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厕所偶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着张子聪在欧阳少华的痛殴下不断的哀嚎,舒雅本以为自己会心软,但这一次,她并没有。

直到欧阳少华一个人悻悻离开,舒雅才回过神来。

而这个时候,舒雅发现郝建也已经离开了。

“郝建人呢?”舒雅慌了,急忙对身旁的肖蔷问道。

肖蔷也是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郝建什么时候离开了。

他们刚才的注意力都在欧阳少华和张子聪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郝建是什么时候走了。

闻言,舒雅紧咬着牙根,在犹豫不决。

“如果你再不追上去的话,估计就要永远的失去他了。”肖蔷很友善的提醒了一句。

终于,舒雅不再犹豫,主动朝着外头追了出去。

但在舒雅到达门口的时候,却疑惑的转过头来看着肖蔷:“为什么你不追?”

“我不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赢你。”肖蔷很傲气的说道,趁虚而入这种事情她不想做。

舒雅微微一笑,而后头也不回的追了上去。

舒雅快速的冲进电梯门口,却发现电梯在底层,急不可耐的她狠狠的一跺脚,转而冲进了安全楼梯。

郝建,唯独你,是我所不能失去的!

“郝建先生,你这就要走了吗?”郝建才刚从电梯口出来,就看到办完合同手续的周子雄朝着他走来。

看到郝建自己下来,周子雄也很惊讶,他原本以为郝建应该会和舒雅多呆会儿的。

“事情都已经办完了,不走在这里干什么?”郝建淡淡的说道。

“这。郝建先生,纵然总裁有做错什么,但女人嘛,谁不撒泼使点性子?我们身为男人应该包容点不是?其实你肯来帮她,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她的,你们郎才女貌,我真的觉得挺般配的,就这样分手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周子雄叹了口气道。

但郝建却笑着摇了摇头:“我之所以要走,不是因为我生她的气,而是因为我自己知道要是再和她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拖累她的。我的身份很复杂,而我的敌人也越来越多,他们对付不了我,就有可能对付我的女人,所以离开她,对她和我都好。”

这一下,周子雄就表情僵住了,旋即苦笑道:“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他才知道,是他误会了郝建,不是郝建小气,而是因为郝建他自己也身不由己。

郝建拍了拍周子雄的肩膀:“好好辅助舒雅吧,她会是一个不错的老板。”

周子雄点头答应,但之所以答应却不是因为舒雅,而是因为郝建。

随后,郝建便上车离开了。

这时候,舒雅才姗姗来迟,对周子雄问道:“周叔,郝建呢?”

“他已经走了,舒雅啊,你可是错过了一个好男人啊。”周子雄摇头叹气,旋即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

舒雅怔怔出神,整个人都懵了,这是什么意思啊。

郝建从公司离开后直接就去了江雨桐的住所,今天他特意带上了那些事先准备好的药物,准备今天给江雨桐父亲来一次彻底的治疗。

可在去江雨桐家的路上,郝建却突然觉得内急想上厕所,无意间走进了一家百货里头找厕所,可是才刚刚脱下裤子准备放水,郝建就猛的听到身后传来破门声。

郝建顿时吓了一跳,而后猛的回过头去,顿时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厕所门口。

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女人,而且很不幸的郝建还认识这个女人。

郝建先是愣了几分钟,然后很不高兴的道,“你跟踪我?”

对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郝建,正打算解释。

“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有时候美貌也是种罪,错就错在我为什么长得如此英俊迷人。”

对方一头雾水,这家伙在说什么鬼?

自己也就是来这里避一下难而已,这家伙联想到哪去了?

“我想如此迷人的我,肯定让你朝思暮想吧,我能理解,一开始我也以为我穿得破烂点,做事低调点就没人能发现我了,但是没有用的,我就如那黑夜中的萤火虫,是那样的耀眼,出众!”

对方一头黑线,紧接着翻了翻白眼,这还真是自夸不怕下词啊,这话她都听得脸颊绯红,替郝建害臊。这脸皮厚的都能挡子弹了。

“虽然我知道你很迷恋我,甚至为了不惜擅闯男厕所,但我还是不得不拒绝你,毕竟我是你女儿的老师,我们这关系有违纲常,我不能接受!否则车小小会很受伤的!”郝建大义凛然的说道。

不错,擅闯男厕所的就是郭淑娴,在听到郝建的话之后,郭淑娴便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

郭淑娴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拽着郝建,然后就推开其中一个侧间把郝建推了进去,紧接着二话不说把郝建给摁倒在马桶上,自己整个人便跨在郝建的大腿上。

“不会吧?你想在这里做?这不好吧?”郝建大惊失色,郭淑娴这么饥渴?竟然在厕所里头就要对他图谋不轨了,这也太重口味了吧?

“要不我们找个宾馆吧,这附近我刚好知道有一个宾馆,价钱便宜又实惠,还送安全套呢!”郝建提议道。

郭淑娴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呵斥道:“闭嘴!”

“好吧,如果你非要在这做的话,请对我温柔点。”郝建幽怨的看着郭淑娴道,然后伸手脱自己的裤子。

“谁让你脱裤子了,给我穿上!”郭淑娴气急败坏的道,这个混蛋,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不脱裤子你怎么非礼我?我这都是为让你方便行事啊。”郝建露出一副我都是为你着想的样子。

“谁他么跟你说我要非礼你了?”郭淑娴终于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你这样还不是要非礼我?”郝建目瞪口呆的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郭淑娴。

郭淑娴顿时面露羞涩,解释道:“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如果不是因为事出有因,谁会无缘无故的擅闯男厕所啊,她又不是痴女。

“我知道,原因就是你想非礼我!”郝建生气的道。

“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像是品味那么低的人吗?”郭淑娴也怒了,直接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嘿,你还不乐意了?那你从我身上下来啊!干嘛这么骑着我?”郝建瞪着眼理直气壮的道,非礼他就算了,还挑三拣四的,什么玩意儿。

“我。”郭淑娴顿时语塞了,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出去的。

“怎么?舍不得走啊,嘴巴挺硬,但身体却很老实嘛。”郝建呵呵冷笑。

郭淑娴气得七窍生烟,但却只能把打碎了的牙往肚子里吞。

“那个女人呢?怎么没影了,刚才我还见她往这边走了,女厕所也没有,她会不会进了男厕所啊。”

“去男厕所瞧瞧,那骚狐狸敢勾引我老公,看我要是抓到她不扒光她衣服游街示众!”

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群中年妇女的声音,语气颇为激动。

闻言,郭淑娴也不禁浑身打颤,显然就是在躲这群女人。

而此时,郭淑娴也注意到郝建在注视着自己,连忙摇头,很楚楚可怜的解释道:“我没有。”

“嗯,我相信你。”郝建点了点头,以郭淑娴的美貌、财富、智慧和权力,什么男人她找不到,用得着去当人家的小三?郝建自然是觉得不可能的。

郭淑娴就是女王的化身,那些男人来跪舔都来不及,她怎么可能去巴结人家?这之中肯定存在着某些误解。

闻言,郭淑娴也随之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吐气如兰的道:“谢谢。”

郝建这时才刚刚冷静下来,被郭淑娴身上那迷人的体香这么一熏陶,顿时就心神一荡,下身很快就有了反应。

他只是干笑着回应,不敢说话,极力的掩饰着自己此时尴尬的境地。

但郭淑娴还是发现了,毕竟她现在整个人都骑在郝建的身上,这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就跟观音坐莲似的。

虽然隔着一层衣物,但郭淑娴还是能感觉自己的屁股底下传来的火热触感,她不禁低头一看,顿时发现郝建的裤裆鼓起了一个帐篷。

瞬间,郭淑娴的脸就唰的一下红了,那颜色直接就跟猴屁股似的。

“咳咳,我这个是生理反应,不是针对你的,你别误会啊。”郝建有些欲盖弥彰的解释道。

郭淑娴狠狠地掐了郝建胳膊一下,这个混蛋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不是更加令人难堪吗?你就不能像我一样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一想到自己坐在那根东西上面,郭淑娴就羞愤的想死。

“嘶。”郝建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此时,厕所门也被推开了,那群中年妇女蜂拥而出,郭淑娴急忙掩住郝建的嘴巴让郝建闭嘴。

可是此时,郝建却心生恶趣,趁着郭淑娴不备,猛地伸手一抓郭淑娴那丰满圆润的****。

“嗯。”

郭淑娴没有想到郝建会来这么一手,那阵异样而久违的酥,麻感觉瞬间侵袭她的全身,让她不禁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