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无良记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报警吧!”郝建面带微笑的站起身来,对陈芝烟说道。

“没有用的,我们已经报过很多次警了,那些警察都是来了之后看上一眼就走了。”陈芝烟摇了摇头,意思说没有用的。

“那是因为当时我没在那里,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在这里,就绝对不会让他们继续蹦跶了!”郝建冷哼道,敢在他老婆的珠宝店内捣乱,他能忍?

如果是他们的错,该赔多少就赔多少,郝建不会有任何的怨言,但如果不是他们的错,对方也休想从他们的身上讹走一分钱!

“无良商家,还我女儿!”

“无良商家,逼死花季少女!你们不得好死!”

“赔偿!赔偿!”

朱红玉等家属一通高举着横幅叫嚣着,要舒雅集团予以赔偿。

而不明情况的群众们看到他们这样,也不禁对这家珠宝店指指点点,怀疑真的是郝建他们的珠宝店逼死了朱红玉的女儿。

更有甚者说以后不会再光顾这家店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女儿是自己自杀的,关我们什么事?”这时候,一个女员工不满的呵斥道,对方这根本就是胡搅蛮缠。

“如果不是你们侮辱我女儿,她怎么会羞愤到去自杀?”朱红玉怒嚎着道,声嘶力竭,像是非常生气似的。

“你胡说!我们根本就没有侮辱过她,明明是你们夫妻两个打骂自己的女儿,才导致她自杀的!”那个女员工被朱红玉两人的无耻给惹恼了,他们根本就什么也没做,因为陈芝烟心软连报警都没有,就让朱红玉他们来领人。

现在朱红玉他们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就算了,还把这件事情推到他们的身上,真是可笑。

“开什么玩笑,就算我们再怎么生气也绝不可能逼死自己的女儿,肯定是因为你们言辞带有侮辱性,孩子受不了才会自杀的!”孙凌云怒斥道,他是一个消瘦的男子,四十好几的样子,长得也很搓逼,唇边布满胡须,看起来就像是长毛了的鲍鱼似的。

众人听到这话都觉得很有道理,就算孙凌云他们真的打骂了自己的女儿,也不可能把她给逼死吧?

于是乎,那些民众望着珠宝店的目光,便就带着些许的不善了。

“你。你们。”那个女员工是个二十岁多一点的小丫头,人还不太成熟,所以听到孙凌云这么说,顿时生气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快点滚蛋,要不然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而这时,店内的保安也闻讯赶来,怒视着朱红玉一家。他们在这里捣蛋,影响了店铺营业,还对集团的声誉造成影响,这要是上头追究起来,他们都会被炒鱿鱼的。

所以看到这群纠缠不清的野蛮人,这些保安也都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三天两头的来这儿闹事,还有完没完了?

“不客气?你倒是对我不客气试试!今天我可是带了记者来的!”朱红玉气焰嚣张的道,几次来都被保安给赶出去,她早就有了万全准备,这一次便是有备而来的!

“梁记者,你给我好好拍这些为虎作伥的走狗!让大众看看这些人是怎么联合舒雅集团害死我女儿的!”孙凌云叫嚣道。

这个什么梁记者原名叫梁文耀自然也是被朱红玉他们给收买了,专门来抹黑舒雅集团的,朱红玉夫妇许诺梁文耀只要他能够帮助他们抹黑舒雅集团,明天就支付梁文耀十万元作为酬劳,并且已经已经付了五万元作为定金了。

所以梁文耀也知道今天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拍一些过激的照片,然后自己再在油墨上添油加醋一把,舒雅集团的名声就彻底的臭了。

听到朱红玉叫自己拍照片,梁文耀顿时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夫妇俩真他妈是个蠢货,这个时候朱红玉如果真的被保安给打了,自己再趁机拍几张照片,描述朱红玉一家有多么凄惨,女儿被舒雅集团逼死后上门讨说法被领导命令保安殴打,这样才有公信力,才更加能抹黑舒雅集团。

可是朱红玉却这么早就把他给暴露出来了,这样的话那些保安哪里敢动手?他们要是不动手,自己拍根鸟毛啊?

和这样的蠢货合作真他妈心塞!梁文耀在心里咒骂着,不过转念一想算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随便拍几张照片回去有的交差就行了。

本来他是想从朱红玉这里先拿点钱,然后再黑舒雅集团一笔,两头敲诈的,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所以梁文耀难免是有些懊恼。

那些保安听到朱红玉请了记者,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们可不想成为名人。到时候梁文耀要是把他们的照片发到网上去,一大群人人肉他们的话,那可就惨了。

毕竟华夏网民的可怕程度是难以估量的,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还在地球,他们就都能把你给挖出来!

而这个时候,郝建和陈芝烟也走了出来,郝建拍了拍那个女员工的肩膀,微笑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老板!”那个女员工点了点头,然后与那群保安一同退下。

朱红玉和孙凌云听到那个女员工叫郝建老板,也不禁眼前一亮,老板也来了?那这一下一定不能让他给跑了,一定要逼他把钱交出来!

梁文耀也急忙迎了上去,拿着话筒对郝建质问:“请问你是舒雅集团的负责人吗?你对你们集团逼死一个十六岁的幼童怎么看?”

梁文耀一上来就直接给郝建扣上一顶大锅,就好像郝建就是那个逼死那个十六岁的人似的。

郝建淡淡的瞥了梁文耀一眼:“我们集团没有逼死任何人!”

“没有?既然没有的话,那他们为什么坚持说是你们集团害死了他们的女儿呢?”梁文耀冷笑说道,心中暗忖:以为否认就能推脱一切了吗?那也未免太小瞧我梁文耀了吧?

梁文耀看着郝建的眼神便是有些轻蔑了,舒雅集团是没人了吗,竟然把这么一个小崽子给推出来顶包,老子三句话就能玩死他!

而就在此时,郝建的嘴角却牵扯出一丝不太友善的笑容:“就因为他们坚持说是我们集团害死了他们的女儿,所以我们集团就必须是真凶?那现在我说睡了你妈,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叫我爹?”

“你。”梁文耀顿时被郝建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现在才知道是自己太低估了这小子,一句话就能呛得他说不出来,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啊。

“这位先生,你要这么说的话,可就不要怪我笔下不留情了!”梁文耀冷声威胁道,心中暗骂这个小子难道是脑残吗?难道不知道在如今社会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记者这个道理?

因为记者只要动一动笔,就能拉动群众舆论,黑的能被他们忽悠成白的,白的能被他们给鬼扯成黑的。

但郝建还是没把梁文耀当成一回事,鄙夷的道:“说得好像只要我对你客气你就会在报纸杂志上大肆的赞颂我们似的。”

他哪里看不出来梁文耀已经被朱红玉夫妇给收买了?对于这种颠倒是非黑白,没有一点职业操守的记者,郝建对他客气或是不客气结果都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那郝建为什么要腆着脸来自讨没趣?

梁文耀眯着眼,气得浑身发抖。

而郝建却像是没有看到他似的,直接将他推开,朝着不远处走去。

“你就是老板?”孙凌云挑着眉头望向郝建,眼神中带着一丝恨意。

郝建不说话,只是走到那个女孩的尸体旁边,俯身揭开一点点幕布,看了看那个女孩的真容。

然而,女孩的一张脸已经血肉模糊了,除了满脸的血污,什么也看不到。

“你干什么?”朱红玉愤怒的对郝建呵斥道,一把将郝建推开,害得郝建一个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别乱来,这可是我们集团老板,你要是敢动他,我们告得你内裤都穿不起!”陈芝烟冷冷的威胁道,经过这么几天的折腾,她现在对于朱红玉和孙凌云夫妇已经是没给好脸了。

郝建也不在意,拍拍了屁股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有些惋惜的说道:“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真是可惜,这样美好的花季!”

他这不是在装逼,而是真的有感而发,虽然女孩满脸都是血,但他却能从女孩的轮廓中判断出来,她应该是个小美女。

这样漂亮的女娃子,本来应该上学读书,和同龄的男女生嬉笑玩乐,而如今却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少在那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就是你们害死我女儿!”朱红玉把脏水往郝建的身上泼,在来这里之前她已经被人教过了,万一要是遇到这个店的老板,一定要想尽办法往他身上泼脏水,逼他给钱。

另外那人还告诉了她,这家店是个集团产业,老板很有钱的,所以能坑就使劲坑。要是他们不给钱,再继续找记者曝光他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