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睿智如妖的郝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哪个家长听到自己儿女做贼会不生气?情绪激动一点也是理所应当的,是你们!你们本来可以慈悲一点,但你们却没有那样做!是,你们是没有叫来警察,但是你们叫来的是他们的父母,这让做了错事的孩子在当时如何能面对自己的父母?她的内心难道不会惊恐和愧疚?你们虽然没有直接害死她,但是你们却肯定是有间接因素的!”

郝建一听孙凌志这话,却也不禁皱了皱眉,心中不免也有些惊讶,看来这个孙凌志要比孙凌云和朱红玉都要聪明。

这家伙竟然有样学样,也跟着他一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而且更关键点,这个家伙竟然也学他,从点上进行反击。

见状,朱红玉和孙凌云顿时一喜,心想果然还是大哥聪明,这就又扳回一城了!

那些群众的表情显得很挣扎,此时也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陈姐,我们老板他。他不会是认输了吧?”见到郝建沉默不语,那些店员们都有些忐忑了。

其中一个男店员也不禁叹了口气,狠狠的咬了咬牙:“要怪就怪对方太无耻了,这******什么世道,以后还有谁敢做好人?”

“别这样,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占多数的,而且邪一定不能胜正的。你们看着吧,郝建他绝对有办法应对的!”但陈芝烟却对郝建抱有充足的信心,她相信郝建绝对不会认输,此时沉默,只是为了更好的还击而已!

不得不说,陈芝烟真的猜对了,郝建之所以沉默,只是因为他在思考着该怎么回孙凌志的话。

毕竟朱红玉等人的女儿死了,而他们又是一群穷人,很自然的被人当成是弱者,占据了优势的一面,而这个时候郝建要做的就是,怎么瓦解掉这个优势。

许久后,郝建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没错,这都是我们的错!”

“什么?”

那些店员们全部都震惊了,郝建竟然真的认输了?他们错了?他们哪里错了!

那些女店员们一个个垂头丧气,而男店员们则都是咬牙切齿,虽然他们都知道赔钱的不是他们,但是心里憋屈啊!本来是好人,结果却被当成了坏人,这感觉哪能好得了?

闻言,朱红玉和孙凌云都不禁一喜,嘴角浮现一丝得意的冷笑。

而梁文耀却也是皱了一下眉头,不屑的切了一声,还以为这个小子有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这么说来,你是打算要赔偿了?”孙凌志呵呵笑道,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是啊,说说看吧,赔多少?”郝建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百五十万!”朱红玉直接开口吆喝,刚才才要九十万的她,转眼间就坐地起价了。

“什么?可是你们刚才才要九十万而已,你们这是讹诈!”陈芝烟气坏了,这群人太无耻了,竟然坐地起价!

但朱红玉却压根不在乎陈芝烟的质问,冷冷的说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们老板都承认是你们的错了,那你们赔偿多一点,也是应该的!”

听着朱红玉这话,梁文耀表情有些古怪,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一时半会儿自个儿也说不出来。

而就在此时,梁文耀突然看到郝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也不禁顿时一惊,不对!这家伙在笑!

虽然郝建表情上是一副无奈的样子,但刚才那一瞬间,他分明是在笑!

梁文耀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转而望向周边的群众,霎时间,梁文耀的瞳孔便随之扩张开来。

因为群众望向朱红玉等人的目光,分明是充斥着敌意的!

朱红玉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此时的朱红玉,嘴角上扬,眉飞色舞,哪里还有半点伤痛悲愤的模样?

那些群众又不是眼睛瞎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朱红玉一听到郝建答应赔钱,立刻就喜上眉梢,这副姿态落在众人的眼里会产生怎样的效应,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朱红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了郝建的圈套之中。

但这也不能怪朱红玉,要怪就怪郝建太妖孽,太睿智了,深谙人性的他,完全把朱红玉和孙凌云吃得死死的。

朱红玉自己也没有想到郝建竟然会这么容易就松口,毕竟这件事情就算闹到法院那里去都是他们的错,与舒雅集团没有半毛钱关系。本来朱红玉也只是打算来碰碰运气,却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郝建这个傻老帽、冤大头,直接就答应赔钱给他们,这一下子太高兴了,就不禁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给暴露出来了。

郝建早就吃准了朱红玉会如此,所以故意这么说,为的就是引朱红玉露出破绽,结果果不其然朱红玉上当了。

此时,梁文耀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万分的恐惧,这个家伙太可怕了!这样深沉的心机与城府,他到底活在怎样的恐怖世界?

看着郝建那嘴角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梁文耀仿佛看到了恶魔的微笑,两条腿略微有些打颤。

“一百五十万吗?这么少啊?我还以为你们会多有点的,唉,也怪我,竟然想要用金钱来衡量你们对女儿逝去的悲痛与难过,你们的女儿已经去了,就算我给你们再多的钱也是无济于事的。”郝建重重的叹了口气,很是装模作样的说道。

陈芝烟等人都傻眼了,这尼玛是脑残吧?竟然还嫌别人要的少?你丫是有多有钱啊?多到都准备随时送人了吗?

就连陈芝烟也是不明所以,不知道郝建想要干什么。

而此时的孙凌志听到郝建这么说,也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眉头略微一皱,表情有些狐疑。他可不比朱红玉和孙凌云,他是有脑子的,会说这个话的,要么就是嫌钱多,要么就是脑子有病。

然而,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会嫌钱多的,所以只有后面一种可能,而经过之前发生的事情,孙凌志并不相信郝建会是脑子有病,那么这就衍生出第三种可能这是个陷阱!

而此时,朱红玉和孙凌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了郝建的陷阱,朱红玉听到郝建这么说,以为郝建真的是因为良心发现心生愧疚打算赔多点钱,所以为自己这么急着开口而感到懊恼不已,脸上随之浮现后悔的表情。

而孙凌云也是生气的推了朱红玉一下,斥道:“你说你这么嘴快干什么?”

“我。”朱红玉有些不知所措,大概犹豫了几秒钟,然后陡然开口。

而就是这一次开口,就彻底的坏事了!

朱红玉说的是:“那你给多点钱吧?你给多点钱我们就不难过了!”

梁文耀嘴角挂着冷笑,因为他知道,这一家子蠢货已经输了,被郝建彻底的玩死了。

就连孙凌志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自己这个弟妹是哪根筋不对,这种话怎么能说得出口来?

“畜生!”

“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父母,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行啊,我总算是看出来了,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是奔着钱来的,至于女儿死不死的,他们压根就不在乎!”

“利用自己女儿的死讹诈无辜商家,这一家真是******道德沦丧,猪狗不如!”

“我看没准这一切都是他们捏造出来的,目的就只是为了骗钱罢了!”

“依我看,这一切都是骗局,是他们自己逼死了自己的女儿,然后找了个借口逼商家赔钱!”

“这不能吧?”一人还是不太相信有人会这么心狠。

“怎么不能,这样的父母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你难道没有看到他们刚才在得到有钱赔的时候脸上笑得有多灿烂吗?”

那些群众们全部都在声讨朱红玉和孙凌云,为他们的行为而感到不齿。

而此时,郝建的嘴角也不禁缓缓的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真是。好算计啊!”陈芝烟从身旁走了过来,对郝建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陈姐,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大老板弄出来的?”那些员工们有些吃惊,可是他们明明看到是朱红玉夫妇自己说漏嘴的啊。

陈芝烟微微一笑,道:“废话吗不是,如果不是这个阴险的家伙主动示弱,让他们放松警惕的话,他们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露出马脚?”

这一下,众人便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原来一切都在郝建的算计之中。

他们刚才还以为郝建打算认怂服输了呢,却没想到原来郝建一直将朱红玉夫妇玩弄于鼓掌之间。

“别那么轻易就高兴,好戏还在后头呢,等看了后面的好戏,你们再笑也不迟。”郝建面露古怪的笑了一下,朝着朱红玉他们走了过去。

见状,陈芝烟也是哭笑不得,在心里为朱红玉他们祈祷,因为她知道,郝建这是要把朱红玉他们往死里整了。

而听到群众的指责,朱红玉和孙凌云都有些心虚,但此时一想到马上他们的钱就要到手了,也就不在乎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