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因为我太骄傲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敢当,四大名家的名气如雷贯耳,就算我想不知道也难啊。”郝建呵呵笑了起来,原来找自己的是四大名家,只是他不知道四大名家的人找他干什么。

“你也不差啊,现在花市到处流传的都是你的传闻。”马丽略带恭维的客套说道。

“我就是小人物而已,怎么能和四大名家相提并论呢?”郝建面带微笑的道:“但不知慕容家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按理说我应该没有得罪过你们吧?”

“郝建先生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们之所以把你找来可不是想要兴师问罪。”马丽急忙否认道:“这是因为我们小姐想要见你。”

“你们小姐?”郝建皱了皱眉,心道自己果然猜对了,是那个神秘女人想要见自己。

“我们小姐叫做慕容秋水,上次在锦绣山庄与你见过一面,她很欣赏你,所以想要见你。”马丽解释道,然后对郝建做了个请的手势。

还将没有犹豫,大步流星的朝着里头走去。

紧接着,他便在一个后花园见到了传说中的慕容秋水,慕容大小姐!

身着长裙,衣袂飘飘,端丽冠绝,般般入画,即便是如此寻常普通的装束,却也难掩其那令人感觉惊心动魄的美丽。

在看到慕容秋水之前,郝建真心觉得美若天仙这个词汇就是在扯淡,你都没见过天仙,怎么就知道她美若天仙呢?

直到看到慕容秋水之后,他才相信美若天仙的真正含义。郝建也没有见过天仙,但慕容秋水的美貌,却足以与这词汇媲美。

即便穿着一件再普通的长裙都能散发出如此高贵的琼姿花貌,怪不得当日她要披上黑纱,其目的只怕是担心惊艳全场,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吧。

原本郝建以为,舒雅若岚那种女子便已经是绝美,但在见过慕容秋水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此时的慕容秋水一手握着水雾,一手拿着小铁铲,正在细心栽种着玫瑰,时不时的擦着额头上的香汗,就是这细微的一个动作,却更显得她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这样的名嫒美姝竟然干着农活,这不得不说别有一番风味了。

而看到郝建眼珠子仿佛都要掉下来了,马丽和百子惠的脸上都不由得浮现一丝冷笑。

在她们看来,郝建已经沦陷在慕容秋水的美貌之下了。

这也难怪,她们跟随慕容秋水这么久,还没见过哪个男人在见过慕容秋水的真容之后还能淡定处之的,郝建虽然神秘而强大,但终究是男人不是?

只要是男人,那就必定难过美人关!

这样一来,慕容秋水想要招揽郝建只怕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而这时候察觉到百子惠等人到来,慕容秋水也停止了手下的动作,洗了一下手,而后拿起桌子上的丝巾擦了擦手指。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优雅,令人仿佛见到宫廷中的女王似的。

看到郝建痴迷的看着她,慕容秋水的嘴角也抹过一道得意,在她看来,郝建已经与一般男人别无两样了。

“你就是郝建吧?”慕容秋水笑吟吟的走了过来,缓缓伸出自己的手。

看到本尊,郝建也立刻从那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笑道:“既然我人已经到这里了,也就没必要继续藏着掖着了,说吧,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放肆,你竟敢这样与小姐说话?”百子惠顿时怒斥一声,见到郝建如此轻浮,却也不禁有些恼怒了。

“我为什么不敢这么和她说话?首先,你是她的狗而我不是,其次,是你们请我到这儿来的,那就代表是你们有求于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话?”郝建有条有理的说道。

见状,慕容秋水也示意百子惠稍安勿躁,这才面带微笑的望向郝建:“传闻果然不假,你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传闻还说我是个很英俊的人呢,这一条你怎么没说?”郝建撇嘴说道,很不满慕容秋水竟然把自己最重要的一条人物特征给忘记了。

慕容秋水一头黑线,传闻果然是真的,这家伙不但厚颜无耻,并且还极度的自恋!

“这一点,我还真没听说。”慕容秋水苦笑道,她上下打量着郝建,这货儿顶多就算是眉清目秀,和英俊帅气那是万万沾不到边的。

“那你听得传闻就不对,传闻中的我,应该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我所有的优点,都只是为了衬托这最终优点罢了。”郝建很自负的道。

慕容秋水不反驳,香艳的红唇流露出一丝睿智的笑容,仿佛已经看穿了郝建的把戏。

她大概已经看出了郝建的模式,这家伙是故意表现出一副逗逼样,以恶心别人来建立起自己的气场。

当你被他恶心到之后,那么你就正式的落入他的圈套了。

睿智如妖的慕容秋水很快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如果这家伙真的是脑残的话,也不知道自己如此看重。

而被慕容秋水这样盯着,郝建也觉得有些发毛,怪不得男人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果然没错啊。

在慕容秋水的面前,郝建就感觉自己像是搔首弄姿的大猩猩似的。

“咳咳。”郝建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不敢再继续逗逼了:“那啥,找我有事?”

“我想你为我效力!”慕容秋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图,郝建的身手不凡,足以让她心生招揽之意。

当然,慕容秋水之所以招揽郝建,却也不只是因为他的身手而已。他能以一己之力对抗花市四少,就代表他也是个极有头脑的人,有勇有谋,这才是她需要的人。

“为你效力?我能做什么?”郝建疑惑的问道。

“帮我对抗其他三家!”慕容秋水浅笑嫣然,笑靥如花,令人心醉。她说这话时,是那样的轻松从容,仿佛是在叙述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似的。

郝建略微皱一下眉,道:“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对付其他三家,他脑子有病不成?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对付其他三家?

“我们小姐从来不开玩笑!”百子惠面无表情的道。

慕容秋水也微笑开口:“我很欣赏你的能力,我相信只要有你扶持我,我必能如虎添翼。到时候,你也能与我慕容家一样,问鼎天下,名垂千古!”

若是换做别的女人说这话,郝建一定会觉得很可笑,区区一个女子,竟要学男人一样驰骋沙场,争夺天下。

但说这话的是慕容秋水,这就不怎么好笑了。因为他看得出来慕容秋水和他一样,都是帝王之才,既然慕容秋水敢这么说,那就必定说到做到,因为她有这样的信心。

这要是放在乱世,就是武则天、芈月一样的存在,这样的女人有雄才大略,又能能轻易将男人玩弄于鼓掌,可怕至极。

郝建觉得不可笑,但他还是笑了,笑得很讽刺,也笑得很莫名。

“小姐在和你认真说话,你竟敢这般无礼?”见状,百子惠率先发怒,怒视着郝建。

“先生因何失笑?”慕容秋水也觉得好奇,笑吟吟的问道。她这话哪里可笑了,还是郝建觉得她没有这个资格。

“不不不,不是笑你,而是笑我。若是换做早几年,我要是听到你这话,没准真就头脑一热就答应下来了,只可惜你晚来了几年啊。”郝建哈哈笑道,在经历过无尽的杀伐与黑暗之后,他现在对于什么争权夺势已经不感兴趣了。

慕容秋水黛眉微蹙:“难道你就想只在一个小小花市混迹?”

“没错,现在我对争权夺势没兴趣,只想过一些平静的生活。”郝建说道。

“平静的生活?你现在过得生活算平静吗?只怕仇敌也不少吧?”慕容秋水依旧恬静的笑着,脸上看不出喜怒。即便她此时也已经有些生气了,因为还从来没有人敢拒绝她的,任何人都知道能够成为四大名家的狗,就等于是立足于权势的巅峰,可郝建竟然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是啊,就因为我现在树敌颇多,所以才不想再招惹更多的麻烦了嘛。”郝建解释道。

“可是只要你跟随我慕容家,你的这些仇敌根本不值一提,有我慕容家给你撑腰,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来找你的麻烦。”慕容秋水循循善诱道。

但郝建却不上当,微笑道:“可这样一来,我就将面对更加可怕的敌人,我可不想为了一些小鱼小虾去招惹大鲨鱼。”

“而且。”郝建突然眯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慕容秋水,笑容邪魅的道:“我没有被人当狗的习惯!”

开玩笑,老子可是堂堂死神,神座上的男人,要我去给你当马仔?

“你瞧不起女人?”慕容秋水顿时脸色一沉,她以为郝建这么说是因为他瞧不起她。毕竟抱着郝建这样的想法的人并不少,不少人都认为她比不上其余三个家族的天才,因此女人的身份便成了慕容秋水心里的一根刺。

“别误会,我可没有瞧不起女人,相反我还是敬重女人。所有伟大的男人,都是女人孕育、教育出来的,包括我也是一样。”郝建连忙摆手否认,幽幽一笑道:“拒绝你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太骄傲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