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时候,吕绍威才狼狈的从车内爬了出来,站在自己那辆兰博基尼上,指着郝建破口大骂:“草泥马的小杂种,你敢砸老子的车?老子要你的命!”

眼见这到嘴的鸭子飞了,吕绍威也就忘记害怕,气得直跳脚。

“咔。”

郝建一拉拉环,头也不回的将一颗手榴弹往后丢去。

咻…

吕绍威看到了一条很清晰的抛物线,暗自狐疑那是个什么东西。

咚!

那东西直接落在吕绍威的脚边,掉进了那辆泡在水里的兰博基尼里面。

而此时,吕绍威也终于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目光呆滞的吐出两个字:“我艹…”

砰!

池塘里顿起一声轰鸣,吕绍威瞬间化作一滩肉泥,朝着四面八方飞散开来,火光冲霄。

但郝建却仿若未闻似的,阴沉着脸,怀抱着若岚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若岚在冷风的吹拂下缓缓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躺在郝建的怀里,也不禁愣住了,酒劲未散的她迷迷糊糊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你喝醉了。”郝建柔声道,将下颚抵在若岚的额头上,让若岚能更加舒服的靠在自己身上。

他不愿意告诉若岚发生了什么,毕竟这对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不想让若岚感到害怕。

“那我怎么会在这里?”若岚迷糊的问道。

“别问了,安心的睡吧,现在我估摸你还有点晕,别说话。”郝建微笑着说道。

“哦。”若岚很温顺的应了一声,那张精致的面容难得的浮现一抹绯红,她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靠在那坚实的臂弯中,如同一个柔弱的小姑娘,被紧紧呵护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若岚突然问道:“郝建,你觉得我漂亮吗?”

“漂亮啊,这不废话吗?如果你这都不算漂亮的话,那我就真不知道有谁漂亮了。”郝建说的这是实话,若岚身材丰腴,皮肤白皙,带着熟女特有的丰满身材与气质,再加上那一张狐媚似的美颜,但凡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动心的。

“那你喜欢我吗?”若岚突然抬起头,睁着如秋波一般的俏眸,紧紧盯着郝建,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一句话可把郝建给噎着了,他苦笑道:“可是岚姐…”

“叫我若岚!”若岚狠狠的瞪了郝建一眼,整天岚姐岚姐的,都把她叫老了,她根本就不想做郝建她姐,这个榆木脑袋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好吧若岚…”郝建无奈的耸了耸肩:“你也应该知道舒雅是我的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这…”

“我知道,但按照时间来计算,应该是我认识你在先,她认识你在后。如果一早我主动些,估计也就没她什么事了不是吗?”若岚略有怨气的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不是?”郝建暗暗心惊,若岚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变相的表白吗?

“是她勾引你的对不对?”若岚眯着眼,恶狠狠的说道,这一刻的她不再柔软,而是瞬间就变得强势。

“我和她之间,应该不存在谁勾引谁吧。”郝建哭笑不得,他和舒雅那就是一个意外,根本不存在谁勾引谁这回事。

然而若岚却不相信,她挣扎着从郝建身上下来,正当郝建大为不解的时候,她却一把将郝建推到一旁的草丛里,然后整个人骑了上去。

因为若岚今天穿的是连衣裙,她这个有些不太文雅的大幅度动作直接就把她下面穿的紫色蕾丝内裤给亮了出来,那鼓鼓的肉包,令郝建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若岚,你这是干嘛呀?”郝建大惊失色,这是打算强暴他吗?这可是马路边上啊,会有车辆经过的啊,如果她真的这么做的话,那自己要不要屈服呢?

“还用说吗?当然是睡你啊!”若岚一改之前的柔弱,很强势的说道:“舒雅能够做到的,我能够做的更好!”

此时的她估计是因为喝了些酒的原因,胆子也大了不少,嘴角抹过一道诱人的弧度,坏笑道:“比起舒雅那个小丫头,我这样的熟女应该更讨你们喜欢吗?我可是什么动作都能配合你哦,你想对我怎么样都行。”

郝建当场石化了,这就是传说之后的争宠吗?这还是若岚吗?怎么变得这么的豪放了?

“若岚,你喝醉了,趁着我还把持的住,你还是不要做让你后悔的事。”郝建急忙提醒道,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等下有可能真的会把持不住擦枪走火的。

“后悔?现在不做我才会后悔,少废话,脱衣服!只要把你睡了,你也是我的人了!”若岚固执的道,却根本不从郝建的身上离开,反而是将自己的连衣裙给扒开来了。

连衣裙被脱掉后,一副完美的丰满胴体便是暴露在空气中,那奶白色的肌肤在月光的辉映下泛着皎洁的光芒,加上若岚那惯用的母性气息,宛若一尊令人不敢侵犯的圣母一般。

因为年纪大的原因,她的小腹上略微有一些赘肉,但也因为这样,才显得她的屁股大,更具诱惑力。

紫色的蕾丝胸罩紧紧包裹着她胸口的那团软肉,但即便如此,还是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乳肉。

若岚面带讥诮,像是故意挑逗似的望着郝建,同时下身有规则的动作着,隔着裤子和郝建摩擦着。

>

郝建连连翻白眼,这感觉,太尼玛惊险刺激了。

“不脱衣服吗?”若岚笑吟吟的问道。

“可是这里是马路边啊,你不怕被人看到吗?”郝建惊呆了,这么刺激打野战?他还是头一回啊。

“怕什么,这三更半夜的,这里哪里会有什么人,就算有人来,有你这尊煞神在这,他们敢看吗?就算他们敢看,他们也碰不到,所以我为什么要怕呢?”然而若岚却很豪放的一面。

郝建二度石化,如此大胆开放的若岚,他还是头一回看到。难道这女人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魔鬼?

“既然你不脱,那就由我来帮你脱吧!”若岚冷哼了一声,然后便开始扒郝建的衣服了。

可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她却看到不远处一辆车停了下来,舒雅和彤彤都走了下来,身后跟着巴特利以及他的保镖们。

这一下,若岚顿时就停住了动作,整个人也都精神了。

但虽然没有继续动作,她的表情却依旧坚定而冰冷,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退让了!眼前这个男人,必须是她的!

那温暖的臂弯,那伟岸的身姿,以及那令人胆战心惊的气息,都让她眷恋无比,令她舍不得让给任何人。

“啊,不要,不要这样,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婆,不要…”郝建闭着双眼,一边喊着不要,一边自己扒自己的衣服。

霎时间,一群人的脸都黑了。

你丫,还敢再无耻点吗?嘴上说不要,但身体却很老实嘛!

舒雅眯着双眼,脸上顿现冰霜。

而此时,若岚却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如同一只斗胜公鸡似的。

渐渐的,郝建也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了,四周似乎多了一些人,而且还不只一个。

他连忙睁开眼睛,顿时便看到巴特利等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郝建的脸黑了,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你…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你一边说着不能对不起自己老婆,一边扒自己衣服的时候。”舒雅冷笑道。

“这,你听我解释…”郝建快哭了,这舒雅怎么来了,自己不是让她在上面等自己吗?

“还需要解释什么,都已经这样了。”若岚俯下身子,伸出小巧玲珑的舌头在郝建的脸上舔了一下,而后不怀好意的看着舒雅。

“羞羞…”彤彤急忙掩住自己的眼睛,不好意思再看了。

见状,舒雅肺都要气炸了:“若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可是我的未婚夫,你这样勾引有妇之夫,你要脸吗你?”

“脸?不要脸的应该是你,是我和他认识在先,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他就是我的男人了!”若岚娇斥道,伸手一撩肩上的秀发,顿现风情万种,让那些保镖都不由得看呆了,暗骂这牲口好艳福,竟然一个人独享两个这样风格不同的天香国色。

若岚挑衅似的说道:“而且看你这凶巴巴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女人样,男人才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就算你们结了婚也不会幸福的,我就不同了,我贤良淑德,温柔得体,从小就知道什么叫三从四德,不管他说什么,让我做什么,我都毫无怨言,我会将他服侍的跟皇帝似的。”

“好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抢了别人的老婆还这么冠冕堂皇,我看你的脸皮厚的都能够挡子弹了!”舒雅一脸煞气的道,恨得咬牙切齿,早知道就不该让郝建来救这贱人,让她被吕绍威祸害了才好,省的来和她抢男人。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