和我们发生了冲突。”柯格莫一副跟死了爹妈的样子。

众人一听这话,也都着实吓得不轻,其中一个部下咽了口唾沫:“那,有没有可能是假冒的?”

柯格莫很肯定的摇了摇头:“没有人敢冒充死神的名头,而且看过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们还觉得这是假的吗?”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都知道摊上大事了。

“快,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把死神找出来。”柯格莫咬着牙说道。

“不是吧老大,既然他如同你说的那么恐怖的话,我们去找他算账不是找死吗?”一个手下人不解的道。

“我算你妈个头!”柯格莫一巴掌就呼了过去:“老子是要找他道歉!”

找死神算账?自己******脑残吗?

与此同时,郝建等人也已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一个遭受战乱迫害的小村庄。

到了这里,程薇薇等人终于是缓了口气,开始为当地的居民提供医疗与教学等帮助,并且将一些知识也带给了他们。

在这村落里,不少人都断手断脚,拄着拐杖走路。

这是因为这一代有一个独脚将军,居然他天生残疾,只有一条能走路,另外一条腿如同婴儿一般。因为长成这样,他从小就被人侮辱,所以心里产生了阴影,要让所有人都变得和他一样。

他把民众聚集在一起,砍掉了他们的腿。

到了这个村庄,程薇薇等人才意识到这里村民经历的是怎样的生活,也让他们更加感恩自己的国家。

想起国内那些有种稳定生活却不懂得珍惜的年轻人,再看看这些难民,她突然觉得内心很忧伤。

反而是郝建,一脸的淡漠,因为见多了这个世界的冷漠,以至于已经麻木了。

“你还在生气吗?”程薇薇缓缓走向站在山坡上抽烟的郝建。

“生气?我有那个资格吗?”郝建冷笑。

程薇薇叹了口气,知道郝建还在怪她,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但你那样乱杀人是错的。”

“错的?”郝建哈哈大笑,指着那群一脸凄然绝望的难民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你想拯救他们,但你的方法行不通!因为你并不了解这个世界!”郝建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程薇薇朝山坡下走去。

程薇薇僵在原地,表情有些复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