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女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也是面露苦笑:“我虽然是神医,但我终究不是神啊,生命的循环往复,岂是我能够决定的了的?”

闻言,陈芝烟彻底呆若木鸡,跟丢了魂似的,半晌都无法回过神来。

陈德兴拍了拍陈芝烟的手背,笑着安慰道:“别这样,能够再赚八年,我已经知足了。本来我以为自己活不久了,没想到还有十年的时间,这十年我能做很多事情了,今年我五十五了,再十年就是六十五,也差不多了。”

陈芝烟扑到陈德兴怀里,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爸,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如果不是我嫁给了孙仁耀,如果我不是败光了家业,你就不会怒火攻心,郁郁成疾,这都是我的错!”

“爸爸的身体是长年累月的不规律生活导致的,与你无关。”陈德兴摇了摇头,溺爱的抚摸着陈芝烟的脑袋。

而后,陈德兴抬起头,望着郝建,诚挚的道:“郝建,你也知道我活不长了,念在咱们相识一场,老爷子求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替我照顾好陈芝烟。我也不要求多的,只要让她吃饱穿暖别受委屈就好了。”

“放心,交给我吧!”郝建重重的点了点头,就算陈德兴不说,郝建也会照顾好陈芝烟,毕竟这不过是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旋即,陈德兴便像是了无遗憾似的,转头望向陈子凡父子,沉声道:“我把那地皮卖给你们!”

闻言,陈子凡和陈德修顿时一喜,本来他们还以为这件事情已经没戏了,却没想到陈德兴突然来这么一出。

“老爷子,你不能这么做。”郝建突然开口道,他知道陈德兴想干什么,但他事先已经调查过了,陈子凡父子根本就没打算要给钱他,一切都只不过是阴谋和算计而已。

听到郝建开口,陈子凡和陈德修虽然恨得牙根痒痒,却又不敢吱声。

陈德兴顿时一怔,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吗?”

“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打算要给钱,他们昨天以你的名义找别人借了二十亿,一旦你把合同给签了,他们立马就会通知债主上门找你讨债,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到时候你不给也得给。另外他们之前承诺给你的百分之五的股份也是假的,他们的公司连年亏损,早就被其他集团给收购了,从始至终,他们就没打算向你们支付一分钱!”

闻言,陈德兴瞬间便震惊了,那双眼眸一下子就瞪得浑圆,朝着陈子凡父子俩望去。

而此时,陈子凡父子俩却也是一副犹如见了鬼的模样,他们都不知道郝建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除了他们和债主之外,再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了,郝建是怎么知道的?

而看到陈子凡和陈德修是这样的表情,陈德兴立马就意识到郝建说的是真的,这两个畜生,真的打算要坑害自己。

“好好好,你们真是我的好弟弟好侄子啊!”陈德兴没有想到,都已经到这个份上,陈子凡父子俩竟然还要坑害他。

陈子凡和陈德修已经完全惊呆说不出话来了,以至于听到陈德兴的控诉都没有反应。

郝建看着此时显得很滑稽的两父子,冷笑道:“是不是觉得很惊讶,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件事情?”

陈子凡和陈德修都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期盼已经说明了他们的确很想知道。

他们的计划本来应该称得上是万无一失的,郝建是怎么知道的。

“错就错在你们找错人了,你们不该去找刘日照的,因为刚好我就认识刘日照,而又刚好刘日照又很怕我,所以我只是稍稍的调查了一下你们,就把你们的底细给摸得一清二楚了。”郝建冷笑的说道。

闻言,陈子凡和陈德修终于明白,原来是刘日照出卖了他们,但令他们震惊的是,郝建竟然会说刘日照害怕他?

刘日照可是花市的地产大王,连他都害怕郝建,那郝建的身份该有多么的可怕?

“对自己的亲兄弟你们都能这么狠,看来你们的心还真是被狗给吃了啊。”郝建缓步的朝着陈子凡父子俩走了过去。

“你想干嘛?”陈子凡紧张的看着郝建。

“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敢侮辱我师傅,我就要打断你的腿,现在我要履行我的承诺了。”郝建狞笑道。

郝建一把揪住陈子凡的喉咙,把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爸…救…救命!”陈子凡艰难的说道,像是被掐住喉咙的鸭子似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郝建先生,我们知道错了,给我们一个机会吧…”陈德修快步迎了上来,准备给陈子凡求情。

但郝建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反手就是一巴掌过去,直接把陈德修给拍飞了出去。

“嚣张,是需要资本的,但是很显然,你们并没有这样的资本!”郝建面无表情的道。

“大哥,救救陈子凡吧,他也是你的侄子啊!”陈德修彻底绝望了,转而屈辱的向陈德兴求助。

陈德兴的脸上也不禁抹过一道快意的笑容:“你不是我的弟弟,他也不是我的侄子。”

陈德修表情顿时一僵,他自然知道陈德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不打算管他们了。

“砰!”

郝建一把将陈子凡重重摔在地上,这一下直接是让陈子凡晕乎乎的半天都爬不起来。

而这时候,郝建便是一脚跺向陈子凡的膝盖。

“嗷!”

陈子凡霎时间暴喝一声,整个人瞬间跟抽了筋似的浑身绷紧,那凄厉的叫声瞬间划破整个医院。

“年轻人要懂点礼节,要不然会吃亏的。”郝建拍了拍陈子凡那张狰狞抽搐的脸说道,而后一脚朝着陈子凡的脸上踹去。

砰!

陈子凡的脑袋撞在地板上,旋即叫声便是戛然而止。

“终于是清静了。”郝建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

“子凡,子凡你没事吧子凡!”陈德修急忙扑了上来,抱住自己生死未卜的儿子,霎时间整个人如同苍老的几十岁似的。

“放心,我没杀他,只是废掉他而已,毕竟你自己也说了,你是老爷子的弟弟嘛。我多少都得给老爷子点面子的不是?”郝建笑呵呵的说道,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能气死人!

陈德修咬牙切齿的看着郝建,那副模样,仿佛是恨不得将郝建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我很讨厌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要是继续这样瞪着我,我想我不得不挖掉你的眼睛了。”郝建耸了耸肩,作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闻言,陈德修急忙收敛心神,低下了头,不敢继续瞪着郝建了。

郝建既然敢当众伤他儿子,那就代表他真的不在乎法律,挖他眼睛也自然不在话下,对于这样的狠人,陈德修还是觉得自己不要招惹比较好。

“啧啧啧,你看你多没立场,我叫你别瞪你就不敢瞪了,就你这怂恿还打算给自己儿子报仇啊?你有那资格吗你?”

陈德修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太他妈憋屈了!

“好了,我也不逗你了,赶紧滚吧,顺带着把医药费也给结了。”郝建不耐烦的对陈德修摆了摆手,那副模样,就好像在驱赶恼人的苍蝇似的。

陈德修满是耻辱的扛起了陈子凡,狠狠的瞪了陈德兴父女俩一样,这才悻悻的离开。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却始终不敢往郝建那个方向看上一眼。

“真不好意思啊郝建,让你见笑了。”陈德兴一脸歉意的说道,此时的陈德兴表情也不太好看,若非情非得已,谁也不想骨肉相残。

“没关系老爷子,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什么都见过了,也就不足为奇了。”郝建摆了摆手,被这过分的他都见过。

陈德兴微微苦笑一下,这才平复自己的心情,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了,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情?”郝建吃惊的问道。

陈德兴看了看郝建,又看了看陈芝烟,道:“既然你也不是外人了,我也就直说了。我打算把那块地给卖掉,然后所得的钱给你和芝烟。”

他是百分百相信郝建的,以陈芝烟对郝建的喜爱,她是绝对不可能隐瞒家里有块天价地皮这样的消息的。而从郝建刚才的议论中,陈德兴也听出来郝建已经知道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只怕都恨不得他这样的老东西早点死掉,因为只要他一死,那么剩下陈芝烟一人,只要用点甜言蜜语,把那地皮骗到手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但是郝建却没有那么做,他选择延长自己的寿命,让自己再活十年,这样郝建就晚十年得到那块地皮。

这也就代表郝建根本就不贪图他的钱,既然郝建会做,那么他自然也要会做!

“不是,你给陈芝烟我可以理解,你给我做什么啊?”郝建哭笑不得的道,他终究是个外人吧。

“诶…话不能这么说,你都已经和陈芝烟在一起了,以后就等于是我女婿了,给她给你不都是一样吗?”陈德兴说道。

“女婿?”郝建顿时哭笑不得,求助似的看着陈芝烟。

陈芝烟也不禁俏脸绯红,有些怨愤的道:“爸,你在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郝建是我的男朋友了?我和他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已。”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