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奇葩父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可连一件首饰都送过给我,结果却送给若岚?”舒雅咄咄逼人的问道。

“不是,你听我解释!”郝建甩着他的小兄弟走了过来。

“别过来!”舒雅却退后了两步,神情严肃的道:“郝建,你该不会忘记了陪你睡觉的那个人是谁了吧?”

一听这话,郝建当场就懵逼了,这什么睡不睡的,未免太直接了吧?舒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这些金饰是我从一个嚣张妇女那里骗来的,我觉得以你的品味应该不会喜欢这样老土的金饰,所以就转赠给岚姐咯,你看这些金饰全部都有使用过的痕迹,如果我打算送礼的话,怎么可能会送这种别人用过的东西呢?”郝建连忙解释道。

舒雅看了一下那些金饰,果然发现似乎有使用过的痕迹,但即便如此,舒雅还是一脸冷淡的表情。

反正郝建把东西送给若岚那就是不行!

“老婆,我们别老了,你这样多破坏气氛啊,来,我们做刚才还没做完的事情。”郝建笑眯眯的凑上来,打算对舒雅动手动脚了。

但舒雅却一把打了他的手一下,抓起枕头就朝着他砸了过去,同时咒骂道:“做你妈个头,给老娘滚!今晚,你睡沙发!”

“舒雅,你没完了是不是?真给你脸了?”郝建也怒了。

舒雅眯着眼看着郝建,冷笑道:“一个星期别碰我!”

“你真当老子治不了你了?我那是让着你!别******不识好歹!”郝建骂骂咧咧的道。

“一个月别碰我!”

“艹,你还敢威胁我!”

“两个月。”

“老婆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出去,老婆我帮你把门关上,老婆晚安!”郝建带着一脸贱笑走了出去,在舒雅的威胁下,他无奈的选择了屈服。

“贱人!”舒雅一脸鄙夷的说道。

隔天一大早,郝建就出门了,因为那一套破金饰,他是被舒雅给埋汰死了,早知道这样他就不拿了。

所以今天一早他就寻思着把这些破烂玩意儿给卖掉,反正他也用不着,而舒雅和若岚则都不要,留着也没啥意思。

所以郝建很快就联想到了陈芝烟,一想自己也有段时间没见陈芝烟,在卖金饰的时候和陈芝烟叙叙旧也不错。

再见陈芝烟,郝建发现陈芝烟的气色显得很不错,不再如初次见面时那般的憔悴而懦弱。此时陈芝烟的昂首挺胸,精神奕奕,显得非常的自信。

很显然,陈芝烟已经在改变,而她的改变与郝建离不开之间的关系。

看到郝建出现,陈芝烟也显得很高兴,快步迎了上来:“大老板,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啊?”

“别取笑我了,有钱的是我老婆,可不是我,我顶多算是个小白脸。”郝建哈哈笑道。

“那你肯定是个很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小白脸,要不然的话总裁也不会喜欢你啊。”陈芝烟调侃着道,她才不相信郝建是个小白脸,要真是那样的话舒雅也不可能看上他。

陈芝烟不是没有见过舒雅,那样的超级大美女,无数男人都巴不得跪舔她,她会需要小白脸?

“错了,我是用我的帅气打动她的!主要是她追求的我,不是我追求的她。”郝建很自恋的说道。

陈芝烟扑哧一笑,对于这家伙的自恋也是很无奈,问道:“说吧,大老板,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该不会是微服私访吧?”

“我来卖点东西!”郝建把自己身上那些金饰全部都拿了出来,递给陈芝烟:“你给我看看这能值多少钱?”

“哇塞,你这么多金哪里哪来的?该不会是偷你老婆的吧?”陈芝烟打趣的说道,她这纯属是在开玩笑,她也知道舒雅是绝对不会看上这么俗气的饰品的。

“怎么可能,这是一个中年妇女送给我的,她说这一套金饰太俗气了,所以就不想要了。”郝建满口胡诌的道。

“你就吹吧!”陈芝烟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不过陈芝烟倒也没有继续追问,把那些金饰给自己的手下员工:“快点把这些金饰给兑换成现钞给咱们的大老板,我们总裁把他的零用钱都给扣了,害得他不得不出门来典当东西换零用钱了。”

闻言,那个女员工顿时扑哧一笑,有些暧昧的看了郝建一眼。

郝建哭笑不得:“大姐,你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忘记照顾你的面子了。”陈芝烟故作惊讶的说道。

“好吧,我记住你了!”郝建咬了咬牙说道。

而正当这时,那个之前离开的员工便走了回来,手里捧着十万元的现钞给郝建。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去检验那些金饰的真假,既然是郝建这个大老板拿来的,那就算是假的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们整家店都是郝建的,郝建想怎么样都可以。

“现在发了,不打算请老同学去搓一顿?”陈芝烟笑眯眯的问道。

“当然要啊,你记得下班?”郝建笑问。

“我五点钟的时候下班。”陈芝烟很欣喜的回答道,她并没有想到郝建竟然会真的答应她的要求,和她一起吃饭。

“行,那我等你。”郝建也不再废话,便随便找了一个地儿坐下。

然而,屁股还没坐热,他就听到一阵哭喊声从门口传来,紧接着便传来嘈杂的喧哗声。

“又来了!”

之前给郝建拿钱的那个女导购员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郝建侧头望向外头,顿时看到一个中年胖妇女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在她的面前似乎是躺着一个人,用白色的幕布挡着,但郝建依稀可以看到那白色幕布上扎眼的血迹。

而在她的身后,像是站着几个类似于家属的人铁青着脸站着,手里拿着横幅,上面写的是:“无良商家,还我女儿!”

看到这一幕,郝建立马就不解了,这算是几个意思?这家人的女儿死了?那也不可能来找一个珠宝店吧?

陈芝烟对他们一家做了什么事情?杀了他们的女儿?这不太可能吧?

陈芝烟此时听到喧闹声也跑了过来,看到那一伙人又来了之后,却也不禁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他们是谁?你杀了他们女儿?”郝建问道。

“去你的!”陈芝烟狠狠的打了郝建一下,这个时候竟然还开这样的玩笑。

“他们就是一群蛮不讲理的野蛮人!”陈芝烟有些生气的道。

“哦?发生了什么事?说给我听听吧。”郝建说道,听陈芝烟这么说他就知道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什么缘由。

旋即,陈芝烟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郝建。

原来,跪在外头那个夫妇分别叫做朱红玉和孙凌云,在大概一个星期以前,他们十六岁到他们店里来买东西,但可能是因为家境不富裕,而那女孩子又非常喜欢他们店里的一款价值数十万的首饰,就起了贪念,想要偷盗。

但他们店里专柜里所有的产品都装了警报器,那女孩子刚开始偷就触动了警报器,从而被陈芝烟等人发现并且抓住。

本来是打算直接移交警察局的,但陈芝烟看那个女孩还那么小,担心这么做会影响这个女孩的声誉,让她以后在学校里头被人鄙视。所以陈芝烟就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直接联系了那个女孩的父母过来,让他们处理这件事情。

但或许是觉得丢脸,那个女孩子的父母来了之后就直接当众把那女孩子给毒打了一顿,之后那个女孩子应该是自尊心受不了,然后在第二天就跳楼自杀了。

事情到这里本来应该结束的,然而却并没有结束。

高潮来了,第三天,这一对奇葩夫妻就带着自己女儿的尸体来到他们的店门口要求他们赔钱,说他们的女儿是陈芝烟等人给害死的。

陈芝烟是因为好心,顾及那个女孩的自尊所以才没有报警的,反倒是朱红玉夫妇俩一来就气不过当众殴打自己的女儿,使得她身心遭受创伤,才害得她自杀的。

结果到现在他们竟然把责任推卸到珠宝店来,诬陷他们害死了自己的女儿,这简直是可笑。

现在他们就日复一日的来这里闹,陈芝烟也不止一次报警了,结果都赶不走他们。警察来了也只能言语劝说他们,他们答应离开之后,结果隔天又来了。每天都来他们店里闹,害得他们生意都没法做了。

“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奇葩的父母?”郝建也不禁大吃一惊,被朱红玉夫妇俩的无耻给惊呆了。

听陈芝烟说后,郝建就知道这夫妻两个绝对是个脑残,如果不是他们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他们的女儿也不会羞愤的自杀。

“更奇葩的还在后头呢,现在他们要我们店赔偿九十五万的赔偿金,要不然他们就天天带着自己女儿的尸体来我们店里闹。”陈芝烟苦笑道,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说那个女孩子的死大家都很同行,但你这样无理取闹却根本么有一点道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