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我上去就是一巴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如郝建所说,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方的人,甚至可以说他有些小气。他不可能别人打了他的左脸,他还把自己的右脸凑上去让人打,以他的性格,别人打他一下,他就打人十下,别人踹他一脚,他就断人一条腿。

他从来不惹是生非,但却也从来不怕事!

听到郝建开口,那两男一女瞬间就露出一副哭丧脸,心中那不祥的预感终究是应验了啊。

“我一定照办!”林元徽急忙点头,此时他都被郝建吓得快屁滚尿流,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旋即,郝建望向围观的众人,冷笑道:“你们都应该庆幸,庆幸你们只是露出一副蠢样,没有开口侮辱我。庆幸我记性没那么好,没办法把所有开口的人都记住,要不然今天这里举办的就不是金融峰会,而是哭爹喊娘大会!”

郝建目光所到之处,众人都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从郝建刚才那肆无忌惮的行为来看,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疯子真的干得这事来。

没有一个人敢吱声,此时都被郝建的霸气所折服,他们可不想落得与林元徽等人一样的下场。

这个时候,郝建才与巴特利一同进入会场。

而此时,会场内的舒雅和若岚虽然身在人潮之中,却仿佛无法融入其中,时不时的对门口投去期盼而焦急的目光,显得心不在焉。

吕绍威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眉宇间瞬间闪过一丝戾气,但很快就又消散了,他满脸堆笑的道:“若岚小姐,不用等了,以他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进入这个地方的。能够有权利进入这里的人,都是花市的权贵。”

言下之意,就是他也是权贵。

但若岚却不理他,依旧看着门口,她心里在想,如果再等十分钟郝建不进来,那她就也走了。

而看到若岚的态度如此的冷淡,吕绍威心中的火气也是越来越盛,阴阳怪气的道:“若岚小姐,那样的穷鬼就真的这么好吗?值得让你如此眷恋?”

似乎听出了吕绍威话语带刺,若岚也随之回过头来,不悦的道:“你了解他吗?”

“我?我怎么可能了解他?以我的身份,为什么要去了解一个**丝?一个穷鬼?”吕绍威很轻蔑的说道,一个连锦绣山庄大门都进不了的垃圾,值得他去了解?

“那你就不知道你有多么愚蠢!”若岚冷笑一声,用一种很古怪,像是在可怜,又像是不屑的眼神看着郝吕绍威。

感受到这种眼神的刺眼,吕绍威也不禁皱起了眉头,眼中的凶戾再也藏不住了,如同一条凶狠的豺狼。

彤彤却是注意到了他的神情,急忙抓住若岚的手,有些害怕的藏在若岚的身后。

佛语有云,相由心生,意思是说:面相会将你心中最真实的情绪反应出来,就算你再如何极力的克制,也总有克制不住的时候,比如说现在。

吕绍威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赔笑道:“好吧,是我的错,我不该乱说话的。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来,先喝杯东西等他吧,等他一来我就走开,在这之前我先陪你聊聊天,省的你在这里尴尬。”

吕绍威递给若岚一杯酒,而若岚也以为吕绍威是真的死心了,没有防备的抿了一口酒。

而就在此时,吕绍威的脸上却随之抹过一道隐晦的阴笑,心道:“若岚啊若岚,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我。服下我特制的春药,今晚我会让你********的。”

而正当这时,郝建和巴特利同时出现在门口。

全场顿时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对门口投去惊疑的目光。

惊的是巴特利公爵出现了,疑的是他怎么会和郝建一起出现?

而吕绍威也是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心中万分不解这个家伙怎么会和巴特利公爵一起出现,难道两人认识?

而看到郝建出现,舒雅和若岚都不禁松了口气,脸上略微带着嗔怪的微笑。

不对啊,这家伙就是个开着破桑塔纳的穷鬼,怎么可能和巴特利公爵认识?可如果他不是和巴特利公爵认识,为什么两人会站到一块去呢?

而这时候,郝建的目光便是在人群中扫视,最终落在不远处的孔孝真的身上。

旋即,郝建便在众人那惊疑不定的目光中,缓步的朝着孔孝真走了过去。

孔孝真手里捧着一杯酒,和一些国外的企业家热情的交谈着,看到郝建过来,也不禁有些疑惑他想干嘛?

郝建面带微笑,突然脚步加快,毫无预兆的,一巴掌就呼了上去。

孔孝真懵了,所有的来宾都懵了。

孔孝真捂着自己的脸,踉跄的后退了数步,又惊又怒的看着郝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郝建竟然会在这种场合对他出手,难道他没有看到这里有多少国外的来宾吗?在金融峰会上如此闹腾,他不怕得罪这些企业家吗?

而巴特利也是面带苦笑,他知道郝建就是这样的人,一旦发起疯来可不会管对方是谁,更加不会管时间地点。

果不其然,那些外国来宾都很不高兴的皱了皱眉,这一次的金融峰会目的是交流生意,本来都聊得挺开心的,可郝建突然这么做就直接是破坏了气氛。

而此时他们都很不解郝建为什么要这么做,孔孝真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老子上来就是一巴掌!麻痹的,你不知道老子最讨厌比我长得帅的人吗?你还敢故意站在这么显眼的位置,故意抢老子风头是吧?真当老子不敢打你是咋的?是不是上次打你打得太轻了?所以又皮痒痒了?”不等孔孝真开口,郝建率先发难。

最终还悻悻的哼了一声,一脸嫌恶的说道:“妈了个巴子的,小白脸!死娘炮!装逼犯!”

众人一阵绝倒,就因为别人比你帅你就要打人,这算是什么理由?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好吗?

没错,郝建就是无理取闹,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说是孔孝真阻拦自己在先,自己打他在后,孔孝真也绝对不会承认的。反正只要能够揍他一顿,什么借口都无所谓。

“你他妈…”孔孝真也怒了,张口欲骂。

但郝建哪里会给他这机会,怒道:“哎呦喂,还敢骂人?讨打!“

说着,直接一拳就轰向孔孝真的腹部,孔孝真哇的一声,直接就把今晚的晚餐个吐了出来。

当然,这都是郝建故意而为之,深谙中医的他,自然知道打哪里会让一个人连胆汁都呕出来。

郝建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孔孝真当众出丑。

孔孝真在那大吐特吐,那副样子简直像是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给吐出来似的。

而看着地上一滩秽物,以及挥之不去的恶臭,众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面露嫌恶的看着孔孝真。

此时就连原本和孔孝真站在一起的梁建坤也都后退了两步,深锁着眉头。

孔孝真吐得眼泪都出来,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涌,痛不欲生。

当然,更加让他痛不欲生的是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吐了,之前营造出来的光辉形象,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

郝建呵呵冷笑:“我让你飘逸,你再给我飘逸一个试试?”

今夜,孔孝真俊逸飘忽的形象一下子就被抹杀了,所有记得的不是他的丰神俊朗,而是他呕吐时那几乎痉挛,面红耳赤的模样。

孔孝真盯着郝建,眼中杀机腾腾,此时真的是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可才刚刚经历一番自我大战的他,现在连动一下都显得很艰难,更别说说话了。

不知为何,孔孝真现在心中竟然有些酸涩,身为万众瞩目的大少,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

看着这些来宾那皱眉鄙弃的表情,他就想哭!

而梁建坤却也是惊骇的盯着郝建,郝建的这种行为,是完完全全向孔家宣战!

因为孔孝真代表的可不只是他个人,而是整个孔家!

郝建这么做,就是在打整个孔家的脸!孔家岂能罢休?

难道说,这家伙打算反扑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针对郝建,郝建被动防御,然而这一次,郝建却主动出击了。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他妈连你一块打,狗娘养的东西!”郝建很不客气的训斥道。

梁建坤顿时表情一僵,随后那脸部肌肉就是剧烈的抽搐了起来,身为花市四少之一,却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郝建训得跟孙子似的,这对梁建坤而言和杀了他差不多。

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他在郝建的面前受辱了。而这一次,他竟然也很悲催的无法还手。

因为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认识巴特利公爵!

那些来宾一个个呆若木鸡,他们不知道这个满嘴污言秽语,有辱斯文的粗鄙家伙到底是谁请来的。

而舒雅却也是捂着额头,缩进人群里头,离郝建远远的,生怕被人认出来自己和郝建是同行的。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