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家门不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PS:新的一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合家欢乐!以前帅帅每天三更六千字,现在每一张的字数是三千字,两更也是六千字,最近很忙,年后抽时间爆发一下,感觉这么长时间,大家对帅帅的支持!真心感谢每一位书友,无论是订阅、打赏或者投票的书友,感谢大家!

…………………………

“什么?”孙凌志倒吸了一口冷气,却也是震惊无比,郝建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他的鼻子是狗鼻子吗?

闻言,朱红玉也是瞬间面如死灰,她今天在来这之前,的确是去找过孙凌志的,至于找孙凌志干什么,那自然就不用说了,反正就是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孙凌云也怒了,一把抓住朱红玉的衣裳,整个人凑过去闻,想要从朱红玉身上闻出点什么来。

“孙凌云,你干什么?你该不会真的相信这小子的胡说了吧?”看到孙凌云这样,朱红玉和孙凌志都慌了。

但孙凌云却不鸟他们,依旧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片刻之后,孙凌云抬起头,那双眼像是快要冒出火焰来了,极其慑人的盯着朱红玉:“这古龙香水味,是从哪里来的?”

孙凌云是个工人,他可没有钱给朱红玉买香水,而且他也没见过朱红玉用香水。但如今朱红玉身上的味道,分明就是香水味!

“别着急,等你看过你老婆为了讨厌你大哥穿得情趣内衣之后再来大发雷霆也不急啊。”郝建继续笑着说道。

而听到这话的孙凌云,瞬间便如同炸了毛似的,整个人都疯狂了,一把抓住朱红玉的衣领就要把她当场给剥了!

“孙凌云,你疯了?这么多人!”朱红玉吓得尖叫连连,这大庭广众之下脱她衣服,她怎么说受得了?

但无论朱红玉怎么挣扎,最终还是被孙凌云给扒了,孙凌云虽然骨瘦如柴,但终究是个男人,力量不是朱红玉这个女人可以抗衡的。

果然,在朱红玉的大衣之下,的确有着一套性感内衣,那是黑色蕾丝三点式的,那款式别提有多诱人了,朱红玉的****都若隐若现了。

众人都不禁惊呆了,郝建还真是神了,他是怎么发现朱红玉穿着情趣内衣的?

而这时候,孙凌云却像是一头发怒的公牛似的,直勾勾的盯着朱红玉胸口处的一个吻痕,那个吻痕不是他弄上去的,那就代表弄上去的另有其人!再结合郝建刚才所说,孙凌云不难知道这是谁干的!

朱红玉整个人脸色煞白,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会有什么后果了,浑身都在打颤,求助似的看着孙凌志。

而孙凌志却直接选择扭过头去,不看朱红玉,这个时候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见状,朱红玉也不由得呆住了,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情郎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她而去。

“贱人,贱人!”孙凌云怒吼一声,直接一巴掌把朱红玉给拍翻在地上。

朱红玉脑袋撞在地上,整个人当初就蒙圈了。

“你这****,在我面前都没有这么风骚过,现在竟然穿着这么不要脸的内衣去勾引别的男人?”孙凌云恨得咬牙切齿,也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倍受打击。

因为朱红玉从来没有这样对他殷勤过,却为了他大哥穿上了情趣内衣。

“你女儿前不久才刚死,你竟然就有脸去找你的情郎,你这个人尽可夫的****,你配当人家的妈吗?”孙凌云怒吼道。

“我不配?我不配你就配了吗?”朱红玉怒极反笑,捂着自己的脸瞪着孙凌云:“你就关心过她吗?我给你生过的几个女儿,哪个你正眼看待了?既然你都不在乎她们的死活,那我何必在乎?我就要到外面去勾男人,我宁愿给别人生个野种,也不愿意为你这窝囊废生子!”

“我草泥马!”孙凌云彻底的怒了,那拳头便是如同雨点般朝着朱红玉落下。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孙凌云的母亲大哭了起来,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原本是给自己的孙女讨个说法,结果竟然演变成这样的人伦残局。

而陈芝烟等人却都是冷眼旁观,一脸的戏谑,在他们看来,朱红玉夫妇这是自作自受!

但郝建却笑不出来,因为没人能理会他此时的心情,所有人都只在乎朱红玉和孙凌云,却没有人为那个逝去的生命而感到惋惜。

错在于朱红玉,在于孙凌云,也在于孙凌志,在于这些卑鄙无耻的大人们!但那个女孩子,她是无辜的!她只是不幸的被生下来,不幸诞生在那样一个卑劣的家庭,而后又不幸死去!

不过值得幸运的是,她永远都不用再继续受苦了。

“孙凌志,你还要旁观到什么时候,你还是不是男人?”朱红玉嘴角带血的对孙凌志怒吼道,此时她也豁出去了,反正事情已经败露了,干脆就拉孙凌志一起下水!

闻言,孙凌云瞬间转过头来,对孙凌志投去要吃人的目光。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凌志表情僵硬的道,此时他只想赶紧抽身。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朱红玉哈哈大笑,那鼻青脸肿的模样配上这疯笑,看起来就跟个神经病似的。“老娘给你生了三个儿女,分别是老三老五和这个死掉的野种,现在你装作不认识我?好好好,你们老孙家全他妈是一群畜生!”

“称呼你自己的女儿是野种,难道你就不是畜生了吗?”郝建冷嘲道,此时如果说在座的有谁是他最想杀掉的话,那无疑是朱红玉了。

人家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人家都说母性是最伟大的。

但朱红玉却让郝建看到她这个母亲有多么的卑劣,她不配被称之为母亲,她就是个畜生!一个该挨千刀的罪人!

“不爱她,就不应该生她,为什么要生她下来受苦?”陈芝烟生气的瞪着朱红玉,是朱红玉害死了那个姑娘,偷东西被打只不过是导火索而已。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朱红玉嘴角抹过一道轻嘲,压根就不把陈芝烟的话放在眼里。

陈芝烟那副嚣张跋扈的态度,直接便是惹恼了在座的群众,这他妈像是人话吗?

“孙凌志,你个杂碎,你敢睡我老婆!”而此时,孙凌云却已经抄起一根扫把朝着孙凌志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直接抡了起来。

“老二,你别听他瞎说,他这是挑拨离间!”孙凌志急忙喊道。

“挑拨离间?朱红玉都承认了,你还给我装?你给我死去!”孙凌云使劲的打孙凌志,仿佛想要将身上所有的恶气全部都给发泄出来似的。

“我去你的!”孙凌志也******火了,虽然他这跟熊瞎子似的的身材不怕孙凌云打,但孙凌云这样跟打孙子似的打他那谁受得了?孙凌志直接就抡起拳头朝着孙凌云的脸轰了过去。

孙凌云那身子骨能受得了,当即便是****趴在地上,脑袋撞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呻吟。

“哈哈哈哈,活该!你这没用的废物!”朱红玉幸灾乐祸的大笑了起来,就像那地板上躺着的不是她老公,而是她的仇人。

“老婆子你怎么了?老婆子你醒醒啊!”

而这时,看到自己两个儿子骨肉相残的母亲,也是当场昏了过去。那些亲戚们再也顾不上朱红玉他们了,手忙脚乱的把老人家给送去医院,连带着也把半残废的孙凌云给带上。

此时众人都没有从那震惊中回过神来,一个两个都是目瞪口呆的样子,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原本是来讨债的一家,到后来竟然会被揭露出这样的恶心真相。

“小子,快点把赔偿金给我!”这时候,孙凌志对郝建呵斥道,虽然他现在恨不得把郝建给活撕了,但为了那三百万的支票,他忍了!

这样也好,事情败露了之后,他就没必要再顾及孙凌云了,这些钱他和朱红玉平分即可,还能分的更多呢。

朱红玉也拖着那疼痛而沉重的身子走了过来,满是怨毒的看着郝建。

郝建不由得被逗乐了:“又恨我,又要我给钱,你们可真不是一般的贱啊!”

“我草泥马,你到底给不给!”孙凌志直接威胁道,这家伙显然也是个暴脾气,见到郝建还在那唧唧歪歪,顿时就火了,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般大,显得有些吓人。

“不给就打死他!”朱红玉神情恶毒的说道,郝建把他们整得这么惨,要是再不给钱,那他们就跟他没完!

郝建无奈的耸了耸肩:“那还真是抱歉,我是真的没办法把钱给你们,这也不是我个人的意思,而是大家伙的意思,是吧各位?”

“没错!”

群众们一起高呼了起来,都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朱红玉和孙凌志。

“你们看吧,他们都不赞同我把钱给你们这两个人渣败类,所以,抱歉了。”郝建当众将那张支票嘶啦一声给撕掉了。

而在这个瞬间,朱红玉和孙凌志都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