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演上瘾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因为他睡过叶铃兰,所以他知道叶铃兰并没有山虎哥所说的那样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对于这么一个冰清玉洁的又属于她的女人,郝建自然不允许别人随便侮辱她,而山虎哥触碰了这个禁忌。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郝建这么说,山虎哥以为郝建真的不生气,顿时就松了口气。

“郝建,你竟然和这些黑社会称兄道弟,你还是老师吗?”叶纯良怒斥道,很鄙夷的看着郝建。

“罗里吧嗦的吵吵什么呢,谁他喵的认识你们啊?都说了老子叫哆啦A梦!”郝建转过头来,目光冷如疾电,直盯着叶纯良等人。

而被郝建如此盯着,叶纯良等三人顿时汗毛倒竖,仿佛像是一瞬间就坠入冰窖了一般。

“来玩玩吧,正好我最近都没有运动过,就拿这几个小子练练手!”郝建松了松骨,兴致勃勃的说道。

“没问题兄弟,我一定替你好好教训这几个敢顶撞你的臭小子!”山虎哥满是讨好的说道,而后对自己的小弟使了个眼色。

那个大汉便攥着拳头走向叶纯良等人,此时山虎哥便对郝建姜山:“我这兄弟叫狂狗,连散打,一拳能打凹一块铁板,一会儿有他们好受的!”

“哼!真是白痴!”郝建哼笑一声,嘲讽的道。

“是啊,竟然敢顶撞你,真是白痴!”山虎哥也随之附和道。

“我是说你是白痴!”郝建转头望向身旁的山虎哥道。

“啊?”山虎哥当场就懵了,郝建无缘无故的骂他干什么,如果不是因为郝建是跟辣姜哥混的,他当场就要把郝建干得爬不起来。

“你这太小儿科了?出来混了这么多年,连怎么收拾人都不会,我真替你们觉得可悲。”郝建一脸鄙夷的说道。

山虎哥等人惊呆了,山虎哥愣了一下,谦虚的问道:“那兄弟你有什么高见了?”

“把这几个小子双脚绑起来,然后把他们从东江大桥上面丢下去,给他们来一次惊险的蹦极体验。”郝建冷笑道。

叶纯良三人气得想骂娘,太尼玛遭恨了,不帮他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替山虎哥他们出谋划策。

“好主意啊,我还没这样玩过呢!”山虎哥一听也乐了,郝建说的太惊奇了,他光是听着就觉得来劲。

不一会儿,叶纯良等人便站在东江大桥上,他们三个腿都被麻绳给绑着,被推到了桥围栏的边缘上。

望着那三十米高的大桥,叶纯良等人都觉得有些脚软了。

在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那滋味可是有够爽的。而且郝建给他们绑着的还不是橡胶,而是麻绳,这种毫无弹力的绳子在冲压的情况下猛然拉拽,会不会崩断暂且不说,就算不会,那股拉扯力也足以让人难受的了。

人体在那样的拉扯下,必定五脏六腑都在翻涌,把胆汁吐出来都有可能!

叶纯良大概猜测到一会儿他们要么就是死,要么就是生不如死了。

“郝建,你他喵的疯了?”叶纯良对郝建怒吼道,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谋杀。

“怎么,要求饶吗?在学校的时候你们不都很神勇吗?怎么现在一个个就跟缩成蚂蚁似的?”郝建嘴里斜叼着一根烟,冷笑的看着叶纯良:“还是说你遇到麻烦除了叫人救命之外就什么都不会了?”

闻言,叶纯良顿时瞳孔一缩,他自然知道郝建是在嘲讽他遇到事情就搬出自己的姐姐。

“我不需要你救!”叶纯良咬牙切齿的道,光凭郝建这一句,他就死也不想要郝建救他。

“那就证明给我看你是个男人,而不只是一个有着恋姐情节的小屁孩。”郝建呵呵笑道。

叶纯良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他回头看着一眼那深不见底的江河,眼中闪过一道决然:“不就是跳下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旋即,叶纯良便转身走向桥边。

“喂喂,叶纯良你别冲动啊。”他的同伴们急忙喊道,如果叶纯良真从这里跳下去的话,那保不齐会发生什么的,谁知道这绳子牢固不牢固啊。

叶纯良转头狠狠的瞪着郝建:“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就拜托你离我姐姐远点。”

“好。”郝建笑吟吟的点头。

叶纯良哼了一声,长舒了一口气,而后像是一只飞跃的小鸟似的,猛然一跃。

“叶纯良!”

小胖和老牛都惊呆了,同时大吼了一声。

“唰!”

就在半空中的时候,叶纯良的身形猛然停了下来,而那拉扯力也果不其然的让叶纯良痛苦不堪,当成呕吐了出来。

“好险没事!”小胖二人同时擦了一下冷汗。

而站在围栏边上的郝建,此时也不禁流露出一丝赞许的目光,这样才能算是真正的男人。

“哈哈哈哈,真有意思,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山虎哥大笑了起来,也觉得很有趣,旋即转头望向小胖和老牛:“轮到他们了,把他们也给我丢下去。”

可山虎哥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的两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绑着了,山虎哥急忙低头一看,顿时脸就黑了,因为他看到郝建用绳子绑着他的脚。

“你在干什么?哆啦A梦?”山虎哥惊呆了,这家伙打算把自己也给丢下去?

“还用问吗?当然是让你也体验一把咯。”郝建理所当然的道。

“别开玩笑了,你这双手握着保龄球的变态!”山虎哥气得咒骂了起来,就算郝建是跟辣姜哥混的,这个玩笑也开的有些大了,让山虎哥愤恨不已。

从刚才开始山虎哥就注意到郝建的双手一直握着两个保龄球,这不是脑子有病吗?正常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双手握着保龄球呢?

所以从刚才山虎哥就看郝建不顺眼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跟辣姜哥混的,光凭他这么脑残,山虎哥就把他给揍一顿了。

而现在郝建竟然还想对他乱来,山虎哥果断就不能忍了。

“哆啦A梦,你别乱来!”这时候,山虎哥的那些兄弟们也对郝建警告道。

“呵。”郝建轻蔑一笑,双手猛然一震,那两颗保龄球竟然凭空就被震碎了。

“我艹!!!”

众人惊骇失色,突然打碎保龄球,这家伙还是人吗?

“我他瞄才不是哆啦A梦!”郝建此时却矢口否认。

“那你到底是谁?”山虎哥神色难看的道,自己该不会遇到疯子了吧?

郝建不回答山虎哥的话,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而后大吼道:“为了雅典娜!”

“圣斗士星矢?”山虎哥的其中一个小弟认出了郝建这副架势,怔怔出神的道。

而此时,小胖和老牛也把叶纯良给拉了上来,看到郝建这副蠢样,都不禁懵了。

这家伙是玩脱了吧?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在演?

“天马流星拳!”郝建怒吼一声,一记上勾拳直接打在山虎哥的下巴颏,而山虎哥的就很悲催的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而后朝着身后的桥底坠落下去,如同一条干鱿鱼似的被挂在那里。

“敢打我们老大,动他!”山虎哥的头号打手怒吼了一声,气愤的冲了上来,一拳直接轰向郝建的面门。

“喝!”

突然间,郝建暴喝一声,神态凶狠的扫向众人。

那些黑帮成员吓得连忙退了回来,警惕的看着郝建。毕竟刚才郝建徒手打碎两个保龄球那一幕太令人震惊了,对于郝建他们都很谨慎。

就在此时,郝建猛然伸出一根手指,脸部肌肉在不断抽搐,恨声道:“华夏人,不是东亚病夫!啊扎!”

“李小龙?”众人一头黑线,这家伙没玩了?

“揍他!”那个浑身刀疤的大汉怒吼道,感觉自己被郝建给耍了,那火气直接就是蹭蹭蹭的往上冒。

十几个人同时朝着郝建冲了过来,而郝建这货儿是真的玩脱了,脚步不断的在地面上跳来跳去,真把自己当成李小龙了。

那刀疤男冲在最前头,直接给了郝建一记上钩拳!

而此时的郝建也动了起来,在对方拳头到他面前之时,他的拳头却已经飞了出去。

同时伴随着李小龙式的怪叫,一拳打在那大汉的腹部:“呜啊!”

那大汉当即喷出一口血,而后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这时候,叶纯良才深深的意识到自己和郝建的差距有多大,他刚才和那大汉打得难分难解,可郝建一拳就解决了对方。

“啊哒哒哒哒。”郝建一边怪叫,一边拳头猛出,将那些冲上来的黑帮成员一个个打飞了出去,跌落江里。

他们可不比叶纯良和山虎哥有绳子绑着,从怎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是死是活还真不好说。

虽然眼前一幕极其富有戏剧性,但是仔细一想的话,却又会觉得郝建很残忍。

此时小胖和老牛对郝建可谓是服的五体投地了,而叶纯良虽然满心的不爽,却也不得不承认郝建的确很可怕。

正当这时,叶纯良的手机却随之响了起来,叶纯良接通电话,那头便随之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良哥,大事不妙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