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神医不是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梁笑棠当场石化了,这个混蛋竟然也在这里?怎么自己哪里都能遇到他?

现在梁笑棠最恨的人是郝建,最害怕遇到的人也是郝建,技不如人,在郝建面前感觉自惭形秽啊。

“梁神医,这小子不但说你是他的手下败将,还说他是梁王孙的徒弟,你说好笑不好笑?”陈子凡哈哈大笑,自以为自己很幽默。

而这个时候,梁笑棠便对陈子凡投以杀人般的目光:“很好笑吗?”

陈子凡觉得好笑,可梁笑棠却不觉得好笑,因为他真的是郝建的手下败将。

看到梁笑棠脸色阴沉,陈子凡也不由得一呆,忙道:“梁神医,这不是我说的,是那小子说的!”

虽然陈子凡看起来是梁笑棠的雇主,但陈子凡知道梁笑棠可不是好惹的,他救过不少人的命,其中有不少人无论在权势还是地位上都要远胜他们家。如果梁笑棠真打算要对付他们家的话,只需要动一动嘴就会有一大帮子人争先恐后的出手。

毕竟现在这个年代,人人都怕死,谁都希望能够招揽一个神医,在关键时刻能够给予帮助。

而且更加主要的是,梁笑棠除了是神医之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而这一重身份,才是他真正忌惮。

“我问你,你觉得好笑吗?”梁笑棠咄咄逼人的问道,那眼睛像是要喷火似的。

而陈子凡和陈德修都已经懵逼了,不知道梁笑棠这是哪根筋不对,怎么一来就找他们的茬儿。

“我问你!”梁笑棠怒吼道,像是个疯子似的。

他现在的确是气疯了,本来输给郝建就是他毕生的耻辱,而陈子凡竟然还以此说笑,他怎能不气?

陈芝烟和陈德兴也都惊呆了,不知道这梁笑棠是怎么回事,怎么跟个精神病似的。

“不…不好笑!”陈子凡连忙摇头,都已经被梁笑棠这个模样给吓呆了。

“不好笑你笑什么?”梁笑棠再度怒吼道,似乎是不打算要轻饶陈子凡了。

“那…好笑?”陈子凡试探性的一问。

“我笑你麻痹!”梁笑棠怒火难填,直接一巴掌朝着陈子凡的脸上挥了过去。

陈子凡当场被打懵了,他都快哭了,笑不是,不笑也不是,那自己是笑还是不笑,您倒是给个准话啊!

“梁神医,我儿子哪里得罪您了,您说出来,我一定让他改。”陈德修连忙赔笑道,可不敢得罪梁笑棠。

“改?我改你妈个头!”梁笑棠直接火了,一脚踹在陈德修的肚子上,将陈德修踹倒在地上。

“爸,你没事吧?”陈子凡连忙去搀扶陈德修,而后愤怒的瞪着梁笑棠:“梁笑棠,你他妈疯了?我们哪里得罪你了?”

“你们取笑我,还说没有得罪我?”梁笑棠一脸恨意的道。

“取笑你?我们什么时候取笑你了?”陈子凡和陈德修都傻眼了,他们压根就什么也没说好吧?

“你们明知道我输给了他,却以此调侃我,还说不是在取笑我?”梁笑棠怒极反笑,脸色阴狠。

而陈子凡和陈德修听到梁笑棠这么说,瞬间就傻眼了,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梁笑棠竟然真的输给这家伙了?这家伙果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是比梁笑棠还要厉害的神医?

如果不是梁笑棠亲口所说,陈子凡父子俩都不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输给他那是老子的事,关你们屁事,用得着你们评头论足?你们******算什么东西?”梁笑棠恶狠狠的道,他以为陈子凡和陈德修是早就知道自己输给郝建的事情故意刺激他呢。

“梁神医,你误会了,我们真的不知道你输给了他啊。”陈德修语气愁苦的说道,知道梁笑棠是误会了。

“你还说!”梁笑棠目眦欲裂,抬起腿就又想要踹陈德修了。这家伙竟然敢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德修连忙缩成一团,浑身颤颤巍巍,不敢再说话了。

“两个傻逼东西,请了这个王八蛋还请我,成心消遣我是吧?”梁笑棠冷哼道,显然对郝建怨气颇深。

“喂喂喂,我还在这儿呢。”郝建不爽的道,这个梁笑棠竟然当自己的面说骂自己,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梁笑棠回过头去狠狠的看着郝建:“郝建,你别得意,虽然我输给你一次,但在下个月的中外医术交流会上,我一定会击败你!你够胆接受我的挑战吗!”

“手下败将,何惧为惧?”郝建满不在乎的道。

见到郝建如此的得意,陈子凡等人也都是惊呆了,这家伙未免也太嚣张了吧,怎么说梁笑棠也是当代最年轻的神医啊!

“好好好…”梁笑棠脸色阴沉,连道三个好,对郝建竖起了大拇指:“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中医!我希望你可以把你的师傅梁王孙也给叫上,让他看看他的徒弟是如何败在我的手下!”

梁笑棠这句话直接就是如同重磅炸弹,唬的陈子凡等人是一愣一愣的。这家伙竟然真的是梁王孙的徒弟?

陈芝烟和陈德兴也不禁面露惊骇,他们本来一开始都对郝建存在某种怀疑,陈德兴甚至以为郝建是在吹牛,直到梁笑棠说出了实情,他们才意识到,郝建真的很牛逼!

“等你赢了我,我亲自带你到我师傅面前,让你羞辱他!”郝建疾声道,显得无比自信。

“我等着!”梁笑棠冷哼道,然后转身便走。

“梁神医,你还没替我们治病呢。”陈子凡急忙喊道。

梁笑棠冷冷的看着陈子凡:“你们都请了他了,还请我做什么?”

说完,梁笑棠就不理会已经目瞪口呆的陈子凡和陈德修,转身便走。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陈芝烟父女俩都傻眼了,他们也以为郝建只是略懂医术而已,却没有想到连梁笑棠这样的神医都败在了他的手里。

陈德兴也不禁眉飞色舞,心中暗自高兴自己没有看错人。

他早就知道郝建不是寻常人,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而陈子凡和陈德修此时脸色很难看,看着郝建的眼神带着畏惧。连梁笑棠那样身份的人都被郝建给羞辱了,他们哪里还敢和郝建叫板?

梁笑棠背景如此的深厚,如果郝建只是一个无名小卒的话,对方动动嘴就能够弄死他了。

而现在郝建还好好的活着,这就足以说明了一切,不是梁笑棠不想杀他,而是梁笑棠杀不了他。

“爸,我们走吧。”陈子凡小声对陈德修说道,他已经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了,郝建肯定是在扮猪吃老虎,绝对不可能只是普通人物。

光是梁王孙徒弟这个身份就够他们喝一壶了,人家梁王孙可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连国家领导人都对其客客气气的,别说是他们了。

如果他们真的对郝建怎么样的话,那梁王孙怪罪了下来,那他们就倒霉了。

“嗯。”陈德修也急忙点了点头,知道今天这事是没希望了,呆在这里也没意思。

“慢着,我让你们走了吗?”郝建突然目光一转,牢牢的将陈子凡父子俩锁定住。

陈子凡父子俩顿时脸色一变,有些不自然的看着郝建,心中有些忐忑。

“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我给老爷子看好病还有话和你们说。”郝建指着陈子凡二人说道,言辞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陈子凡和陈德修面面相觑,而后都不禁露出了一丝惨笑,他们知道郝建是没打算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了。

“老爷子,我给你瞧瞧?”郝建询问道。

“那就有劳了!”陈德兴点了点头,笑得很开心。

郝建便着手给陈德兴号脉,又让陈德兴把舌头吐出来让他看看舌色,最终神色便有些凝重了。

看到这里,陈芝烟不由得有些紧张了:“怎么样,我爸他病的很重吗?”

“这…唉…”郝建有些欲言又止。

见状,反倒是陈德兴坦然的多,笑道:“郝建,你但说无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能承受。”

郝建这才开口说道:“老爷子你的身体机能已经坏死了七成以上,这估计和你的心态有关,你长期处于焦虑和悲观的心态,加速了病情的恶化。如果我不给你治病的话,你顶多就两年能活!”

“什么?”

听到这话,陈芝烟也不由得一惊,她虽然知道她父亲病得很重,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病的如此之重,竟然只有两年的时间了。

而陈子凡和陈德修听到这消息却是一喜,陈德兴竟然这么快就要挂了,那等他死后,这地皮肯定会落在陈德兴的手上。陈德兴那么笨,到时候没准他们能够以更低的价钱从她的手里买走那块地。

听到郝建这么说,陈德兴脸上却还是很平静,笑问:“那如果你救我的话,我能活多久呢?”

“十年!也只有十年了,十年一过,即便是我,也回天乏术了。”郝建叹气道。

“不会的,你不是神医吗?连梁笑棠都输给了你,你一定有办法救我爸的对吗?”陈芝烟抓住郝建的手就死活不肯松手,哀求似的看着郝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