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你这个巨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

舒雅厉声惨叫,吓得差点昏厥过去。

“哈哈哈,死了,终于是他娘的死了啊!”刘伯宏哈哈大笑,感觉无比的畅快,仰天连开了好几枪作为庆祝。

“这个狗杂碎如此命硬,结果却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真的不得不说是讽刺。”其一人说道。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家伙虽然是个武者,但毕竟也是个男人嘛。”

“真J秦怀明傻,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天底下女人那么多,何必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刘伯宏的那些手下都在嘲讽郝建,觉得郝建太可笑了,这根本就是在逗比嘛,以郝建的实力和地位,想要什么女人没有?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去死?

“把这小子的尸体给我剁碎成肉泥喂狗!”刘伯宏神色狠辣的说道,他对于郝建的憎恨,已经到了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虽然杀了郝建,刘伯宏还是觉得不太过瘾,必须要把郝建给分尸喂狗才行。

刘伯宏的那些亲信们都不由得面色古怪,这都已经把人给杀了还要分尸,这未免太残忍了点吧?

但他们却不敢忤逆刘伯宏的意思,朝着郝建走了过去。

“大当家的,这个女人怎么处置?”这时候,一个亲信指着失魂落魄的舒雅对刘伯宏的问道。

刘伯宏看了舒雅一眼,而后冷笑道:“杀了!”

舒雅这女人有手段有能力,自己今天放了她,没准改天她就给自己惹麻烦了,所以刘伯宏绝对不能留她。

他之前对郝建许下的承诺,那也纯属是放屁,反正郝建已经死了,他遵不遵守承诺郝建又能怎样?

此时的刘伯宏呆若木鸡,眼角挂着清晰可见的泪痕,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郝建的尸体,完全么有听到刘伯宏在说什么。

那个亲信叹了口气,也是感觉有些惋惜,这么好的美人胚子就要被杀了,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那个亲信提刀走向舒雅,站在舒雅的背后,猛然抡起大刀,准备砍下舒雅的头颅。

“唰唰唰。”

十几道破风声骤然而起,一道道寒芒直接朝着刘伯宏等人疾射而去。

“啊!”

一声整齐的惨叫声之后,刘伯宏的所有部下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什么?”刘伯宏惊呆了,急忙朝着刀刃飞来的方向望去,顿时看到郝建双手撑地,缓缓从地面爬了起来。

现状,舒雅霎时间眼前一亮,那脸上的麻木转而变为惊喜。

而刘伯宏则是脸都绿了,惊恐的道:“这不可能,你一刀刺穿了心脏,怎么可能还活着?”

被一刀刺穿了心脏还活着?这尼玛是人吗?

“哦,你说这个啊?那是因为我的身体太强韧了,一般的刀刃对我是无效的。”郝建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的身体强韧程度,石惊天已经验证过了,一般刀刃是无法对他造成分毫的伤害的。

“那那些血是怎么回事?”刘伯宏盯着郝建胸口的那一滩血问道,他不相信,郝建心口的位置明明流血了,要是么有刺穿,那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

“喏!”郝建从心脏的位置,衣服底下掏出了一个血包,笑道:“这是我事先准备好的血包,番茄味,味道还不错!”

说着,他就拿起血包,把剩下的番茄酱给喝完了。

刘伯宏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眼神闪烁了片刻,猛地将枪口抓向舒雅,准备再度用舒雅来威胁郝建。

但此时已经有了准备的郝建怎么可能会让刘伯宏得手,直接一记飞刀抛射出去,刺穿了刘伯宏的手掌。

刘伯宏惨叫一声,手中的手枪掉落在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郝建已经闪现到了他的面前,一只手掐住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刘伯宏,你很奸诈,但是我也不傻。怪就怪在你太想杀我了,甚至于都忘记让自己手下人先检查检查尸体了。”郝建冷笑的说道,如果刘伯宏让人检查尸体的话,那郝建就真的没辙了。

只可惜刘伯宏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将刘伯宏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刘伯宏被郝建掐着脖子,脸颊因窒息而涨红,他不甘而又憎恨的看着郝建:“郝建,你。你果然好贱!”

“谢谢!”郝建冷漠一笑,然后拿着匕首在刘伯宏的肚子上划了一刀,刘伯宏顿时就被开肠破肚,肠子散落一地。

“在血流干之前,你还有五分钟的活命时间,好好享受你这人生的最后五分钟吧。”郝建笑眯眯的道,把刘伯宏放了下来。

旋即,郝建便抱起舒雅,一步一步的冲着自己的汽车走去,留下刘伯宏一个人在那怨毒而又无力的瞪着他。

.。

“舒雅,你没事啊?”当郝建把舒雅带回住处的时候,若岚和彤彤都急忙迎了上来,一脸激动的看着她。

“我没事,你们放心好了。”舒雅有些疲惫的说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永远失去郝建,这种感觉糟糕透了,以至于她现在都没能恢复过来。

而郝建似乎也看出了舒雅的疲惫,对若岚二人说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伙都累了,早点休息吧!”

旋即,郝建就扶着舒雅往自己的房子走去,在郝建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舒雅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净净。

但才进门,舒雅就疯狂的抱住郝建,然后一个劲的在郝建脸上乱啃。

“舒雅,你这是怎么了?”郝建吃惊的道,他还是头一回看到舒雅这么主动,以前他怎么求舒雅舒雅都不肯和他那啥的,现在竟然主动投怀送抱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闭嘴,吻我!”舒雅对郝建命令道。

这一句话,顿时就激起了郝建的雄性激素,他再也忍受不住了,将舒雅整个抱了起来,一边在嘴上疯狂的回应着舒雅,一边抱着舒雅往房间里面走。

“噗!”

郝建将舒雅丢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上下其手的扒开舒雅的衣服。

不一会儿,舒雅便是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

看着这具完美的胴体,郝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感觉血脉膨胀,下身瞬间就有了生理反应。

而舒雅也似乎感受到了郝建那灼热的目光,有些羞涩的撇过头去,同时小声的说道:“快上来吧,我有点冷!”

听到这样的话,要是还能忍那还是男人吗?郝建果断就低吼了一声,扑了上去。

不多时,房间里便传来一阵诱惑无限的呻吟声。

“郝。郝建,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舒雅一边双手抱住郝建的脑袋娇喘着,一边眼神迷离的说道。

她再也无法接受失去郝建的感觉,那种疼痛,令她到现在都难以平复,她的心脏就像是被扎了一刀似的,痛苦难忍。

“我答应你!”郝建回答道,依旧在做着羞羞的事情。

“啊,你轻点,弄疼我了!”舒雅埋怨道。

“哦哦,对不起,忘记你这才是第二次。”郝建连忙道歉。

“上一次老娘晕晕乎乎让你吃了我的猪,这一次你可要把老娘伺候爽了,否则老娘可不饶你!”

“.”

.

清晨,郝建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他接起来一听,那头便随之传来江雨桐的声音。

“郝建老师,你起床了吗?”江雨桐问道。

“哦,江雨桐啊,有什么事吗?”郝建打着哈欠问道,心想这丫头真是的,大清早扰人清梦。

“还说呢,你不是答应了我今天要和我一起去要赔偿款吗?现在却问我有事吗?”江雨桐抱怨道,看来郝建是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

郝建这才一拍脑袋,昨天他被舒雅的事情给吓坏了,都把这茬儿给忘记了,连忙道歉:“对不起,我给忘了,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马上过去。”

等江雨桐说了一个地址之后,郝建便挂了电话。

这时候,他望向身旁的丽人,发现舒雅还在沉睡,昨天晚上的疯狂也耗尽了她的精力,所以她到现在都还没起床。

郝建哭笑不得,对于舒雅昨夜连续七次的索取也是倍感无疑,同时也深感心悸,舒雅这才第二次就这么饥渴,而且她还这么的年轻,那要是到了三十四十,自己还不得完蛋啊?

郝建轻轻的起身,然后打了一通电话去公司帮舒雅请假,这才穿好衣服往外走。

当走到若岚门口的时候,便是看到若岚和彤彤眼神古怪的看着郝建,彤彤生气的道:“爸爸坏,爸爸又欺负干妈!”

“啊?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郝建怔了一下。

“别骗我,我昨天晚上都听见了,干妈叫的老惨了!”彤彤很肯定的说道。

而若岚也是生气的瞪了郝建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显然在责备他昨天晚上的行为。

郝建顿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随便找了个借口脱身就跑了。

郝建在一个广场和江雨桐汇合,今天的江雨桐没有再穿那呆板的灰色连衣裙,而是穿着一件亮色的碎花短裙,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提包,另外还将那难看的黑框大眼镜给丢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