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让他求我进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孔孝真缓缓戴上白手套,手里扶着一根造价不菲的权杖,缓缓走入场中,自始至终嘴角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风度翩翩。

与此同时,另外一辆车队也走下来一人,黑色西装,白色围巾,面容孤傲,眉宇间透着一丝迫人的英气。

“梁建坤也来了?”人群中再起骚动,而此时,无论男女,都对梁建坤投去了惧怕的目光。

不是因为梁建坤长得不帅不讨女人喜欢,而是在贵圈的人都知道,梁建坤这人心狠手辣,他之前的种种事迹,让女人们不敢靠近他。

因为在她们所有人的眼里,梁建坤就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猛怪兽,谁都不敢打他的主意,无论是哪方面。

而梁建坤也不在意,昂首阔步的走入场中,不怒而威,气场宏大,压得在座不少青年才俊都不敢抬起头来。

“来了?”孔孝真从服务生那里拿来两杯酒,递给了梁建坤一杯。

梁建坤淡漠的看了孔孝真一眼,接过了酒杯,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给他敬酒的,而孔孝真恰好有这个资格。

“花市四少,就来了我们两个,还真是寂寞啊。”孔孝真调侃着道。

“何长欢在国外,而百里湛那种蠢货,你想见吗?”梁建坤冷哼道。

何家年轻一辈中没有能够与孔孝真以及梁建坤并肩的人物,何长欢虽然也是四少之一,但却已经年近四十了,都能称得上是孔孝真和梁建坤的长辈。说起来,还有点脸皮厚的感觉,不过没办法,谁让何家没有个优秀年轻人能站出来撑台面呢?无奈之下就只能让何长欢出来了。

而至于那个百里湛,那就是一个奇葩,四少之中唯一一个不像少爷的家伙,一个被称之为“传说中的废人”的怪胎!

听到梁建坤这么说,孔孝真也不禁莞尔一笑,“你还在记恨他喝醉酒吐在你身上的那件事?”

闻言,梁建坤顿时对孔孝真投去杀人的目光,这是他人生中的一件糗事,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他对于4的恨意丝毫不亚于郝建。

孔孝真耸了耸肩,面带微笑道:“你别这么看着我,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梁建坤这架势吓唬吓唬别人还行,对于同样身为四少的孔孝真来说,那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但由此也能看得出来,四少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

梁建坤也知道孔孝真不怕他,旋即便是不爽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你说,今天他会不会来?”孔孝真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这样的聚会,他有什么资格来?”梁建坤冷笑道,他自然知道孔孝真说的是郝建,在他看来,郝建就一个土鳖,对商业一窍不通,而今天聚集在这里的都是商业精英,各方巨亨,郝建有什么资格来?他来干什么?自取其辱?人家聊金融,聊企业文化,他懂?

这时,郝建牵着舒雅的手从边上经过。

旋即,梁建坤的眉毛便是狂跳不止,这尼玛的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看,他不是来了吗?”孔孝真笑呵呵的走到梁建坤的跟前,一双如毒蛇般的目光紧盯在郝建的身上。

显然,两人对郝建都是恨之入骨,当初发生的事情至今还历历在目。

身为万众敬仰的大少,却被人打脸作为侮辱,这是奇耻大辱,无法容忍!

要说现在世界上谁最恨郝建,那么无疑是孔孝真和梁建坤了。

“他怎么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峰会?”梁建坤满脸煞气的道,浑身都在哆嗦,他和郝建在同一个地方出现,那么别人会议论什么?

会说他被郝建打过!说他不过是郝建的手下败将,说花市四少其实是狗屁不如!

郝建就是他命中的克星,如果不出现在这里什么事都没有,但他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钻出来了,在所有人面前再度无形的羞辱了他一番。

“应该是他未婚妻的原因吧。”孔孝真推测道,而后对身边的一人嘱咐道:“让人拦住那小子。”

“拦住他?你以为光凭你们这几个废物就能拦得住他吗?”梁建坤面露不屑的道。

“那也总得试试,不然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踩我们的脸吗?”孔孝真阴沉一笑,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这锦绣山庄的老板我认识,我相信他会卖我这个面子的。”

“你好,我是受邀参加峰会的来宾,我叫舒雅,麻烦你在名单上找一下我的名字。”舒雅对那门口管家模样的中年说道。

那管家看了一下名单上的名字,而后点了点头,对舒雅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这边走!”

“你可以进去,但他们不能进去!”可就在此时,一个冷笑声,便是从不远处传来。

郝建他们同时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顿时便看到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头发有些灰白,体型微胖。

“老板!”管教微微颔首,神态显得很恭敬。

“嗯。”中年淡漠的应了一声,一双轻蔑的目光落在了郝建等人的身上,他正是这个锦绣山庄的老板林元徽

自然,他是为了搞事而来,目的就是不让郝建顺利进入会场。

闻言,舒雅等人都不禁皱了皱眉:“为什么不行?之前明明说过不限制带家属入场的。”

舒雅也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了,连老板都出动来拦他们了,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别人能带,你们却不能。”林元徽冷笑道。

“为什么?”舒雅声音渐渐趋于冰冷,对方这根本就是在找茬,凭什么别人能带家属,就她不能?

而这时候,郝建却留意到远处二楼位置上站着的梁建坤和孔孝真,梁建坤在冷冷的注视着他,而孔孝真则是一脸的不怀好意。

霎时间郝建便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拦下了,嘴角也不禁勾起一道冷厉的弧度。

“没有为什么,我看你们不顺眼,行吗?”林元徽嗤笑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问为什么,真他妈脑残。

本身林元徽在花市就属于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比不上梁建坤和孔孝真等人,但也相差无几了,所以他并不怕郝建。

更何况今天他只是把自己的房子借给一个大人物而已,那个大人物在世界商业街很有影响力,如今将所有商业精英全部聚集在这里,针对世界金融进行商讨。

这个时候如果郝建敢在这里捣乱,那么对方肯定不会轻饶他的!

那位大人物可不比梁建坤这样的毛头小子,那是打个喷嚏整个华尔街就会抖一抖可怕存在,要弄死一个人,那就跟玩儿似的。

“你…”舒雅直跺脚,也被林元徽的无耻给气到了,此时她和若岚一样,都是脸上火辣辣的,因为现在周边的众人都以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他们。

“要么呢,你就自己进来,要么你就跟他们一起滚。反正我林元徽的宅邸,是绝对不允许贱民进入的!”林元徽神情刻薄的说道。

“你说谁是贱民?”此时若岚也恼了,她又没招他惹他,林元徽凭什么出口伤人。

“你不就是贱民吗?”林元徽鄙夷的打量了若岚和彤彤一眼,冷哼道:“别以为你们换了一件漂亮衣服就真的能脱胎换骨了,你们骨子里的卑贱早就暴露无疑,东张西望,落地有声,你们知道什么叫优雅吗?整个跟农民工进城似的,真是贱气逼人啊!”

此言一出,那些权贵们也都不禁哈哈嘲笑了起来,对若岚母子俩投去鄙弃的目光,甚至有人开玩笑问她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你…你欺人太甚!”若岚指着林元徽的鼻子,气得浑身都在打颤,她不就是不会像这些上流社会的装逼犯们走路装逼吗?至于这么侮辱人吗?

“欺人太甚又怎么样?这是我的地方,我说你能进你才能进,我说你不能进你就不准进!欺负你?你有这资格吗?”林元徽不屑的冷笑:“少废话,赶紧滚!要不然我就叫保安轰人了!”

“这个鬼地方,不来也罢!我们走!”舒雅此时却也是面色涨红,是她提议要带若岚母女俩来的,结果却害得她们平白无故的受辱,她心里是既愤怒又愧疚。

舒雅转身即走,而林元徽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脸上带着轻蔑之色。

可就在此时,一只手修长有力的手却一把抓住舒雅的胳膊,将她拉住。

舒雅一脸疑惑的看着旁人,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郝建微微一笑,淡定而从容:“都已经到这儿,哪里还有回去的道理?”

说起来,若岚母女俩会被林元徽侮辱还是他的错,如果不讨回来,那她怎么对得起这对母子俩呢?

“可是…”刚刚开口,舒雅就止住了,因为再说下去那就丢脸了。对方都已经说明了不让他们进,他们如果硬闯,不就显得太没品了吗?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先进去。相信我,一会儿,我会让他求我进去的!”郝建嘴角挂着一丝凌厉的笑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