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爸爸生气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里韦特斯两抹浓眉紧紧皱在一起,眼睛也是死死的盯着郝建,像是要将其生吞活剥了似的。

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里韦特斯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而且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郝建搂着舒雅的腰,很嚣张的哼了一声:“丫的,敢欺负我老婆,真当我家没人了?什么东西,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得罪我们大****,我们每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你给淹死!”

舒雅俏脸绯红,她还是头一回当众被人这样搂着,这与她那骄傲的性格很不符合。

换做以往,她肯定会将郝建推开,但此时的她却不这么做,因为此时的她感觉自己是安全感十足啊。

被一个男人,不,被一个强大而霸气的男人保护着,这种感觉太爽了!

尤其是郝建那一句:“敢欺负我老婆?真当我家没人了?”直接就让舒雅晕头转向了,无论再强势的女人,都敌不过这样的强势而温柔的言语。

以往舒雅在面对里韦特斯的时候,总是要被他再三羞辱,没有反驳的余地,蒂娜郝建一在她的身边,被羞辱的反倒是成了里韦特斯了。

果然家里有个男人就是好啊。

“巴特利先生,他到底是谁?”待郝建和舒雅走后,里韦特斯才脸色难看的对巴特利问道。

“一个你我都惹不起的人。”巴特利讽刺一笑,而后拿着酒杯走开了。

里韦特斯眉头深锁,此时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爸爸,爸爸,妈妈被抓走了!”郝建和舒雅正在喝着酒,却见到彤彤哭喊着跑了过来,那雪白的公主装上头此时不知从何而来一个显眼的皮鞋印子。

郝建脸色微变,急忙抱起彤彤:“妈妈被抓走了,被谁抓走了?”

“那个吕…吕…就是那个坏人嘛。”彤彤想说吕绍威的名字,但是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急得都哭了。

“我知道了。”郝建眼睑透着一丝寒意,他知道彤彤说的应该就是吕绍威了。

“彤彤,你告诉干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舒雅柔声问道,现在应该把彤彤的情绪安抚下来,接下来才能问出对他们有利的信息。

“刚才妈妈昏倒了,那个坏人就把她带走了,彤彤不让,他还踢了彤彤。”彤彤很委屈的指着自己的小肚子说道,眼泪如同珍珠似的吧嗒吧嗒淌下。

闻言,郝建长长舒了一口气,把彤彤抱到舒雅的怀里:“照顾好彤彤。”

舒雅点了点头:“我会的,你去吧。”

“照顾好她们。”郝建抬头看了巴特利一眼。

而就在此时,巴特利却是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在郝建的眼中,他仿佛看到了极致深邃冰冷的黑暗,一望无尽,仿佛要将他吞噬一般。

巴特利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与郝建对视,喘着粗气道:“放…放心吧,交给我就行了!”

“唰!”

话音刚落,郝建便如同一只漆黑的猎豹似的暴掠而出,掀起一道狂风。

“刚才什么东西过去了?”

“应该是风吧…”

“不可能吧,我看的怎么是一道黑影?”

“干妈,爸爸他怎么了?”彤彤弱弱的问道,

“爸爸他生气了。”舒雅苦笑道。

郝建如同一阵风似的冲出锦绣山庄,却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

他并不知道吕绍威把若岚带到哪儿去了,想追也无济于事。

“你是在找那个被药晕的女人吗?”就在郝建准备打电话叫人的时候,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郝建侧目望去,顿时看到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瘫坐在草坪上。

那男人长得一表人才,但打扮却很独特,西装配…额,拖鞋??

没错,就是西装配拖鞋,与其说他是来参加峰会,倒不如说他是来应付走客场的。

“你是谁?”郝建觉得有些奇怪,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家伙。

“我是百里湛,你应该听说过我。”那醉汉笑道,显然是认识郝建的。

“百里湛?”郝建自然是认识的,因为百里湛和他一样,都是梁建坤的死敌,并且同为花市四少之一。

因为梁建坤和孔孝真的原因,所以郝建对花市四少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得知百里湛的身份之后郝建顿时面露不悦:“告诉我,他们往哪去了?”

既然百里湛这么说,那么他肯定知道他们往哪去了。

“在拜托某人做某事之前,需要说‘请’,难道你不知道吗?”百里湛斜瞥了郝建一眼,继续自顾自的喝酒。

郝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道:“听着,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你最好立刻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否则…”

“否则就杀了我是吗?”百里湛的嘴角浮现一丝戏谑,插嘴说道,却压根不惧怕郝建。“如果你杀了我,那个女人就会被那家伙****,如果你觉得无所谓的话,那就动手好了。”

郝建不禁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说这话时百里湛眼中充满了死气,这家伙真的不怕死!

“你不怕死?”郝建奇了怪了,这个跟烂泥一样的家伙竟然有如此胆魄。

“死?我早就是个死人了。”百里湛讽刺一笑,也不管郝建揪住自己的衣领,直接仰头灌了一口酒。

“你…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郝建有些无语了,他阅人无数,但却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家伙。

“有趣?”百里湛眯着眼望向郝建,那副模样就仿佛看到了一个绝色美女似的。“你是头一个这么说我的人。”

“哦?那别人都怎么说你?”郝建饶有兴趣的问道。

“垃圾,废物,乞丐,流浪汉,一切不好的形容词都集中在我的身上。”百里湛自嘲一笑。

“你看起来不像这么差啊。”郝建这就不能理解了,既然百里湛能够成为四少之一,按理说就不应该那么差劲才对啊。

百里湛却只是闷头喝酒,不回答,良久后他才道:“他们往西北方向去了。”

见到百里湛不愿多谈,郝建也不再纠缠,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朝着西北方向狂奔而去。

而等到郝建离开几分钟后,百里湛才终于悠悠一笑:“有趣?你才是真正有趣的那一个!”

与此同时,吕绍威正火速开车带着昏迷不醒的若岚四处找宾馆,望着身旁艳冶柔媚、娇丽动人的若岚,吕绍威不禁咽了几回口水,同时裤裆里的邪火不断上涌,令他恨不得立刻把若岚给就地正法了。

此时的若岚在服药之后已经完全昏迷,娇艳的红唇挂着一丝津液,看起来格外的诱人,配上这成熟知性的晚礼服,简直让她那丰腴妩媚的气质再度上升了一个档次。

“妈的,这什么鸟地方,怎么连个宾馆都没有。”吕绍威发着牢骚道,眼看着绝色美女在身边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感觉太糟糕了。

正当他说着话的时候,余光突然抽干后视镜里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吕绍威急忙望向身后,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只有宽敞而荒凉的公路大道。

“难道是我看错了?”吕绍威心里打着嘀咕道。

然而就在此时,那道黑影却又再度一闪而过,这一次吕绍威彻底发毛了。

刚才如果是错觉,那么这一次绝对不可能是错觉,他很认真的盯着后视镜,那后头的确是倒映出了一个人影。

可是这三根半夜,又是在山路上,哪来的人啊?就算有人,为什么会接连倒映在自己的后视镜,自己该不会遇到了…

“呸呸呸…”吕绍威急忙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别自己吓自己了。

可他这个想法才刚萌生出来,便是看到车窗外不足一米的地方,有一个男人与他的汽车在并排奔驰着。

吕绍威傻眼了,他看了郝建大概两到三秒钟,然后又急忙看了看车速表,然后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急着带若岚去宾馆,又走的是没人的山路,所以他几乎是将油门踩进,将速度提升到了一百八十迈。而这种情况下,郝建竟然与他并列奔驰?这家伙,还他妈是人吗?

一开始吕绍威还以为是自己开太慢了,可是一看这车速表,他就吓懵了。

与此同时,一股名叫恐惧的感觉就顿时袭上心头,这种感觉一点也不亚于见鬼。

因为郝建现在这种超自然超现实的行为,和鬼魅有什么不同?

“啪!”

突然,郝建转过头来,毫无预兆的将整张脸贴在那车窗上。

这一刻,吕绍威看到了一张极其诡谲的脸,郝建的眼睛与嘴巴都以诡异的弧度往下弯曲,仿佛不是一张脸,而是一张面具似的。

他看到郝建在冲他笑,冲着他狞笑,吓得吕绍威像个孩子一样尖叫一声,一个哆嗦就不小心把那方向盘打猛了,整辆车掀翻了过去,一头栽进了一个池塘里。

郝建单手便把车门给撕扯了开来,而后把里头昏迷的若岚给抱了起来,一个跳跃便上了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