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栽赃陷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如果你们的女儿是我们集团害死的,那就麻烦你拿出证据来好了,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我多少钱都赔给钱你!”郝建很干脆的道,想要他赔钱,可以!拿出证据证明是他们害死了那个女孩子,他们立马掏钱。

“证据?我女儿从你们店里面出来之后的第二天就自杀了,这就是证据!”朱红玉指着郝建怒吼道,像极了一个癫狂的疯婆子,但就是这种形象,才更让人觉得同情。

所有人都认为朱红玉是一个刚刚失去自己女儿而痛彻心扉导致失去理智的疯狂母亲,因此看着郝建的目光便是带着某种道德上的批判!

而孙凌云看到这里,也不禁露出了一丝隐晦的笑容,心想朱红玉演戏演得真好,这样一来,他们就能拿到钱了。

孙凌云连忙对朱红玉投去一个目光,示意朱红玉再接再厉,朱红玉立刻回了一个眼神,示意自己明白。

原来,对于女儿死亡的悲痛和愤怒,全部都是装出来的,为的不过是能从舒雅集团身上讹诈出大量的赔偿金罢了。

他们一家都是典型的重男轻女,本身那女孩在家里就不怎么受关注,时常是任打任骂,要不然也不会经受这么点挫折就选择轻生。

对于他们来说,反正是赔钱货,死了就死了。现在他们一家想的是怎么利用这赔钱货的死,从这个大集团的手里捞多点钱!

“从我店里出来死了就赖我?我们舒雅集团的店铺多达数十个,每天进出客人超过万人之多,那么这些客人在出了我们店之后发生了什么意外全都是我们集团的责任?我们集团卖珠宝的同时还兼而负责替顾客买人身意外险?”郝建冷笑了起来。

“那照你的理论的话,我从餐厅出来摔了一跤就能告餐厅门外地板太滑害我摔跤,从家里出来吹了风冻感冒就能告地产公司把房子盖在这么冷的地方,得了癌症在医院治不好就能告医院无能了,是吧?”

众人听到郝建这么说,都不禁觉得有些道理,似乎朱红玉的解释的确是有些牵强啊。如果单单是从他们店里出来后不久就自杀,这一点似乎也不足以作为证据啊。

“就是你们诬赖我侄女偷了你们的东西,所以她才会感觉羞辱选择自杀的,还说不关你们的事?”这时候,一个与孙凌云相貌相似,却更加魁梧的男人走了出来,身高一米九,五大三粗的,此时凶狠的瞪着郝建,大有“你敢不赔钱,我就敢揍你的架势!”

显然,他这时候站出来,就是为了给郝建一点压迫感,让郝建知难而退,从而老老实实的赔钱。

但郝建哪里会把他当成一回事?对于他来说,这个莽汉就等于是一只体型稍大点的蚂蚁,说捏死那就直接捏死了!

“你是谁?”郝建皱着眉问道,这傻帽又是哪里杀出来的?

“我叫孙凌志!我是被你们逼死的那个小女孩的大伯!”孙凌志怒哼道,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说我们侮辱她?你有证据吗?”陈芝烟此时也不禁站了出来,和郝建同仇敌忾。

他们那么多人,他们自然也不能输了气势。

郝建哭笑不得的看着陈芝烟,这件事情他一个人就能解决,陈芝烟完全没必要出面的。

但既然陈芝烟是好意,郝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贱人,大家伙给我看着这个贱人,就是这个贱人害死了我女儿,就是她诬陷我女儿偷了他们店里的东西,害得我女儿自杀的!”朱红玉指着陈芝烟怒斥道。

闻言,那些群众便对陈芝烟投去异样的眼光。

“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心肠这么歹毒啊!”

“就是,人家还是小女孩呢,竟然把人家逼得去跳楼了,这良心给狗吃了吧?”

“你。”

陈芝烟却也没有想到朱红玉竟然如此无耻的倒打一耙,听到那些群众的指责,她整张脸气得通红,委屈的不行。

“交给我来处理吧!”郝建拍了拍陈芝烟的肩膀,露出了一道暖心的笑容。

“嗯!”陈芝烟先是怔了一下,而后也不禁欣喜的点了点头,温顺的躲到郝建身后去,让这个男人为自己遮风挡雨。

“你说她羞辱你的女儿导致你女儿自杀?有证据吗?”郝建笑眯眯的问朱红玉。

“我。我自己亲眼所见,要什么证据?”朱红玉有些心虚的呵斥道,她也看得出来,郝建明显比陈芝烟难对付得多了。

朱红玉一眼看到郝建开始,就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淡定从容,面带微笑,纵使面对他们的指责与辱骂,他却都表情不变,始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那样子,就好像是压根就没把他们给放在眼里似的。

说到底,朱红玉是被郝建身上那沉稳的气场所折服,这家伙会如此的淡定,只怕早已有了应对之策,因此朱红玉在面对郝建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是跳梁小丑似的,有些心虚和不安。

“那也就是说,你没有证据了?”郝建冷漠一笑,而后仰起头望向围观的群众:“诸位,这个女人说我们集团害死了她的女儿,却拿不出任何的证据,而我们却不同,我们店里有监控器,清晰的拍摄到她女儿是如何偷盗我们店里的珠宝,又是如何被抓的!”

一听这话,众人都不禁有些吃惊,原来那女孩子真的是偷了东西啊?那这样就怪不了人家珠宝店了啊。

“我们这位陈芝烟陈店长,因为看那女孩还小,所以就一时心善没有报警,而是让这对夫妇来这接人,是他们自己气不过把自己女儿给当众毒打了一顿,这才导致那女孩身心受创想不开自杀的,这一切都记录在监控器里头,你们要是想看,我随时都能给你们看!”

如果郝建前面的话还只是导火索的话,那么后面这句话,无疑就是被引爆了的重磅炸弹了!

那些民众们便开始对朱红玉夫妇俩指指点点了,郝建连监控都敢让他们看,就代表他说的是事实。朱红玉夫妇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却诬赖给这个珠宝店,在他们看来太无耻也太卑劣了。

朱红玉和孙凌云都已经惊呆了,他们都忘记了还有监控器这一点。

所以说啊,人丑要多读书,人蠢更要多读书,不然脑子完全不够用啊!

看到朱红玉夫妇这样,梁文耀也不禁翻了翻白眼,他知道这两个蠢货的阴谋是败露了,连这么基本的东西竟然都给忘记了,真是蠢到家了。

不过梁文耀也不在意,反正他那五万块已经到手了,接下来朱红玉夫妇会怎样,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我们集团的员工心地善良,为人淳朴,却遭受如此不公的对待,这对她公平吗?依我看,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管她是不是小女孩,一律移交给警察局,管她会不会被学校通报批评,管她会不会被同学歧视,管她从今往后会不会有心理阴影,再管******会不会自杀!反正好心没好报,干脆就******坏人做到底了!至少到时候背黑锅的是警察局,而不是我们!”郝建一脸愤慨的道。

这话,直接说进了陈芝烟等一些员工的心坎里错了,他们本来是好心,却招来了恶报,在朱红玉来他们店里闹腾的这段时间里,被那些群众用鄙夷而又批判的眼神盯着,心中的委屈与气愤自然是难以言语的。

没人愿意无缘无故的背黑锅,他们自然也不例外了。

但是没有办法,他们没有朱红玉等人那么的无耻,也没有他们那么有心机,所以他们就只能被欺负。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好人越来越少,坏人越来越多的,越来越冷漠的原因。老人倒地不是我们不想扶,而是我们不敢扶啊,一扶就要被讹上,无缘无故赔个几十万,那谁受得了啊?

就拿现在这件事情来举例,如果陈芝烟他们当初心狠一点,直接交给警察处理,那么麻烦就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可就是因为陈芝烟太善良了,但却好心没有好报,这对谁来说心里不受挫折?

你做了件好事,结果反过来还被人给讹上了,那以后你们还敢做好事吗?

该改变的是这个社会,是人们的思想、是思想,要想这个社会不冷漠,首先人们应该学会如何感恩,而不是恩将仇报。

听到郝建这一席话,那些围观的群众也是深有感触,一个两个都不禁面露羞愧之色。

在听到郝建的一番言论之后,朱红玉和孙凌云等人就知道,他们已经输了。

而这时候,孙凌志忽然眼珠子贼溜溜一转,作出一副哭丧脸,激动的指着郝建道:“话说得这么好有什么用,人都已经死了。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啊,就算偶尔行差踏错也是在所难免,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在抓到她的时候对她进行批评之后放了她?非得要家长来领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