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里韦特斯的阻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餐桌上,舒雅一边逗着彤彤,一边和郝建唠着家常。

“对了,集团在米国上市还顺利吗?”郝建突然问道,想起了舒雅的集团上市的事情。

一听到这话,舒雅那脸上的笑意便随之淡化了许多,道:“上市倒是挺顺利的,不过在入驻法国市场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

郝建皱着眉问道:“什么麻烦?”

“我想让舒雅集团的珠宝入驻香榭丽舍大街,但当地的政府似乎觉得我还不具备这样资格。”舒雅脸色难看的说道,香榭丽舍大街是奢侈品的天堂,世界所有的一流奢侈品都以入驻其中为愿望,舒雅自然也不例外。

香榭丽舍大道,位于巴黎市中心商业繁华区,其法文之意为“极乐世界”或“乐土”。

香榭丽舍大道是巴黎一条著名的大街,闻名世界,她横贯首都巴黎的东西主干道,东段以自然风光为主,恬静安宁;西段是高级商业区,世界一流品牌、服装店、香水店都集中在这里,火树银花、雍容华贵。因此这里被称为“世界上美丽的大街”。

入驻香榭丽舍大街,与其说是一种投资,倒不如说是一种荣誉!

因为你有资格入驻香榭丽舍大街,就代表你已经是世界一流的奢侈品了!

郝建哭笑不得:“原来是这个啊,那继续努力不就好了,现在没有资格,以后肯定会有资格的。”

他也知道以舒雅集团现在的实力,想要入驻香榭丽舍大街还是有些难度。

“我知道,所以我想和法国当地的一个自主品牌公司共同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可他们的董事长里韦特斯却侮辱我们的产品是垃圾,还说我们华夏人只会造山寨的垃圾,造不成一流的奢侈品,这让我很生气!”舒雅气鼓鼓的说道。

不合作就不合作嘛,为什么要这么侮辱人呢?怎么他们华夏就造不成一流的东西来了?他们也有不少企业进入了世界五百强好吗?

“那么嚣张?”郝建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对方这根本就是在侮辱他们这个民族,不答应也就算了,还骂人,这特么的是吃饱了撑的吧?

“可不是吗?本来当地几个不错的企业都看重我们集团的文化与能力,有意与我们合作的,但这个里韦特斯不但自己不愿意和我们合作,还不让那些企业和我们合作。无奈他的企业在法国是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其他人都不敢得罪他,这些合作也就只能作罢了。”舒雅很气愤的说道,显然是被那个里韦特斯气得够呛,如果不是里韦特斯在里头从中作梗,即便她无法入驻香榭丽舍大街,至少也能在法国打响品牌。

只要品牌有了威望,那么成为世界一线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而里韦特斯却因为个人对华夏的偏见而掐断了这个希望,舒雅怎么能不生气?

以她看来,这里韦特斯肯定就是看不得人好,害怕他们舒雅珠宝集团成为香榭丽舍大街有史以来第一个华夏奢侈品品牌!

郝建捏着下巴细想了一番,而后抬起头微笑道:“我来帮你达成你的心愿吧?”

“就凭你?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好吗?香榭丽舍是法国的招牌,我这样刚刚走向世界的小品牌怎么可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舒雅翻了翻白眼,觉得郝建这个牛皮简直是吹大了。

她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她用什么来得到香榭丽舍的认可?那些能够入驻香榭丽舍的品牌,那可不是有着超过半个世纪的傲人历史?无论是口碑、经营理念、企业文化、产品质量等等等等,都不是她这个刚起步的小品牌能够相提并论的。

“我的确是没有办法让香榭丽舍的委员会常务代表认可你,但我能让那个里韦特斯不再给你捣乱,至于接下来集团怎么发展,有没有资格在香榭丽舍开一家店,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郝建撇了撇嘴,淡笑说道。

一听这话,舒雅顿时一惊:“你。你真的有办法?”

“那可不?如果没有十足的自信,我也不会开这个口。”郝建满不在乎的道。

“你为什么帮我?”舒雅笑问,这家伙不会是有着什么不良企图吧?例如开个条件要纳肖蔷或者若岚为妾之类的,这她可万万不能答应。

郝建有些无语了:“你这不是废话吗?为什么帮你?就因为老子和你一样也是华夏人!老子也希望华夏的奢侈品能够有资格在香榭丽舍开一家店,并且不管是奢侈品亦或是机械业、制造业什么的都能够在世界有一席之地!”

米国军事强大,德国机械制造厉害,东洋电子产品名气响当当。

而反观华夏,却有些捉襟见肘了。

所以一听舒雅有机会能让华夏的奢侈品向世界展现,他自然也希望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便会不留余力的为之提供帮助。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商业利益,这是在为国争光!

华夏人口十三亿,每人吐一口口水就能掀起一场海啸,如果所有人都秉承着这样的信念,不再为个人利益而勾心斗角,那华夏何愁不富强?

别人怎么做,郝建不管,他只管自己怎么做!

原本舒雅集团的事情他是素来不过问的,但此事影响到华夏的威望,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见到郝建那一双眸子亮得有些刺眼,舒雅不禁有些痴了。

“这两天我就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你不用担心了,你现在要做的是继续和那些法国企业保持联系,到时候我自然会让那什么里韦特斯妥协的!”郝建淡笑着说道。

舒雅有些怀疑的看着郝建,但终究没有将自己的怀疑说出口。

从岚姐那里吃完饭回到自己家,郝建就一把将舒雅抱住,不怀好意的笑着。

“你。你想干嘛?”舒雅有些警惕的看着郝建,知道这个坏家伙估计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不如,我们来做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郝建挤出一丝淫笑说道,古话有云,饱暖思****,此话一点也不差啊。

郝建这货儿现在吃饱了之后,就开始想要使坏了。

舒雅顿时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前段时间才把人家搞得下不了床,现在还来?”

“这一次,我会温柔点的,我向你保证!”郝建信誓旦旦的说道,男人为了骗女人上床,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

“可是现在才七点钟诶,你是种马吗你?”舒雅有些无语的说道,这家伙怎么满脑子想的都那方面的事情啊。

“做那档子事主要看的是兴致,哪里管什么时间?兴致一到,时间、地点、甚至于性别都不成问题!”郝建恬不知耻的说道,脸上带着淫笑。

舒雅翻了翻白眼,道:“无耻的人我见多了,但像是你这么无耻的,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少他喵的废话!”郝建直接把舒雅给抱了起来,朝着房间走了过来,然后粗暴的把舒雅个丢到床上。

“你混蛋!你流氓!”舒雅面红耳赤的呵斥道,一副娇弱无力的模样,像是无法反抗似的。

“没错,我就是流氓!小娘子,我来咯!”郝建使劲的扒下自己的衣物。

舒雅一脸娇羞的表情,脸红的跟樱桃似的,令人忍不住想要咬伤上一口,似乎已经决定让郝建为所欲为了。

可就在此时,舒雅却突然发现从郝建丢出来的裤子裤兜里,掉出来一条金项链和金戒指。

霎时间,舒雅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老婆,我来了!”郝建赤条条的扑了上去,但这个时候,舒雅却一脚踩在郝建的脸上。

“呸呸。老婆,你这是干哈嘞?”郝建很不高兴的说道,一开始就吃脚丫子,太扫兴了吧?

还是说这小娘皮有喜欢****的怪癖?自己要不要满足她呢?

这时候,舒雅脸色阴沉的站起身来,朝着郝建的牛仔裤走去,然后从里头取出了那一堆金饰,皱着眉对郝建质问道:“这些金饰,你打算送给谁的?”

这些收拾一看就是女人饰品,而她是不可能戴这么浮夸而又老土的饰品的,所以不可能是送给她的。女人饰品,又不是送给她的,那郝建打算送给谁?

“这些,我没打算送给谁啊。”郝建苦笑道,知道舒雅多半是误会了。“这是我从一个中年妇女那里弄来的,本来打算送给若岚的,不过她不要。”

“送给若岚?你竟然打算把这些饰品送给若岚?”舒雅瞬间就炸毛了,眼神凌厉的看着郝建:“若岚若岚的,你叫的可真亲切啊,怎么?看上人家一个寡妇了?”

“我。我哪能啊?”郝建欲哭无泪,你是自动省略了前半段的内容吗?

女人都是习惯性的略微那些自己不在意的内容,舒雅也不例外,她只听到郝建打算送这些金饰给若岚!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