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真相败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红玉飞扬跋扈的冲着群众吆喝:“关你们他么的屁事?这是老子的家事,要你们来多嘴了?都给老娘滚犊子!一群杂碎!”

不得不说,朱红玉这一手过河拆桥玩的漂亮,刚才要找郝建坑钱的时候,就不断让群众帮她声讨郝建和舒雅集团。

现在看到钱到手了,马上就把这些民众们都给踹了!

“就是,一群死穷逼,是看到我们马上有钱了眼红的吧?”孙凌云嘿嘿嘲笑道,看到群众们越愤怒,他就越开心。

而此时那些群众们已经是火冒三丈了,感觉他们都被朱红玉和孙凌云利用了,而且利用就算了,更主要的是他们还被欺骗了感情!

他们同情了朱红玉夫妇,结果到头来发现这夫妇二人根本就是灭绝人性!

“那你们看,我赔偿多少才好?”郝建继续示弱的说道。

“不要赔给他们!他们不配拥有这笔钱!”一个大妈吆喝道,刚才就是她骂郝建骂得最凶,现在却反而站出来替郝建说话了。

郝建故意作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这怎么行呢,这都是我们集团的错,是我们集团没有考虑周到所以才害死他们的女儿。下回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应对。”

“怎么应对?”陈芝烟很配合的问了一句。

“让她把首饰偷走啊!这样的话就不用死人了啊!”郝建很天真的说道。

“可是老板,那条首饰价值几十万啊,让她偷走那我们集团不就无缘无故损失了几十万了吗?”陈芝烟很惊讶的说道。

“你说你是不是傻?被偷条首饰才没了几十万,可老子现在就要赔一百五十万了,这就是你当初不让她把东西偷走的代价!我告诉你,这都是你害的,谁让你抓住那姑娘了?她偷你不会让她偷啊?害老子平白无故损失了这么多钱,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郝建严厉的说道。

“老板,你别这样,我。我不是故意的!”陈芝烟顿时带着哭腔哀求道,这演技,也没谁了。

“老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还有一个病重的爸爸在家要照看,全家的担子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你如果把我辞退了,我们一家会饿死的啊!”

那些人看到陈芝烟如此的狼狈可怜,却也不禁心生愧疚,因为他们都知道,是他们把陈芝烟害成这样的。

他们轻信朱红玉的谗言,却冤枉了陈芝烟这个真正的好人,害得陈芝烟这个好人被辞退,而朱红玉和孙凌云这两个坏人却得到了巨额的赔偿,这都是他们害的。

那些围观群众们心里都是沉甸甸的,每个人都像是做错了事情似的,纷纷低着头。

这就是郝建想要看到的效果!让这些愚昧轻信他人的民众内心受到煎熬,这是他们应有的惩罚!

“小哥,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错信了他人,这个小姑娘真的没有错,你别开除她!”那个大妈为陈芝烟求情道。

郝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大妈,你这是要闹哪样啊,,刚才骂她最凶的是你,现在转头又说不是她的错?”

“我。我刚才不也是因为被骗了嘛。”那个大妈一脸尴尬的说道。

“少他妈理会这些个傻球,赶紧赔钱,三百万!”朱红玉直接狮子大开口的道。

“哦,那我给你开张支票吧。”郝建傻乎乎的从怀里取出一张支票簿,似乎准备给朱红玉他们签上一张支票了。

“小哥,千万别上当啊,他们是在骗你的钱啊!”看到郝建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掏钱了,一个大爷顿时气得跳脚,心中腹诽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单纯的人,没看出来对方是故意在坑他吗?

这要是让郝建知道这大爷此时的想法,估计他半夜睡觉都会笑醒,单纯?呵呵呵呵呵。(此处省略一万个呵。)

“怎么会呢?他们都是受害者的家属,不是你们说的嘛,无良商家赶紧赔钱。”郝建故作疑惑的问道。

那些群众们是又急又气,想要开口制止郝建,可是郝建压根就不听他们的,气得他们是面红耳赤,一个个抓耳挠腮。

看到这些群众被郝建逗得跟上蹿下跳的猴子似的,陈芝烟也不禁噗嗤一笑,心中再一次确定,这个家伙,果然是不能得罪啊。

郝建开好支票,准备递过去,而这个时候,孙凌云便是一脸激动的冲出来准备接郝建的支票。

见状,郝建却突然将支票给收了回来,就在孙凌云以为郝建要耍赖,正准备呵斥郝建的时候,却见到郝建说道:“这张支票,该由谁来拿呢?”

孙凌云不耐烦的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给孩子的父亲啊!”

“哦。”郝建傻愣愣的点了一下头,然后竟然直接丢下孙凌云朝着孙凌志走了过去,然后将支票递给了孙凌志:“拿好支票,好好厚葬这苦命的娃儿,节哀顺变!”

众人都惊呆了,孙凌云才是那女孩的亲爹啊,郝建把支票给孙凌志的大伯算是怎么回事?

“你小子是不是脑残,我才是她爹!”孙凌云怒吼道,心中暗骂郝建是个脑残货。

孙凌志也一脸尴尬的扭过头去:“我不是那女孩的爸爸,我是他的大伯!”

“不能吧,刚才我看了一下那女孩,发现她的下颚骨很宽,而她妈和你弟弟的下颚骨都很窄,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活,这是不应该的。而你的下颚骨和那女孩倒是很像。”郝建笑眯眯的打量着孙凌志,显然这家伙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孙凌志顿时一皱眉:“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就说我是她的父亲?这有可能只是凑巧而已,你这挑拨离间的手段未免也太粗略了吧?”

“光凭这一点当然无法推断出她是你女儿,这也的确很有可能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只是个凑巧而已。但你弟和弟媳都是双眼皮,你侄女和你都是单眼皮是凑巧?你弟弟和弟媳都是扁鼻子而你和你侄女都是高鼻梁是凑巧?”

“你弟弟和弟媳是宽额头,你和你侄女是窄额头;你弟弟和弟媳是直发,你和你侄女都是天然卷,这还是凑巧?最后,你先天一只耳朵失聪,你侄女也一只耳朵失聪,这他妈你再告诉我是凑巧?”郝建有条有理的分析道。

孙凌志已经震惊了,这个家伙是在什么看出来自己有一只耳朵是聋的?

“别这么惊讶,我是个中医,中医里头讲究的望闻问切,所以只要我看上一眼,就能知道你身上有哪些毛病!”郝建略显得意的说道。

而听到郝建这么说,孙凌云也似乎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剧情正在以他无法接受的情况转变。

这时候,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以往的猜忌是有理有据的,原来不只是自己觉得女儿不像自己。孙凌云一直都觉得女儿长得不像自己,反倒是与自己大哥有着几分相似,因此孙凌云越看自己那个女儿越不顺眼,也曾经因为这个问题问过朱红玉,而朱红玉给出的答复却是,孙凌志和他是两兄弟,本来就相似,孙凌云会觉得女儿像孙凌志不过是他的错觉罢了。

孙凌云也当时也没怎么往心里去,但是如今听到郝建这么一分析,他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真的很不对劲。

旋即,孙凌云便对朱红玉投去审视的目光,而这个时候,朱红玉却是很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与孙凌云对视。

见状,孙凌云顿时两抹眉毛紧皱在一起,心中也不禁有了不祥的预感。

“一个两个可以称之为凑巧,但如果样样都相似的话,那就不是凑巧,而是遗传了!”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孙凌志,一副已经完全看透他了的模样。

孙凌志顿时浑身一紧,咬牙切齿的看着郝建,因为此时他也察觉到那些亲朋好友,乃至于自己弟弟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暧昧了。

“信口雌黄,我侄女都摔成那样了,我就不信你还能看出她长什么样来!”孙凌志怒哼道,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承认自己真的和朱红玉有一腿。

“信口雌黄?敢不敢拿你侄女的DNA到医院去比对,如果她不是你女儿,我直播吃翔!”郝建冷笑说道,而后转头望向群众:“你们都把手机相机什么的拿出来,好好的拍拍我,没错,这话就是我说的,如果我说错的话,不但我吃翔,我带着我们集团董事长一起吃翔!”

众人一片哗然,郝建这口气真不是一般的大,但口气大,也就代表着他真的有十足的自信。

闻言之后,孙凌云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郝建越是自信,他就觉得事情越是朝着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你以为我弟弟会相信你吗?他才不会轻信你的谗言!”孙凌志却也是很没底气的说道。

孙凌云没有说话,但从他的表情上来看,可以清楚的看出他已经信了。

“可如果他闻到他老婆身上有着你今天早上才刚刚在她身上留下的古龙香水味的话,估计也就相信了。”郝建呵呵冷笑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