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你是在求我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砰!”

梁建坤单手就捏碎了酒杯,眼神凶戾的有些慑人,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子身边总有这么多的贵人相助。

“等我在华夏的事情解决之后,我会前往英格兰一趟去见见那个小丫头。”郝建笑着说道,想起那个俏皮可爱的小丫头,他也不禁露出了怀念之色。

巴特利既然为世界豪强,自然免不了有一些仇家,他的其中一个仇家雇了当时世界恐怖组织“黑九月”绑架薇薇安。当时巴特利就是请了郝建出面摆明事情,不但救回了薇薇安,也重创了黑九月,问鼎整个黑暗世界。

因此巴特利公爵一直都记得郝建这一份恩情。

“好,那我们里面谈…”巴特利热情的搂住郝建的肩膀,就准备往里头走

但郝建却不动,眯着眼笑道:“我很想和你一起进去,只可惜有人嫌弃我身份卑贱,没有资格出席这样的大型峰会,说我贱气逼人,会熏到里头的贵宾呢!”

闻言,众人一头黑线,连巴特利公爵都要对你客客气气的,现在还有谁敢说你身份卑贱?

林元徽也是浑身剧颤,很心虚的低着头,可心中早已将郝建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遍,这个王八蛋摆明是在坑害他啊。

“谁?”巴特利双眉一皱,脸上也瞬间浮现寒霜。

郝建是他的朋友,谁敢说他的朋友身份卑贱?那不也连带着侮辱了他吗?

一时间,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盯着林元徽看。

林元徽知道自己是避无可避了,低着头走向巴特利,有些尴尬的道:“对不起巴特利先生,我并不知道他是你的朋友。”

“那你现在知道了?”然而,巴特利却压根不买他的账,冷冷的说道。

“知…知道了。”林元徽有些结巴的点头说道,面对巴特利时他可不敢像对郝建那样大言不惭,除非是他不想活了。

“知道了还不道歉?”巴特利呵斥道,一口纯正的英格兰腔调,显得异常的动听。

林元徽转身面对郝建,虽然倍感耻辱,却又不敢忤逆巴特利的意思,鞠躬道歉:“对不起郝建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巴特利公爵的朋友。”

郝建淡漠的看了林元徽一眼,呵呵冷笑,一字一句的道:“我告诉过你的,我会让你求我进去的。”

林元徽眉头一皱,没敢吱声。

而这时候,郝建却背过身去,冷声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林元徽顿时便是浑身一僵,脸上的表情十分难堪,他现在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他也知道郝建是打算报复他,可即便他知道,却没有办法反抗,这才是最憋屈的。

郝建这是又一次成功的借势了,狐假却虎威,有巴特利这个权贵中的权贵为他撑腰,此时此刻还有谁敢说他半句不是?

“这…”林元徽略带哀求的看着巴特利。

巴特利面无表情的道:“既然他不愿意原谅你,那么你这锦绣山庄,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开下去了吧?”

闻言,林元徽瞬间便是面如土色,这锦绣山庄是他的命,这不单单是一个酒店那么简单。在这里他可以认识各路豪绅,这里有他的人脉关系网。

而他也知道以巴特利的背景,一句话就能让他关门大吉,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他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就全部度白费了。

林元徽脸色苍白,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巴特利,很快就明白了该怎么做,急忙转头对郝建哀求道:“郝建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狗眼看人低,我不该被孔孝真怂恿来挡你的道,我不是一条好狗。”

看到林元徽在那摇尾乞怜,众人也都是有些怔怔出神,竟然自称是条狗,这是自己踩自己啊!

林元徽此时可谓是欲哭无泪,他又何尝想自我侮辱呢?这不没办法吗?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认识巴特利公爵呢,今天巴特利公爵可是这峰会的主角,如果把他惹不高兴了,那么以巴特利公爵的性格可是随时有可能取笑峰会的。

这些来宾来自世界各地,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参加峰会,一旦峰会被取消他们就不得不灰溜溜的回去,如此一来他们能高兴?

到时候他们不敢去找巴特利公爵的麻烦,就会把这笔账算在他的头上,那他还能不能继续在贵圈混下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是说是孔孝真让你这么干的?”郝建笑眯眯的问道,其实他早就猜到了敢干这事的,不是孔孝真就是梁建坤,但猜测和事实还是有些差距的。

这样一来,郝建就不担心会冤枉人了。

“是是,其实我和您根本就无冤无仇,只不过因为我和他是朋友,在他的要求下,才不得以为之的。”林元徽的态度马上就变了,都开始用尊称了。这个时候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孔孝真身上去,反正他现在连脸都不要了,还要什么义气呢?

郝建撑着下巴,作出一副沉思状,似乎是在考虑该怎么处理孔孝真这个幕后黑手。

“郝建先生,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啊。”林元徽弱弱的开口,可怜巴巴的看着郝建。

“你现在是在求我吗?”郝建转过头来,面带冷笑的问道,虽然始作俑者不是林元徽,但他也是帮凶,同样不能轻饶。

林元徽如小鸡啄米般猛点头:“是的,我在求你。”

“既然是求人,那就应该拿出点诚意来,跪下!”郝建一只手指着地面,很飞扬跋扈的道。

“什么?”林元徽脸瞬间就绿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这也太狠了吧?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踩啊?

林元徽都快哭了,他刚才就是担心郝建会踩他踩的太狠,所以先自己将自己踩一遍。可谁知道郝建压根就不为所动,还是要踩他。

“求人要下跪,才显得出你的诚意,怎么?难道你没有诚意?”郝建笑吟吟的问道,心中却暗忖:枪打出头鸟,傻老帽,敢挡爷儿的道?爷儿让你哭都没有眼泪!

“不…不是。”林元徽挤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还不快跪?”郝建不耐烦的呵斥道。

林元徽浑身一震,而后缓缓跪了下去,语气生硬的道:“郝建先生,原谅我这一回,我以后不敢了。”

郝建弯下腰,很侮辱的拍了拍林元徽的脸:“现在告诉我,谁才是贱民?”

“我是,我是贱民!”林元徽咬牙说道,很后悔为什么自己要答应孔孝真的要求,如果自己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也就不用现在像个孙子似的当众下跪了。

“你是一条狗!”

“是,我是一条狗!”

“你是一条贱狗!”

“我是一条贱狗!”

“艹,比我还贱!”郝建一脸鄙夷的说道,然后对林元徽挥了挥手:“行了,三跪九叩谢恩后便退下吧。”

三跪九叩?林元徽懵逼了,这尼玛是要他把脑袋砸破啊?

而当林元徽脸上那戏谑的表情后,他就知道自己要是不跪郝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深吸一口气,林元徽忍辱跪下磕头。

“声音太轻,没有诚意,重来!”

“声音太重,听得心烦,重来!”

“声音不重不轻,没有特色,重来!”

林元徽完全崩溃了,满头是血的他抱住郝建的大腿,很没骨气的哭喊道:“郝建先生啊,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久久都不敢了,再这样磕下去,我会磕死的啊!”

他算是明白了,郝建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轻了不行,重了不行,不重不轻也不行,等他磕到让郝建满意的时候,估计他也离死不远了。

“唉,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一个权贵人物怎么能对我这样的贱民下跪呢,这不让人笑话吗?”郝建有些生气的道。

“我是贱民!我妈****杂交生得我这样的畜生杂种,我爹是个卖屁眼的,我他妈是最贱的贱民啊!”林元徽哀嚎道。

众人都觉得头皮发麻,林元徽这是疯了啊?

“你…唉…这么私密的事情怎么能和我说呢?不过我喜欢你的坦诚,好吧,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郝建终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谢谢郝建先生…谢谢郝建先生…”林元徽感激涕零,激动的都快要跪下给郝建跪舔了。

终于是完了,这恶魔终于是肯消停了啊!林元徽觉得自己回头一定要找个高人算算,看看自己今年是不是犯太岁,冲煞星了。

而解决了林元徽之后,郝建却还是不打算进入会场,而是目光转了一圈,锁定在此时正在缓慢向外面移动的两男一女三人的身上。

这三人正是刚才开口侮辱郝建的人,担心郝建报复他们,所以打算趁着郝建不注意偷溜,但郝建还是发现了他们。

“你们三个打算去哪啊?”郝建冷笑道。

那三人顿时浑身一紧,当场僵在原地,面如死灰。

此时,众人的目光也都汇聚到他们的身上。

郝建指着那两男三女对林元徽说道:“让他们互相打对方嘴巴子一百下,没打够数不准走,打太轻不准走,如果你做不到,我就让你继续贱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