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叶铃兰的变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给我消停吧,你们这两个死大学生!”叶纯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二人。

不一会儿,叶铃兰便走了出来。

可她才刚走出,便看到小胖和老牛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

“姐。嗯?”叶纯良刚想和叶铃兰打招呼,却猛地发现叶铃兰竟然穿着一件紧身的齐逼小短裙!

“他们这是怎么了?”叶铃兰不解的问道。

“你别管他们,你先告诉我你这一套装束是怎么回事?”叶纯良阴沉的说道,最近的叶铃兰真的是太反常了,以前的她都不穿这样的衣服的,嫌丢人。

可是自从叶铃兰告诉叶纯良她喜欢郝建之后,叶铃兰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竟然换上了如此性感暴露的衣服?

听到叶纯良问起,叶铃兰也是欣喜的笑了起来:“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个屁,我都替你脸红!你穿成这样太暴露了!”叶纯良很不满的说道,气得脸都涨红了。

叶铃兰毫不客气的给叶纯良一个暴戾,阴森森的道:“不要太嚣张了臭小子!”

难得她想要换一下风格,结果叶纯良竟然还嫌弃起她来了。

当女人问你她的新衣服是否好看的时候,可不是真的想要得到你的意见,只是单纯的想要你夸她而已。

随后,叶铃兰就和叶纯良等三人离开了学校,这是因为叶铃兰提议要去打保龄球。

叶纯良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直到在保龄球场看到郝建。

“这个混蛋为什么会在这里!”叶纯良指着郝建对叶铃兰咆哮道,叶铃兰竟然还约了郝建?

叶铃兰撇了撇嘴,教训似的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在课堂上的表现我可都听说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没办法和老师好好相处的话,我可是会觉得很头疼的。”

叶铃兰之所以把叶纯良和郝建叫到一起,就是为了缓和这两个家伙的关系。

毕竟一个是自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男人,叶铃兰自然也不喜欢他们两个针锋相对。

更何况郝建和叶纯良还是在一个班的,这样两人相处的时间也会更多。

而就在此时,叶铃兰身后流里流气跟无赖似的郝建扣着鼻屎,百无聊赖的看着叶纯良,然后把鼻屎弹到叶纯良的衣领上。

“我艹!姐姐,你看他把鼻屎弄到我衣领上了!”叶纯良咆哮道,气得快抓狂了,这个混蛋,竟然当着叶铃兰的面还敢胡来?

“够了!叶纯良,我知道你不喜欢郝建老师,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污蔑老师,他身为一个人民教师,怎么可能干出这么低级的事情来?赶紧把你的鼻屎弄干净,多大个人了,竟然还玩鼻屎,我真替你感到害羞!”叶铃兰冷斥道,却坚定的站在郝建的身后。

而此时的郝建笑得极其****,两撇眉毛很可耻的抖动着。

“姐姐你被他骗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无赖!”叶纯良憋屈的辩解道。

“住口!你是不是想挨揍!”叶铃兰比划着拳头威胁道,然后转头对郝建说道:“你别生气,我弟弟就这德行,又没出息脾气又大。”

“没关系,小孩子嘛,偶尔傻逼是个理解的,呵呵呵呵。”郝建很大度点说道。

“我。呵你麻痹!”叶纯良在心里咆哮道,憋屈的都快要哭了。

“我们进去吧。”说着,叶铃兰就热情搂着郝建的手臂,与郝建一同走进了保龄球场。

看着郝建与叶铃兰如此亲密,叶纯良只感觉心如刀绞。

“没关系,我们疼你。”小胖揽着叶纯良的肩膀说道。

“滚!”

.。

保龄球场内,叶铃兰手里攥着一个保龄球,那精致的娇颜的专注神情魅力无限。

叶铃兰潇洒的将保龄球丢了出去,咕噜咕噜的乱响一阵,然后砰的一声将那些保龄球全部击倒。

“全中,好厉害!”

小胖和老牛都不禁赞叹了起来,叶铃兰运动厉害,智商也高,人长得还漂亮,简直是女神啊!

见状,叶铃兰的嘴角也不禁流露出一丝得意,旋即对自己弟弟道:“该你了!”

叶纯良也抄起了一个保龄球,缓缓朝着球道走去。

“要是敢洗沟的话就宰了你,呵呵呵。”郝建抠着鼻屎说道。

叶纯良那冷峻的脸抹过一道讥诮,手中的保龄球瞬间滚动出去。

“砰!”

同样的全中!

叶纯良转过头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郝建:“该你了,老!师!”

他和叶铃兰都打出了全中,如果郝建不能和他们一样的话那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呵呵。”郝建活动了一下脑袋,而后站起身来,拿着一个保龄球走向球道。

但他的姿势却不是投保龄球的姿势,而更像是篮球投球的姿势。

“喂喂喂,你会不会打保龄球啊?姿势都不对。”叶纯良哈哈嘲笑道,郝建连正确的投球姿势都不会,还打个毛线保龄球。

但郝建却恍若未闻,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球瓶,而后毫无预兆的猛然将保龄球砸了出去,那力道之可怕,空气中都产生了可怕的气爆声。

众人便看到那保龄球在凌空中飞旋,而后骤然砸中那些球瓶上!

“砰!咔!咚!”

郝建一下子击倒了所有的球瓶,然而他却不只是把球瓶击倒这么简单,整台机器都被他给砸爆了!

众人便惊奇的看着那机器在那冒火花,上头的零件一个个的脱落。

叶铃兰轻轻捂着自己的嘴巴,却也是震惊不已,郝建竟然如此轻易就将一台机器给砸爆了。

而叶纯良等三人却也瞠目结舌,这个家伙。是怪物吗?

“哎呀呀,一不小心就用力过猛了。”郝建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然而在他的不好意思之下,却隐藏着一丝狡黠。

没错,这货儿就是在装逼!

“你真厉害!”叶铃兰忍不住在郝建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这样霸气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嘛!

见状,叶纯良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而郝建却是嘿嘿傻笑,同时对叶纯良投去挑衅的目光。

叶纯良阴沉着脸,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要不是因为他姐姐在这里,他只怕当场就上去揍郝建那张****的脸了。

正当这时,叶铃兰的电话响了,她连忙接通电话:“喂,阿楠,怎么了?”

等到那头传来声音,叶铃兰便突然神色剧变,而后阴沉着脸道:“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怎么了?”见到叶铃兰如此,叶纯良和郝建也不禁愣住了。

叶铃兰忙挤出一丝微笑,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学校那边有人闹事,让我回去处理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叶纯良一听学校里有人闹事,顿时就主动请缨了。

“不用了,你们在这里继续玩就可以,一会儿我就回来,郝建,他们就交给你咯?”叶铃兰笑吟吟的道。

郝建两眼一眯,迸射出锐利的光芒:“真是那么简单?”

他可没叶纯良那么好骗,叶铃兰那一瞬间的迟疑与慌张,可不像是有人闹事这么简单。

被郝建如此组注视着,叶铃兰也是有些心虚了,但这个时候的他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真的遇到麻烦了,干笑道:“那是自然啊,只是有校外的人来闹事而已。”

“那行吧,如果有麻烦的话,你就打电话给我。”郝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

但这并不意味着郝建就这么天真的相信了,既然叶铃兰不想告诉他,那他也不勉强。

“好!”叶铃兰笑着满口答应,然后转身离开,可在她转身的瞬间,却是面沉似水。

而叶纯良却也是一脸的狐疑,如果只是单纯有人捣乱的话,叶铃兰完全可以让手下人去处理,哪里用得着亲自跑一趟呢?

“为什么我非要跟你打保龄球,你这狐臭小鬼。”郝建面露不耐的说道,样子显得有些嚣张。

“这话应该我来说吧,你这觊觎学生美色的变态教师!”叶纯良呵呵冷笑两声,从背后的球架取出一个保龄球。

“喂喂喂,叶纯良,你不是认真的吧?”看到叶纯良如此,他的两个兄弟都惊呆了。

叶纯良却没有理会他们,脸上浮现一丝奸险的笑容,叶铃兰已经走了,这就意味着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叶纯良在身后忙活一阵,而后走到郝建的背后,将保龄球瞄准郝建的脚,双手突然一放。

“咚!”

保龄球径自的落在郝建的脚上,郝建的脸瞬间就绿了,那张脸扭曲了好一阵,才终于是吐出了长长的一个字:“嗷~~”

“臭小鬼!我是看在叶铃兰的面子上才对你手下留情,算你有种,竟然敢挑衅我!”郝建咬牙切齿的瞪着叶纯良,然后伸手抓起一个保龄球,就要朝着叶纯良砸去。

可结果却发现那保龄球竟然黏在自己的手指上不动了,任由他如何挣扎就是甩不出去!

“啊哈哈哈,傻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吗?早在之前我就已经在那保龄球上涂满了速效胶水!”叶纯良哈哈大笑,原来他刚才一直背对着郝建忙活的就是在保龄球上涂胶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