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山虎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妈的!”郝建很不爽的吼了一声,转而又拿起另外一个保龄球准备砸向叶纯良,结果却发现另一个保龄球上也有胶水!

叶纯良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郝建,你真是蠢如猪啊,我既然已经在保龄球上涂抹胶水,又怎么会只涂一个呢?”

小胖和老牛都是一脸的无语,面对这个两个活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操操操操操。”郝建的脸顿时黑了,双手一个劲的在那乱晃,试图将保龄球挣脱出来,但却依旧未果。

“哈哈哈,白痴,你就一辈子当哆啦A梦吧!”叶纯良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而后笑着对小胖二人说道:“我们走!”

“这样不太好吧?”小胖有些迟疑的道,这样整郝建未免太过分了点吧。

“少废话,谁敢救他就是跟我作对,你们自己选吧!”叶纯良冷哼道。

小胖和老牛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对郝建道:“对不起了郝建老师,你自求多福吧!”

显然,在老师和兄弟之间,他们还是选择了兄弟。

“别走。别走啊。”郝建哀嚎道,准备追上去。

可这个时候,一个小女生便拦住郝建,严肃的道:“这位客人,你把我们的机器给砸坏了,必须作出赔偿!”

“叶纯良!”整个保龄球场都回荡着郝建的咆哮声。

。。

与此同时,叶铃兰也出现在名叫“夜色”的夜总会门口。

传闻“夜色”夜总会是一个道上的老大开的,就开在商学院没多远的地方,叶铃兰平时也会经常去那里玩。

这也是叶铃兰唯一没办法拿下的地盘,因为夜色的老板江振东是已经驻扎在这一带近十年的黑老大,在当地很有势力,手下马仔足有两百来号,堪称是人多势众。

而且江振东这人心狠手辣,又极度阴险狡诈,在当地人脉颇多,以叶铃兰现在所拥有的人想要吞下他们无疑是痴人说梦。

先不说她人没江振东多,她的小弟都是些大学生,没办法和江振东手下的那些亡命之徒相互抗衡。

而这一次,叶铃兰来这里也不是来玩,而是来和江振东谈判。

这是刚才那一通电话的结果,江振东抓了她的小弟阿楠等人,要挟她在一个小时过来谈判,如果不然就把她的兄弟们全部丢进海里喂鱼。

虽然是个女人,但却很讲义气,所以便出现在这里打算营救自己的兄弟。

之所以不告诉郝建,是因为这是她的事,她不想把郝建淌这趟浑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叶铃兰也知道江振东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还对她存在非分之想,如果让江振东知道自己和郝建的关系的话,没准会对郝建不利。

身为郝建的女人,自然就要保护自己的女人。

看着那如同龙潭虎穴的夜总会,踌躇一阵儿后,叶铃兰还是迈开步伐,走了进去。

“砰!”

一声闷响,夜总会的大门被一脚踹开,连带着江振东的两个小弟也被踹了进来。

这一动静顿时就吸引了里头众人的注意力,所有人全部侧目望向叶铃兰。

今天的夜色并没有接待任何客人,但即便如此依旧不显空荡,因为此时里头已经站满上百号的****成员。

一个年约三十好几的青年坐在中央的一个沙发上,他的面容略显阴狠,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疤,显得狰狞而又丑陋。

所有的小弟都站在他的身后,因为所有人站着,而就他一个人坐着,所以显得派头十足,让人明眼就能看出谁是老大。

而此时,江振东便是眼神阴邪的盯着叶铃兰:“多日未见,你还是这么的泼辣,不过。我喜欢!”

“大姐头!”

阿楠等人看到叶铃兰出现,但是便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

叶铃兰脸色阴沉的看着江振东:“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江振东呵呵冷笑,斜瞥着叶铃兰说道:“我听人说你最近和一个老师走得特别近?”

江振东一直对叶铃兰图谋不轨,自然也在叶铃兰所在的学校安插了艳羡。

原本江振东向叶铃兰求爱过,不过被叶铃兰拒绝了,江振东欣赏叶铃兰的泼辣和贞烈,倒也没有勉强她。心里盘算的是慢慢来,一步步的将叶铃兰征服。

但听到眼线汇报之后他就有些坐不住,听说那个老师文武双全多才多艺,没准还真能把叶铃兰给打动了,所以江振东便将她的小弟全部抓来,准备以此要挟叶铃兰。

叶铃兰心头一沉,竟然被这家伙给发现了,这样一来郝建不就危险了?

叶铃兰咬着牙斥道:“是又怎样?”

“没怎样,不过是想把那小子给抓回来,然后砍断他的四肢丢进海里喂鱼罢了!”江振东呵呵一笑,脸上流露出残忍的笑容。

“你敢!?”叶铃兰霎时横眉立目,俏脸顿现杀意,郝建是她的男人,如果江振东敢对郝建乱来,他绝不会放过江振东!

“我为什么不敢?叶铃兰,难道你忘记了我是干什么的吗?”江振东却满不在乎的道,别人怕叶铃兰,可他却不怕。在他的眼里,叶铃兰还是太嫩了。

江振东双手放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前倾,不怀好意的看着叶铃兰:“试问这附近谁不知道你叶铃兰是我的女人,那家伙既然敢和我抢女人,就应该有被宰掉的觉悟!”

“他抢你的女人?江振东,你未免也太给自己脸了吧?我可从来没有看上过你!”叶铃兰讥笑道,就算没有郝建,她也不会看上江振东的。

为什么?因为江振东不够霸气,她喜欢的是一个像狂龙怒狮的男人,而江振东顶多算是一条阴险的豺狼。

江振东那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扫而光,转而浮现阴沉的狠辣:“看起来,你似乎很喜欢那小子?”

叶铃兰竟然在替郝建说话,这让江振东觉得很气愤。

叶铃兰没有回答,而是怒笑道:“你如果敢对他出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哈哈哈哈。”江振东霍然起身,深陷的眼窝迸发出怨毒的光芒:“原本我还打算陪你继续玩玩的,但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了!给我上,把她给我抓住!”

“哗!”

江振东话音刚落,最外围的数十人便一起上前一步,如同一头头恶狼般,紧紧的将叶铃兰盯着。

但叶铃兰这个暴力女王岂会被这样的阵势给吓到?随之冷笑一声,从腰间拔出两把锋利的短刀,嘲讽似的对江振东等人说道:“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一会儿搞不好会死人的!”

.

“哈哈,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郝建那家伙的嘴脸?简直跟吃了一只苍蝇似的。”回校的路上,叶纯良哈哈大笑,显得极其高兴,因为之前一直都是他被郝建欺负,现在终于狠狠整了郝建一回了。

“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吧,老师他又没对我们怎么样?”老牛这人人如其名,个头跟牛一样壮实,性格也跟牛一样比较憨厚,所以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什么没怎么样?他对我姐姐图谋不轨你没看到吗?这还叫没怎么?”叶纯良瞪着眼道。

“我倒是觉得他和大姐头挺般配的,大姐头之前也说过他日后找的男人一定要能镇得住她。她会喜欢郝建老师,也就代表郝建老师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且我也觉得他不错。”小胖一本正经的说道。

“喂,我说你们到底站哪边的?”叶纯良很不高兴的说道,他就不明白了,郝建那家伙到底在班里用了什么迷魂药。不但让叶铃兰性情大变,还让他的两个死党都替他说话?

“没没没,我那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别介意啊。”小胖急忙结结巴巴的摆手,生怕叶纯良发起飙来又拿他撒气。

“哼!一个个都他妈见了鬼了!”叶纯良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正好这时候一辆超跑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一个气急直接朝着那车门踹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那超跑的车头灯直接被叶纯良给踹爆了。

“****,叶纯良,你疯了,这可是超跑啊!我们赔不起的!”老牛看到叶纯良竟然把一辆超跑的车头灯给踢爆了,当场就吓坏了。

这修一下至少也得要个几万块啊。

而见状,叶纯良也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他这才看到原来那辆车是超跑,整个人愣在当场。

“我们快跑吧,不然车主来了我们就完蛋了!”小胖最先反应过来,提议的说道。

而闻言,叶纯良二人也立刻回神,不敢继续在这逗留,就打算逃跑了。

可正当他们要走的时候,一群大汉却从不远处的餐厅里冲了出来,为首一人看了一眼汽车之后,便回头喊道:“山虎哥,有人砸你的车!”

“呵,敢砸我的车?是哪个不开眼的狗杂种?”正说着话,一个留着黄色长发,穿着西装的怪蜀黍就走了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