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身上沾满他的臭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什么?”听完那人的汇报之后,叶纯良顿时目瞪口呆,怪不得他刚才看叶铃兰脸色不对,原来她是自己去见江振东去了。

叶纯良自然也知道江振东是什么人,听到小弟的汇报之后,叶纯良当场就吓坏了。

“他们在哪?”叶纯良阴沉的问道。

等到叶纯良挂了电话,脸上那阴霾却依旧是久久挥之不去。

“怎么了?”小胖看到叶纯良脸色这样,也觉得不大对劲。

“我姐姐单独去见江振东了。”叶纯良回答道。

“什么?大姐头一个人去见江振东?那家伙那么阴险,又对大姐头图谋不轨,大姐头一个人去见他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小胖惊愕的说道。

而不远处的郝建听到他们的议论,却也不禁眉头深锁。

果然事情如他预料中的那样,叶铃兰的确是有事情瞒着他。

“我们现在过去!”叶纯良当机立断,他绝对不能让叶铃兰吃亏。

而这时候,郝建却一语不发的上了山虎哥那辆兰博基尼,同时对叶纯良等人吼道:“上车!”

叶纯良翻了翻白眼,道:“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车子没有钥匙怎么开?”

“砰!”

叶纯良话音刚落,郝建就一拳轰向车子,当即将他打出了一个大洞,旋即从其中抓出两条电线,用这两条电线摩擦了一会儿之后,便是发动了汽车。

“我去,这家伙似乎对这个很拿手啊。”老牛很无语的说道,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老练的偷车贼。

三人急忙上车,朝着叶铃兰所在的位置赶去。

此时,夜色酒吧内,叶铃兰气喘吁吁,她将外衣脱下,身上只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将那丰满的胸脯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在她的面前,江振东的小弟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哀嚎不止。数十个人对付叶铃兰一个人,却被叶铃兰打成这样。

不过叶铃兰自己也不好受,胳膊上和大腿都被刀刃所划伤,鲜血淋淋。

虽然叶铃兰懂一些武技,但严格上来说还不能算是一个武者,一个人对付几十个,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而江振东在见识过叶铃兰的身手之后,双眼便是流露出一些浓郁的狂热。

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嘛!

“看来你真打算和我死磕了?”江振东笑得很奸诈,从叶铃兰的彪悍中,他看到了一种暴力艺术,一种美丽与暴力共存的艺术。

江振东一边说着,一边坏笑着拿出一把手枪对准了叶铃兰。

叶铃兰嗤笑了一声,被江振东给逗笑了:“你以为我会怕死吗?”

如果叶铃兰怕死的话,也不可能收服那么多小势力。

“你不怕死,可你的那个情人呢?”江振东桀桀怪笑道。

“你什么意思?”叶铃兰脸一寒,怒视着江振东。

江振东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而后朝着叶铃兰走了过来:“你说如果我派一群枪手去学校射杀他的话,会怎么样?”

闻言,叶铃兰顿时面露寒芒,将短刀抵在江振东的脖子上,娇斥道:“你敢?!”

江振东低头看了一眼那锋利的刀锋,却依旧面不改色,不但毫不畏惧,反而笑得越发得意。

“都给我听着了!如果叶铃兰杀了我,那么你们就去学校里杀了她弟弟和情人。”江振东对自己手下怒吼道。

“是!”

江振东的手下们一起高呼了起来。

“你。”叶铃兰恨得咬牙切齿,没想到江振东竟然如此卑鄙,拿郝建和叶纯良来要挟她。

“叶铃兰,这才是真正的****,你还太年轻了。”江振东呵呵奸笑道,他之所以觉得叶铃兰天真,是因为叶铃兰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不择手段!

对于江振东来说,只要达成目的,那就不计一切后果。

他看得出来叶铃兰没办法像他一样狠心,也吃定了叶铃兰绝对不可能放弃叶纯良和郝建的。

所以江振东知道叶铃兰不敢杀他,即便她现在很想这么做。

“下手啊,怎么?不敢了?”江振东冷笑道。

“你到底想干嘛?”叶铃兰很屈辱的喝问,现在的她已经是被江振东给牵着鼻子走了。

“你说呢?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江振东先是呵呵的一笑,而后突然一抓叶铃兰的背心,奋力一扯,便将叶铃兰的背心完全给撕碎了。

叶铃兰身上也就只剩下一件鹅黄色蕾丝内衣,显得素雅恬静。让江振东的那些小弟们一个个全部看呆了,叶铃兰因为经常运动的原因,所以身材非常好,那小腹光滑如镜,没有一丝赘肉,肌肤白里透红,令人看了就不禁垂涎三尺。

江振东的眼中也是闪烁着淫邪的光芒,紧盯着叶铃兰的娇躯。

叶铃兰急忙双手捂住自己的****,虽然她经常是一副大无畏的姿态,但在这方面他还是比较保守的。

但江振东哪里会给她机会,直接反手将叶铃兰给按倒在酒桌上,眼神透着一丝狠戾与饥渴。

显然,他是打算在这里将叶铃兰就地正法!

叶铃兰本来是可以反抗他的,但是却生怕因此激怒江振东,导致江振东去对付郝建他们,所以只能忍着、

而此时,叶铃兰也意识到江振东想做什么了,寒声威胁道:“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宰了你!”

“你要是敢反抗我,我就宰了叶纯良和那个叫什么郝建的!”江振东咧开嘴巴,露出一排昏黄色烟屎牙,笑得很****。

“就凭你?我呸!”叶铃兰很不屑的吐了个唾沫。

“你认为我杀不了他?”江振东哼笑的问道,但却显得皮笑肉不笑,眼神寡毒。他对于叶铃兰这样的态度很是不满,原因很简单,因为从他见到叶铃兰第一眼开始,她就没正眼瞧过江振东,这让江振东愤怒到了极点。

以前他想要的女人,那都是跪着给他骑,可叶铃兰身为一个女大学生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瞧不起他。

瞧不起他就算了,代表叶铃兰眼界高,他也可以理解。

但是叶铃兰竟然看上区区一个老师,他一个****老大,要权力有权力要地位有地位,哪里不如一个人民教师?

“你当然不如他,你和他相比,就如同一滩烂泥!”叶铃兰很鄙夷的说道。

“好好好,那么现在我这一滩烂泥就要骑在你身上!”江振东凶芒毕露,那张满是刀疤的脸显得格外狰狞,他抓着叶铃兰的头发,阴森森的道:“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杀不了他的话,那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从叶铃兰屈服的态度上,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不敢忤逆自己,因为他担心会牵连郝建。

叶铃兰选择了沉默,那张俏脸布满了怒色与屈辱。

江振东哈哈大笑,为自己能够窥破叶铃兰是心思而感到无比得意:“一会儿我倒要看看,你在我的胯下是否还能保持着这张冷傲的姿态!暴力女王?一会儿我要让你成为****女王!”

“嘶啦”一声,江振东又将剩下那下本身的半截短裙给撕裂了,这时候的叶铃兰就只剩下内衣裤了。

“喔喔喔喔。”

那些黑帮成员全部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怪叫连连。

叶铃兰面色涨红,颇显的恼羞成怒,即便冷傲如她,在面对那么多男人那色眯眯的视奸,也是倍感耻辱与羞怯!

“剩下的,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替你脱呢?”江振东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这具胴体,那副模样就仿佛野兽抓住了猎物,却急着将他吃掉,而是先戏弄他一番似的。

现在的江振东就是这样的心里,该死的贱人,竟然敢背着自己偷男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老子现在让你知道看不起老子的下场!

叶铃兰面容清冷,倨傲的看着江振东,道:“脱衣服而已,我倒是没什么所谓,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干净的了,你不介意吗?”

“嗯?”听到这话,江振东的瞳孔陡然一缩,叶铃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和那小子睡过了?

这时候,叶铃兰仿佛重新掌握了局面,伸着手指着自己的嘴唇:“我的这里,他碰过了。”

然后指着自己的****:“我的这里,他也碰过了!”

紧接着又指着自己的桃花源:“还有我的这里,他都碰过了!”

叶铃兰面带讥笑的道:“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沾满了他的臭味,而我却非常痴迷那股臭味,我从没有闻过便那还要浓郁的味道。他压着我,将他去气息涂忙我的全身,除此之外再也无法爱上别的味道。即使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妈的,你找死!”江振东勃然大怒,当即怒吼了一声,一巴掌挥向叶铃兰的面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