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你必须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白痴!”郝建淡淡的看了秦怀明一眼,然后从口中吐出这两个字。

一听这话,秦怀明瞬间就怒了:“你等着,一会儿我看你怎么死!”

秦怀明把两副骰子拿了过来,郝建一副,野狼哥一副。

“开始吧?”野狼哥奸笑问道,而后猛然摇了起来,那骰子在骰子筒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个时候,野狼哥闭上了双眼似乎在听里头的声音,大概二十几秒钟后,才猛然拍在桌子上,同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该你了!”

郝建也拿起骰子,随便晃了两下就停下了,同时望着野狼哥道:“开吧!”

野狼哥直接打开了骰子筒。

“六六六五六!”秦怀明惊叹道,野狼哥这一手还真是神了。

而秦冰也不禁花容失色,如此一来,郝建除非摇出五个六,否则不可能赢得了野狼哥的。

秦冰急忙望向郝建,顿时看到郝建依旧面带微笑,似乎毫不在意。

他肯定能够摇出来的,以他的手段这肯定难不倒他的!秦冰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开吧?”野狼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玩味的看着郝建。

郝建打开了骰子,其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因为他的骰子是:五个一!

“啊哈哈哈哈,小子,我看连老天爷都不帮你啊,竟然让你摇出最小的骰子。”见状,秦怀明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显得非常得意。

因为他知道郝建作为输得代价,郝建要断腿了!

秦冰也是目瞪口呆,郝建不是自称是善于创造奇迹的男人吗?这尼玛的奇迹呢?

秦冰一开始看郝建那自信满满的样子,还以为这家伙稳赢呢,但谁知道这混蛋竟然这么可耻的输了?

秦冰不知道,郝建几乎是万能的,但并不是真的是万能。赌博是他为数几样并不精通的东西,因为他这个人天生倒霉,逢赌必输,就算打了一毛两毛也能输得只剩下一条底裤!

“郝建,你他喵的奇迹呢?”秦冰直接怒了,对郝建咒骂道,这王八羔子把自己给坑了?

“我又没说我能稳赢。”郝建撇了撇嘴,露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谁跟你说赌钱就一定能赢的?

“你。你不能稳赢你干嘛还和他赌?”秦冰气坏了,不能稳赢还自信满满的跟人家赌?你装逼是装爽了,老娘倒霉了!

“如果稳赢的话,那还叫赌博吗?就是因为不知道输赢,这样才刺激嘛!”郝建给出自己的解释。

“刺激?好,我******让你更刺激!”秦冰直接脱下自己的高跟鞋,朝着郝建砸了过去。

“嘿,你怎么还动手打人啊,我可是来救你的!”郝建生气的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救我?救你麻痹,你这是救我吗?你这分明是坑我!”

“你要这么说我可走了啊。”郝建赌气的道。

“走?别忘了你刚才答应过我什么,输了就断腿,走?你走得了吗?”还没等秦冰开口,野狼哥率先不乐意了,按照之前的赌约,他要废掉郝建的一条腿,怎么可能让郝建安然离去呢?

郝建低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道:“这样吧,看在我输给你的份上,你老老实实的让人给我带走,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咋样?”

“艹!你丫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输了还想把人带走?知不知道什么叫愿赌服输?”野狼哥被郝建给逗乐了,他是不知道郝建到底哪来的自信和脸,没看到他手里有枪吗?竟然还跟和他耍赖?

“我只答应你赢了把人带走,可没答应你输了就把人留下啊!”郝建很无耻的说道,他怎么可能真的把秦冰留下来。

“也就是说,你他妈是想耍赖了?”野狼哥怒极反笑的问道。

郝建又想了想,而后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好好好,嚣张的见多了,你这么嚣张的我还真没见过。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开枪?”野狼哥问道,他觉得郝建态度这么嚣张应该是认为自己不敢开枪吧。

耍赖还这么理所当然的,野狼哥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人我就是要带走!”郝建一把就抓住秦冰的手,准备带她离开了。他一开始就是打着这个谱,不管输赢都要把秦冰带走。

“咔!”野狼哥直接拉开了保险,将枪口对准郝建的脑袋:“我还真就尼玛艹了,你把我当猴儿耍呢?你敢再动一个试试?”

郝建转过头来看着野狼哥手里那黑漆漆的枪口,冷笑道:“趁着我现在还没生气,别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后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野狼哥瞪着双眼,神色狰狞的吼道。

“野狼哥,打死他!打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秦怀明也不禁神采奕奕的说道。

“呵。”郝建冷笑一声,而后猛的一巴掌就朝着野狼哥的脸呼了过去,这一下郝建可是用了两成力,虽然只有两成,但野狼哥这样的普通人可受不了。

野狼哥直接原地旋转了一圈,整个人当场就懵逼了,手里的枪掉了没发现。

“现在清醒点了吗?”郝建笑问。

“我草泥马!”野狼哥猛的清醒过来,下意识的扣了下扳机,但这个时候他却猛地发现自己手枪已经不知甩到哪里去了。

“你在找这个吗?”郝建掂了一下手里的手枪,笑眯眯的对野狼哥问道。

秦怀明和野狼哥瞬间表情就变了,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抢枪的?

“野狼,胆子挺肥的嘛,连我老大的女人都敢动!”正当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辣姜哥从一侧走了过来。

“辣姜哥?”野狼哥面如死灰,两腿直接都打颤了,现在谁不知道辣姜哥是东城区名副其实的老大?他一个地头蛇,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强龙的对手?

而辣姜哥竟然说这个年轻人是他的老大?这怎么可能?

而秦冰却是表情坦然,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

“老大,怎么处理他?”辣姜哥对郝建问道。

“我已经警告过他不要乱来,是他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既然如此,那就怪不了我了。”郝建冷笑道,而后猛然一挥手:“做掉他!”

“野狼,你听到了?我老大要你死,那我也没办法!”辣姜哥呵呵笑了一下,不怀好意的看着野狼哥。

野狼哥两腿发软,苦着脸望向辣姜哥:“辣姜哥,我不知道他是你老大啊,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了!”

此时此刻,他真的快吓尿了。

“机会?机会不是没给过你,我之前提醒过你,只是你不相信而已。”郝建将手枪往不远处一丢,戏谑道:“既然你不懂得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郝建先生,这不关我的事,都是秦怀明的主意!”野狼哥指着秦怀明说道:“是他欠了我的钱,然后把自己的妹妹抵押给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秦怀明我自然会处理,但在这之前,我要先处理你!”郝建笑道。

听到郝建要处理自己,秦怀明也是面如死灰,整个人靠在墙壁上,动也不敢动一下。

“我是无辜的!”野狼哥在被人拖拽下去的时候尖叫道。

“无辜的?你看看你这样,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我想你应该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吧?”郝建冷笑的看着浑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条内裤的野狼哥。

“我。”野狼哥欲哭无泪,此时是百口莫辩。

郝建知道如果他再晚点到的,野狼哥估计就真的得手了。

那样就算救回秦冰,估计也难以抹平他心中的伤痕。

而且郝建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懂得把握,这样一来,那就怪不得他了。

“拖下去!”辣姜哥命令道。

而此时,郝建便转头望向秦怀明,道:“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

秦怀明惊恐的看着郝建,而后立马对秦冰大喊:“秦冰,我可是你哥哥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闻言,秦冰又有些迟疑了。

看到这里,郝建就知道秦冰还是狠不下心,急忙拍着秦冰的肩膀说道:“你走吧,我来处理!”

秦冰看着郝建大概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妥协的点了点头。

“秦冰。秦冰!不要丢下我啊秦冰!”看到秦冰要走,秦怀明顿时就慌了神,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但秦冰却根本不搭理他,径自的离开了房子。

而这时候,郝建对秦怀明扬了扬下巴:“起来!”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秦怀明痛哭流涕,下身流淌出一趟黄色的腥臭液体。

“真是个孬种!”辣姜哥等人都不禁嘲讽了起来。

“起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郝建神色凌厉的站了起来。

“走到阳台边上去。”郝建对他命令道。

秦怀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个劲的摇头,不肯走向阳台,可在看到郝建那阴沉的表情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是说服不了郝建的,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向阳台。

“跳下去!”郝建面带微笑的道。

“什么?”秦怀明惊呆了。

“我说你跳下去!”郝建再度重复道:“你应该知道,只有你死了,秦冰才能好好的活下去。只要你活着一天,对于秦冰来说都是折磨,抱歉,我不能让你继续折磨她,所以你必须死!”

“不要。不要啊。”秦怀明痛哭流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