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那东西破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叶铃兰冷笑连连:“你这样的坏胚留着这样的东西也是多余,索性我就替你废掉好了,省得祸害别人!”

说着,叶铃兰又一记直拳轰向郝建的面门,这一拳打着一股劲风。

郝建眼睑闪过一丝异彩,这个小妞竟然会武技?

“砰!”

叶铃兰的拳头,正中郝建的右脸!

“好诶!打中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在大姐头的拳头下安然无恙,这小子完蛋了!”鼻钉小子惊喜的道。

而叶铃兰脸上也不禁展露出笑容,她自信这一拳一定能将郝建打昏。

可是过了大概两秒钟之后,叶铃兰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她的拳头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往往就是一拳把人打昏过去。

可是郝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倒下?

“呵。”突然,郝建口中流露出一丝轻笑,他缓缓转过头微红的侧脸,戏谑的看着叶铃兰:“你是不是以为,这一拳一定能够将我击倒?”

叶铃兰脸上写满了震惊:“难道你真的以一己之力击溃了整支军队?”

原本叶铃兰觉得这传言很可笑,哪有人可以做到这一步,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直到郝建挨了他一拳还毫发无损,叶铃兰才意识到或许这件事情真的有些诡异之处。

要知道她可是连续三届散打冠军,外加空手道黑带九段,她的一拳一般人可承受不住。

“你觉得夸张了是吗?”郝建笑吟吟的问道。

“我不觉得是夸张。”叶铃兰认真的看着郝建说道:“我认为那就是在鬼扯!”

“但事实上那并不是在鬼扯!”郝建轻蔑一笑,然后夹住叶铃兰的腿猛地往后一跳,叶铃兰的腿便随之向前跨去。

“啊!”

突然,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叶铃兰一个大劈叉之后,整个人的脸都煞白了,表情痛苦,双眼泛泪。

郝建也不禁大吃一惊:“不过是个劈叉而已,不至于痛成这样吧?”

叶铃兰一脸恼恨的看着郝建,却痛得说不出话来。

旋即,郝建便看到这妞儿穿着的白色短裤渐渐染红了,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来大姨妈了?”

闻言,叶铃兰羞恼的想死了,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流,显然她在看到自己下身流血之后也意识到了什么,心中充满了委屈。

就这样没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郝建看到叶铃兰不说话,便也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不对,来大姨妈你不可能痛得说不出话来的。”

紧接着,郝建便面露惊骇的道:“我的天啊,你该不会是。”

“你敢说出来,我就杀了你!”叶铃兰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来,心中愤恨到了极点,没错,她的******破了,而且是很不幸的被郝建给扯破了。

因为除性生活之外,剧烈的运动也会导致那东西破裂的。刚才叶铃兰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郝建来了这么一个大劈叉,直接就导致了那一层脆弱的东西破裂。

郝建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本来只是想给叶铃兰一些苦头吃的,却没有想到把叶铃兰最珍贵的东西都给毁了。

这丫头竟然还是个雏儿,可是那些什么大姐头之类的不应该都是很坏很放荡,随便随便跟几个男人睡的吗?

郝建的三观被叶铃兰这样奇葩的大姐头给刷新了。

而那些混子大学生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叶铃兰一个劈叉之后就起不来了?

而这附近来来往往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了。

此时最难受的应该是叶铃兰,她急得都快哭了,这种情况下她站又站不起来,一直这样劈叉也不是办法,早晚会有人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一个劈叉把自己的膜给弄坏了,否则这要是传出去以后她在学校还怎么混下去?别人肯定会以此笑话她的,而她身为大姐头的威严也将扫地。

虽然叶铃兰彪悍起来敢拿刀追着别人跑二十几里路,但她本质上还是个女孩子,容易害羞,自尊心极强,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不免方寸大乱。

就在叶铃兰苦不堪言之时,郝建却面容坚毅的走了过来,不顾叶铃兰的挣扎,一把将其抱了起来。

“你,你想干嘛?”叶铃兰警惕的看着郝建,此时她是恨透了郝建,这个该死的家伙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夺走了她的初夜!

“我带你去医务室,我想你也不想这样被人围观吧?这里人越来越多,要是再这样下去,你那什么的事情就要暴露了。”郝建说道,抱着叶铃兰就往中医院的方向跑。

这一次,叶铃兰没有选择反驳,因为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

但她又不愿意这么轻易的服输,所以要强的道:“你这算什么,事后的弥补吗?”

“对,因为我的过失,导致你丧失了最珍贵的东西,这都是我的错,我太傻帽了。”郝建脸色阴沉的道,此时也是很愧疚,因为他一时的恶作剧,竟然让一个女孩丧失了清白之身。

听到郝建这么说,叶铃兰却反而不好再训斥他。这时候的叶铃兰,也才认认真真的打量起郝建来了,她发现不耍贱的郝建,似乎还蛮帅的,那颗从不曾激动的内心,突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郝建带着叶铃兰冲进中医院,然后快速来到医务室,将叶铃兰放下后就上下其手的脱叶铃兰的裤子。

“你想干嘛?你要趁人之危吗混蛋!”叶铃兰气得脸都绿了,刚刚还对这家伙有些好感,紧接着这家伙就干出这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了。

都已经把她害成这样了,竟然还想玷污她的身子?

叶铃兰想要挣扎,奈何此时身体却没有一丝气力。

“你误会了,我是想替你检查一下你的伤势,看你还有没有办法补救。”郝建解释道。

“都破了还能补救?”叶铃兰无比惊奇的道。

“别人不行,但我可以,当然,这还是要看你受伤的程度。如果你受伤的程度太严重的话,我也没有办法。”郝建老实的说道,他也想尽力的补偿自己的过错。

“可是。我会不好意思。”叶铃兰一脸尴尬的说道,她可没有在男人面前赤身裸体的习惯。

毕竟要扒光自己的衣服与别人坦诚相见,这太羞人了。

郝建一脸严肃的道:“我是医生!”

看到郝建这义正言辞的模样,叶铃兰便也镇定了许多,对啊,这家伙是个医生,在医生的眼里只有病患,没有男女之分。

见到叶铃兰不再反抗,郝建便继续动手扒裤子,当看到小内内的时候,郝建就震惊了:“没想到你外形这么彪悍,内心却如此童真啊?”

“闭嘴!”叶铃兰面红耳赤的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这样的玩笑?

郝建不说话,继续动手,而叶铃兰也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瞬间浑身绷紧,紧张不已。

“艹,你他妈还是白虎?”郝建惊呆了,因为他发现上面是寸草不生。

“你他妈滚啊!”叶铃兰也怒了,直接一脚踹向郝建的头,把郝建踹倒在地。

都他妈让你别说别说了,不知道人家现在心里难受慌得很吗?叶铃兰真的急得快哭了,这混蛋怎么就这么不会来事呢?

还说是医生,有你这样的医生吗?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说了。”郝建连忙稳住心神,专心给叶铃兰检查。

当郝建的手指触碰到叶铃兰的关键部位时,她明显是娇躯颤抖了一下,郝建的手指就像是有某种魔力似的,轻轻一触,顿时就让叶铃兰整个人都像是受刺激似的躬了起来。

霎时间,叶铃兰面若潮红,呼吸急促,整个人像是虚脱一般重新躺回床上,杏眼泛着春水,吐气如兰,神色魅惑。

郝建目瞪口呆,这妞儿不会高潮了吧?

这也难怪,叶铃兰本来精神就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紧接着又被郝建这么一撩拨,整个人瞬间就把持不住了。

郝建急忙稳住心神,仔细的为叶铃兰检查,许久之后,才终于叹了口气,有些愧疚的道:“损伤的程度原本我想象中的严重啊,要修复只怕还要费一份工夫,现在材料不齐全,下一次等我准备好材料再帮你修复吧。”

叶铃兰也是叹了口气,却说道:“不用了,既然破了就破了吧。”

她可没勇气再脱光衣服让郝建看第二遍。

“可是这样会不会对你以后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啊?”郝建有些尴尬的问道。

叶铃兰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淡漠的道:“如果我以后的老公在乎这张膜多过在乎我的话,那他就不是真的爱我,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郝建暗暗吃惊,这姑娘倒是想得挺开的啊,说实话认识这么多女人,叶铃兰是他唯一一个见过最豪爽的。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郝建擦了一把汗,刚才可把他吓坏了,叶铃兰能这么想就好了,这样一来他就没有太多心理负担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