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唱大戏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梁建坤不敢吱声了,因为他害怕自己会落得和孔孝真一样的下场。

此时他与孔孝真的脸色都很特别,他是憋得通红,而孔孝真是虚脱的苍白。

“郝建,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孔孝真咬牙切齿的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爆射寒芒,此时的他宛若一头噬人恶兽,唯一想吞食入腹便只有郝建而已。

郝建将他的王冠打落,而后又将他踩入脚底,此举令孔孝真怨恨无比。

然而,话还没说完,一只手便伸了过来,一把按住孔孝真的脑袋,猛然弯下腰。

“噗!”

孔孝真整张脸便被按倒在了自己呕吐的那一滩秽物里面。

“OH!SHIT!”一个金发老外表情古怪的叫唤了一声,整张脸都夸张的扭曲了,显然是被眼前一幕恶心到了。

“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郝建一副一只手按着孔孝真的脑袋,摇头晃脑,一副很欠打的嘴脸。

“咦~”

那些权贵们却也是龇牙咧嘴,一副恶心至极的模样。

梁建坤也是眉头狂跳,这时候他真该庆幸自己没有开口说话,要不然他也会落得和孔孝真一样的下场。

这小子疯了,这小子绝逼是疯了,这尼玛和孔家就是彻底的不死不休了,如果孔家肯放过郝建,他名字敢倒过来写。

众人全部是一副舌桥不下的表情,这郝建还真敢干啊,如此践踏一个天之骄子,这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大少!”

正当这时,听到里头骚动的孔家保镖全部冲了进来,看到郝建如此对待孔孝真,却都不由得勃然大怒。

“放开大少!”一个保镖大吼着冲了过来,一拳轰向郝建的面门。

郝建冷漠一笑,而后一脚回踹了过去,顿时将那个保镖给踹飞了出去,砸在一张桌子上面,将上面的酒水杯碗全部打散在地上。

“巴特利公爵,求求你让他出手吧,这要是再打下去,我这锦绣山庄就毁了啊。”林元徽刚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后便是哭丧着脸哀求道。

郝建要是开了这个先例,以后肯定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他这里打架闹事。

而且以这家伙的破坏力,砸了他这锦绣山庄都有可能啊。

然而,巴特利只是耸了耸肩,无奈的道:“很抱歉,一旦建发起火了,就算是我也阻止不了他,你只能祈祷他不太生气,不然你这山庄一定会成为一片废墟的。”

闻言,林元徽顿时就两眼一翻,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刺激了,他的大闹终于是承受不住而短路了。

林元徽的手下们怪叫上来扶他,而一侧的巴特利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而将目光投向场中。

这时,孔孝真的保镖们已经全部给郝建给干翻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烟老头!”

恰当这时,孔孝真鼓足了劲力,抬起那张沾满了秽物与鼻血的脸,歇斯底里的怒吼了一声。

“哇呀呀呀…俺来也!”

孔孝真话音刚落,一声哇哇怪叫声便随之传出,一个黄衣老头挥舞着一个造型古怪的鱼竿从人群之后跃了出来。

他面上画着京戏脸谱,是代表奸诈的枭雄白脸,在原地蹦了三下,手指直指郝建,带着京剧唱腔吆喝道:“何方宵小,安敢伤我孔家大少?气煞老夫也…”

郝建懵了,舒雅懵了,所有人都懵了,这尼玛哪来的唱大戏的?

“这老头谁呀,成心来逗逼的吗?”有人奇怪的问道,这好端端的怎么跳出个唱大戏的来了?

“你不知道吗?他是孔家的用重金聘请的一代宗师,飞檐走壁,擒虎捉豹,据说还是一个门派的门主,是因为早年孔家老爷子对他有恩,才答应为孔家效劳的。”一人回答道,显然对于这个神秘老者,也有一定的了解。

“那他为什么这副打扮,跟个唱大戏似的,太装逼了吧?”

“你懂什么,这烟老头喜好戏剧,尤其钟爱京剧,因此将京剧与武术结合到一起,自创一套武戏拳,打遍百越无敌手,甚是了得。”

“将戏剧与武术结合?这老头真能耐啊!”

那些来宾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烟老头,而郝建也从他们的口中了解了一些这老头的身份背景。

烟老头?郝建捏着下巴细想着,似乎也听说这个家伙。

毕竟烟老头这个名字在华夏武道也算是有些名气了,因为烟老头算得上是武道是天才了,能将戏剧融合进武道之中,已经算得上是前无古人。

“唱戏的,给大爷唱一曲‘苏三起解’,唱得好大爷重重有赏。”郝建冷笑道,真把这烟老头当成唱戏的了。

“哇呀呀,无耻小辈,竟敢挤兑于我,今日老夫不将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烟老头哇哇怪叫,也是气坏了,郝建侮辱他是唱戏的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他唱苏三起解?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唱女人戏?这混帐小子是故意拿他说笑玩呢!

“不会苏三起解?那贵妃醉酒呢?穆桂英挂帅?都不会?你说你有个卵用,白瞎了你这身行头!”郝建气死人不偿命的道。

烟老头浑身都在打哆嗦,一连串说的那几个全部都是女人戏,这还唱个毛啊?烟老头憋闷的喝道:“无耻小儿,有种你点男人戏!呸,这还唱个鸟戏,老子是来干仗的!”

烟老头都被郝建给气昏头了,原本是来打架的,结果硬是给扯到唱戏去了。

“烟老头,你废话说够了没有?”孔孝真气得快要吐血,赶紧宰了这小子算完,说那么多废话,玩呢?

“哇呀呀,好小子,伤我大少,辱俺老夫,你纳命来吧!”被孔孝真如此训斥,烟老头也觉得异常气愤,脚上一踏,地面随之爆裂开来,烟尘冲天。

烟老头身形暴掠而来,脚下被他踏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就是华夏吗?太惊人了!”那些老外都惊呆了,早就听闻华夏功夫非同小可,原本以为那些功夫都是电影特效,直到今日一见他们才知道真的有功夫这种东西。

听到众人的惊叹声,烟老头越发的得意,手中那带着刀刃的鱼竿猛然挥向郝建,神情恶毒的吼道:“小辈,死吧!”

此时,他已经郝建已经不足两米的距离了。

郝建呵呵冷笑两声,猛然一脚踹了出去:“我去你的!”

噗!

迅捷如电光一闪的踢击,直接踹在烟老头的脸上。

烟老头压根就没有想到郝建出腿会这么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在他的面前了。

旋即,众人便看到威风凛凛暴掠而来的烟老头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滚了回去,一头撞在墙壁上,整个脑袋都塞进了墙壁中。

“GOD!”老外们倒吸了一口冷气,被打成这样,还不死定了?

他们也都没想到刚才还看起来如此威风的烟老头,竟然如此轻易就****翻了。

孔孝真也是一副震惊失色的模样,对于烟老头的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的,称之为花市最强也不为过。

可就是这样的存在,竟然被郝建一脚给踹飞了?

烟老头将自己的脑袋从墙壁里“拔”了出来,却也是气得面红耳赤,活了这把岁数,他还是头一回被人如此羞辱。

烟老头凶狠的注视着郝建,一双浑浊的眼睛爬满了狰狞血丝,看起来格外的凶骇。

而这时,一阵躲在暗处的夜帝也随之出现,护在梁建坤的身前,如临大敌的注视着郝建。

既然烟老头都动手了,那他自然也不能继续躲在身后观望,而且既然郝建都已经伤了孔孝真和烟老头,那就有可能伤梁建坤,他必须保护好自己的主子。

“上次在暗中窥探我的人,就是你了吧?”郝建望着夜帝,语气有些不屑。

夜帝面具下的脸越发错愕了一下,原来这家伙早就知道了,可既然他早就知道自己在窥探,为什么不把自己揪出来呢?

“因为你不够格…”郝建似乎看出了夜帝的疑惑,突然微笑开口。

“你说什么?”夜帝皱着眉问,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我是说你还不够格与我为敌,对我而言,你就是只苍蝇罢了,只要你不到我耳边来吵,我是懒得去搭理你的。”郝建说道。

一听这话,夜帝顿时面露怒色,堂堂夜帝,世界赫赫有名的佣兵,竟然被比喻成一只苍蝇,这是耻辱!

“一起来吧,别说我以大欺小!”

郝建对夜帝与烟老头招了招手,极其侮辱的说道。

夜帝和烟老头同时脸一沉,到了他们现在这样的境界,都不屑于联手,因为他们都有着强者的骄傲。

但郝建却让他们一起出手,这摆明就是看不起他们。

“铿!”

夜帝甩出一把血色的折叠镰刀,那镰刀通体赤红,刀刃处为银亮色,寒芒烁烁,散发一种令人心悸的锋锐气息。

夜帝冷哼道:“我这镰刀长五尺三寸,重九十七斤八两,通体以超硬化钢合金铸成,重击之下力度堪比霸王龙的咬合力,碰到就是死,磕到就是伤,你小心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