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狠狠的教训我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如果是之前,他们倒也赞许有人这么做,但他们现在看郝建的舞剑已经看得入迷了,根本停不下来。这个时候无论谁来打扰他们都不愿意。

“这是你学校的学生?”曹国斌眉头一皱,望向身旁的邱成功。

邱成功顿时打了个寒颤:“这,这我也不太清楚啊。”

学校里头学生那么多,他怎么知道这女孩是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万一是的话,那可就捅了大篓子了,当着曹国斌的面拿板砖拍人,他商学院的形象全部毁了。

见状,曹国斌便不再说话了,但那张脸却是比锅底还要黑了。

邱成功欲哭无泪,心里祈祷可千万不要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啊,要不然他可就完蛋了。

而这时候,赵雅婷在郝建面前十米处站定,而后把手里的砖头给抛向半空中。

“唰唰唰。”

郝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出剑,那几块砖头瞬间就在凌空中化作一块块碎石块,而后散落在地面。

与此同时,八个大字却在刀锋之中呈现了出来,而后落在整齐的落在面前的舞台上。

那八个大字依次排列,整齐的令人有些匪夷所思,那些学生们看到郝建竟然凌空削出八个大字,全部都目瞪口呆了。

从砖头抛出到落下的这段时间,压根就不足三秒钟,郝建竟然在不足三秒的时间内削出了八个字?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们已经来不及惊讶,好奇的将目光投向台上那八个大字。

那赫然写的是:“华夏龙魂,永垂不朽!”

见状,曹国斌长舒了一口气,大喝道:“妙!绝妙啊!”

旋即传来的便是曹国斌爽朗的笑声,显然郝建的这一手笔惊艳到他了。

这可比李家声那什么击剑要强得多了,李家声就只能串苹果,可是郝建都能在砖头上削字了,双方的差距可谓是天差地别!

而且郝建这刻出来字寓意也很好,非常对曹国斌的胃口。

台下的李家声看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了,对方竟然在他最擅长的领域击败了他。

同样是剑术,可是他的剑术与郝建的剑术就好像小孩子在和稀泥似的,压根就不值一提。

这一刻,李家声被羞辱的体无完肤!

“不可能,这不可能!”李家声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做到这一步?要同时在三秒之内削出八个大字,那就必须在三秒之内连出二十剑左右,而且必须每一剑都刻得恰到好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有人手速可以这么快,三秒内连出二十多剑?

别人不能,但郝建就是能,因为他叫死神!

与李家声的雷鸣掌声不同,全场在看过郝建的表演之后,却是鸦雀无声。

因为他们都被郝建的表演给震惊了,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强大的难以想象!

“杜岳林,你这学生不错,很不错!我华夏能有如此才学之士是幸事啊!”曹国斌开怀大笑,拍着杜岳林的肩膀道:“看来以往我是小瞧你了,你这中医院是卧虎藏龙啊。”

“哪里哪里。”杜岳林故作谦虚的道,但那两抹白眉都笑弯了。

而邱成功此时却不怎么高兴了,今天这个晚会本来是要给商学院助长威风的,可到头来却给中医院当了嫁衣。

郝建淡定从容的对众人作揖,之后才朝着台下走去。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场下突然爆发出如雷鸣般的掌声,其声势之浩大比之李家声不知强了多少。

郝建走下台来,当经过李家声的身边的时候,他便将面具摘了下来,拍了拍李家声的肩膀:“别灰心,再练个三五百年,你估计就能超过我了。”

李家声对郝建投去杀人般的目光,哪里听不出郝建这是故意在调侃他?

“哎哟,你刚才是不是说了要让我们中医院颜面尽失啊?你说过吧?”郝建却像是没有看到李家声的眼神似的,继续调侃着问道。

李家声面红耳赤,肺都要气炸了。

“年轻人,做不到就不要随便装逼,知道自己是个废物,就老老实实的当个废物不就好了?”郝建戏谑的道。

“只不过是小胜一局,至于马上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吗?”叶纯良冷笑着走来,目光灼灼的盯着郝建。

郝建眉头一皱,道:“叶纯良,我还是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这是我和李家声之间的恩怨。”

郝建心里早就骂娘了,要不是看你是叶铃兰的弟弟,老子早就把你打得你妈都不认的你。

“我就是要多管闲事,就是要使绊子,怎么样?”叶纯良嚣张的道,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威胁他?

“看在叶铃兰的面子上,你向我道歉,然后我就当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郝建面无表情的看着叶纯良道。

“不许说我姐姐!”叶纯良怒吼一声,不知为何,每当听到郝建叫叶铃兰的名字,他都觉得无比的厌恶。

“叶铃兰。叶铃兰。叶铃兰。”郝建冷笑的连续说了三次。

“你找死!”叶纯良那张冷峻的脸浮现一丝煞气,一拳轰向郝建的面门。

郝建不躲不闪,而是面带冷笑居高临下的看着叶纯良。

“砰!”

叶纯良这一拳,正中郝建的侧脸。

“郝建老师!”

“混蛋,你竟然敢对我们的老师出手?”

罗同等人当场就不乐意了,朝着叶纯良扑了过来,准备给他一些教训。

“别过来!”郝建侧头命令罗同等人停下。

罗同等人便随之停下,一脸疑惑的看着郝建。

郝建缓缓扭过头来,用一种夹杂着轻蔑的目光低头看着叶纯良:“你的拳头,比叶铃兰的还要没劲!”

叶纯良瞳孔一缩,言下之意,不就是说他连个女人都不如?

叶纯良的表情难堪到了极点,他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自己这一拳明明足以击倒他才对的啊。

“这样好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能在十拳之内让从原地挪动一步的话,就算我输。我当众向你下跪,并且永远不再出现在叶铃兰身边;相同的,如果你做不到,那么你就取消这一次表演,如何?”郝建友善的笑问。

而这时,车小小等人则是一头黑线,他们知道,郝建这又要坑人了。

“你在开玩笑?”叶纯良阴沉着脸问道。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郝建冷笑。

“既然你存心找死,我为什么要拒绝!”叶纯良冷哼着道。

郝建撇了撇嘴:“到底谁找死,还说不准呢。”

旋即,郝建便张开双臂,悠然一笑道:“来吧,使出你吃奶的劲儿,狠狠的教训我吧!”

这么嚣张的言论,李家声等人也不禁愣住了,这太他瞄小瞧人了吧?

叶纯良也是满腔怒火,这个家伙竟然真的敢不把他当回事?

叶纯良恨得咬牙切齿,怒吼一声,直接一套组合拳猛轰郝建的胸膛。

叶纯良的同学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叶纯良这是要把人打死啊!”

他们都见识过叶纯良拳头的威力,一拳便能打碎板砖,这连续十拳还不把人给打死了?

而此时,李家声脸上却浮现残忍微笑,他倒是巴不得叶纯良能把郝建打成残废。

反正他现在是颜面尽失、恼羞成怒了,这时候谁他妈还管什么学校荣耀。

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让郝建死!

“赶紧叫救护车吧,千万别让他死在我们学校,要不然就麻烦了。”一个学生焦急的道,然后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

而就在此时,一只手按住了那个学生手机,叶纯良冷漠的道:“有你什么事?你多管什么闲事?”

“可是他会被叶纯良打死的啊。”那学生弱弱的道。

“那也是叶纯良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滚一边儿去!”李家声毫不客气的道,打死了才最好,省得自己看了碍眼。他巴不得郝建死,所以此时怎么会允许有人多管闲事呢?

那些商学院的学生们都面面相觑,但又不敢忤逆李家声这个二少,所以便只好忍气吞声。

“砰砰砰砰。”

叶纯良还在猛烈攻击着,众人都以为郝建死定了,可是紧接着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无论叶纯良如何攻击,郝建竟然都纹丝不动的站在那儿,完全跟个没事人似的。

等叶纯良打完只好,却也猛然反应过来,郝建竟然真的是半寸没有挪动过?

车小小等人都是一脸讥诮的看着叶纯良,被郝建给坑了都不知道,真是太蠢了。

郝建打着哈欠,悠哉悠哉的看着叶纯良:“十拳到了,我还是纹丝不动的,按照赌约,你应该罢演!”

叶纯良那张俊俏的面容布满了寒霜,但他还像个男人,并没有耍赖,而是冷冷的瞪了郝建一眼,悻悻的离开。

而李家声担任都懵逼了,这太夸张了吧?这家伙难不成铁打的?

“好了,现在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就在此时,郝建转而望向身旁的李家声,不怀好意的笑着。“你刚才似乎很想我被叶纯良打死是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