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他是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阳痿。我阳痿。我阳痿?

萧晓乐如遭电掣,许久都无法平静下来,而片刻之后,他终于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委屈的哭了起来。

他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得劲,终于是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哈哈哈哈。老师,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你这也太过分了吧?”罗同笑得直不起腰来。

“老师,你这是字字诛心啊。”张佳也是啧啧直摇头。

“唉,谁让他骂我呢?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和我相处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其实是很善良的。”郝建露出一副很害羞的模样。

众人皆是以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你要是真不想那样,干嘛要把他打成这样?

“我草泥马比,呜呜呜呜。我草泥马比,呜呜呜。”萧晓乐已经崩溃了,很没骨气的边骂边哭,样子很是滑稽可笑。

“唉,还要骂我,罗同、张佳,上去把他腿打折,牙敲掉,眼戳瞎,车小小你也一块上!”郝建命令道。

众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恶魔。把人家废掉还不算,这还要继续欺负人家,原本在他们看来很可恶的萧晓乐,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他们感觉很可怜。

“老师,我是女生啊。”车小小怔怔出神。

“你是女生吗?哦,我忘记了。”郝建看了车小小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骂了隔壁的。”车小小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这个王八羔子是故意在消遣自己。

“给我住手!”

正当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一个灰发中年带着一群军人走了过来。

“爸,救我,快救我啊。”看到中年人出来,萧晓乐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大喊大叫。

原来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萧晓乐的父亲萧文强,在郝建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个保镖偷偷给他打了电话。

“儿子,我带了你羽叔来帮你,你怎么样了?”萧文强焦急的走了过来,缓缓将萧晓乐给抱了起来。

而在他身后,站着一个身着军装的威严中年,正是羽志勋!

原来这个萧文强和羽志勋是旧识,他听到保镖汇报之后就知道普通的保镖是对付不了郝建的,所以急忙打电话让羽志勋带人过来帮忙助阵。

“爸,我被废掉了,我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了。”萧晓乐哭丧着脸道。

“被废掉了,哪里被废了?”萧文强大惊失色,在萧晓乐身上上下打量,却也没发现他哪里不对劲啊。

被自己父亲这么盯着,萧晓乐更觉羞耻,恼羞成怒的吼了起来:“我阳痿了!”

“什么?”萧文强的表情也是变得极其丰富,眉宇间也是浮现一丝戾气:“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就是他!”萧晓乐猛然一指郝建,而这时候,羽志勋也随之望了过来,当看到郝建之后,他却也是惊呆了,怎么到哪都能遇到这混帐啊。

羽志勋有些后悔过来给萧文强父子俩出头了,这要是换做别人还没什么问题,可对方是郝建,这就尼玛扯淡了。

一想起上次被郝建那样羞辱,他就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那是他毕生的耻辱。

萧文强脸色阴沉的望了过来,咬牙切齿的道:“就是你把我儿子给废了?”

“是我。”郝建点了点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萧文强一愣,而后双眸便是浮现怒火:“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嚣张的人见多了,但他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看到他带了一群军人来了还敢这么说话,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似的。

难道这小子还想和军队抗衡不成?真是可笑!

“后果?当然知道啊,后果就是一会儿你要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郝建点了点头,很认真的看着萧文强说道。

“哈哈哈。你说什么?我下跪?你脑子是给门挤了吧?”他真不知道郝建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要他下跪?

“爸,弄死这个嚣张的家伙,我要砍掉他的四肢,然后把他跟条狗一样圈养起来!”萧晓乐神情恶毒一样,郝建把他害成这样,他也绝对不让郝建好过!

萧文强面露残忍笑容,而后转头对身旁的羽志勋说道:“羽兄,帮我废了这小子!”

闻言,羽志勋的脸顿时抽搐了几下,废掉这小子?我被他废掉还差不多。

“羽兄?”看到羽志勋不动,萧文强也不禁怔住了,奇怪的问了一句。

“是啊羽兄,还不快过来废掉我?”郝建冷冷一笑道,眼神带着嘲弄。

见状,萧文强和萧晓乐都有些疑惑了,看郝建这样,似乎与羽志勋认识啊。

而在座的围观的群众们也是大惑不解,难不成这个军官还怕这小子吗?

被郝建这么调侃,羽志勋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大概迟疑了片刻后,他转头望向萧文强父子俩:“你们两个还是跪下给他道歉吧。”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什么?”萧文强父子俩也懵逼了,羽志勋竟然让他们给这小子下跪?

萧文强也不是傻子,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笑容有些难看的道:“羽兄,你该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羽志勋没有说话,但那阴沉的脸色却分明是在说:我很认真!

萧文强彻底傻眼了,踉跄的后退了数步,脸上浮现恐慌与不安。

如果不是因为有所原因,羽志勋绝对不会这么说的。既然羽志勋这么说了,那就代表对方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他。是谁?”萧文强语气艰难的说了这一句话。

“郝建。”羽志勋面无表情的说了这句话,他相信萧文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

萧文强表情顿现惊慌,一双眼睛不住的抖动着,良久,他才终于苦笑一声:“原来是他。”

“爸,郝建是谁?”萧晓乐不解的问道。

“郝建是谁?”萧文强反手就给了萧晓乐一巴掌,气得浑身哆嗦的道:“好早以前就跟你说过了,不要和郝建发生冲突,你他妈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

“你说的是那个打了孔孝真和梁建坤的郝建?”而一侧的萧晓乐却也是面如土色,显然也是知道这个人的,要说花市现在谁最不能招惹,无疑就是郝建。

外界都说这家伙就是一条疯狗,逮谁咬伤,而被他盯上的人,不死也得要脱层皮,比原先统治花市的花市四少还要可怕,连梁建坤和孔孝真都在他手上吃瘪过。

在他出来之前,萧文强还特意叮嘱过他千万不要与郝建发生冲突,萧晓乐却没当作一回事。心想整个花市这么大,怎么可能让他遇上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就遇上了。

“不是他还有谁?你这个败家子,你这是要害死我啊!”萧文强气得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显得异常气愤。

萧晓乐委屈的哇哇直哭,他哪里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连他老爸都不站在他这边了,今天算是白挨了一顿揍。

“还不快跪下!”萧文强一脚把萧晓乐给踹倒在地,而后满脸堆笑的望向郝建:“郝建先生,犬子愚钝,冒犯了你,你别介意。”

“你怎么不跪?”郝建笑眯眯的问道。

“啊?”萧文强顿时表情一变。

“他都跪了你不跪?你觉得你好意思吗?”

“可是我没得罪你啊。”萧文强挤出一道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你是没得罪我,但他得罪了我,子不教父之过,所以你也要负责。”郝建却压根不吃他那一套。

萧文强顿时表情一僵,怎么说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这样当众下跪,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见人啊。

而看到萧文强迟疑,郝建也冷笑了起来:“你要是不跪,我就让你和你儿子一样做阉人,到时候你们家可就真的断子绝孙了。当然,如果你爹还能弄得动的话,那你们就不存在这一层担心了。”

众人一头黑线,这也太污了吧?这萧文强看起来都五十好几了,他爹不得有八九十啊?这还弄得动?可能吗?

萧文强也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对自己的保镖们使了个眼色,那些保镖便急忙将他给围了起来,不让外人看见。

萧文强这才朝着郝建跪了下来。

“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准站起来,现在我们看演唱会。”郝建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而后对自己的学生道:“来,找准自己的位置坐好,现在没有人敢和我们抢位置了。”

“喔喔喔。”

那些学生们一个个都高呼了起来,神态都很亢奋,因为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他们为自己能够拥有这么霸道的老师而感到骄傲。

而萧文强父子俩则是面露苦涩,老老实实的跪在那儿,动也不敢动一下。

尤其是萧晓乐,他的下身疼痛难忍,本来是打算赶紧解决郝建之后去医院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机会,但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而此时,车小小和赵雅婷也很自然的落座于郝建的身边。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