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我是属于他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自己叙述着别的男人有多么多么好,这哪个男人受得了?

更何况叶铃兰所描绘的还是她与郝建尽享鱼水之欢的细节,这与明着打江振东的脸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加严重。

听到叶铃兰如此详细的描写经过,江振东肺都要气炸了,就像是亲眼目睹了叶铃兰和郝建之间的****似的。

感觉头上的帽子绿得都快成黑色了。

叶铃兰被打倒在地,却面带讥诮的看着江振东,讥讽之意不言而喻。

“这就恼羞成怒了吗?我还有很多细节没告诉你呢,知道我在哪里和他做的吗?在中医院的医务室。”叶铃兰咧开嘴,但满嘴都是牙血,显得很惨烈。

叶铃兰完全不顾江振东那已经铁青了的脸颊,继续戏谑的自言自语,此时的她竖起了三根手指,面带讥笑的道:“知道上一次他让我高潮了多少次吗?三次,而且还是半个小时之内,这是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的!”

“给我闭嘴!”江振东怒吼道,这一次更恨,直接是一脚往江振东的脸上踹去。

叶铃兰一个趔趄,倒在地上,两颗门牙随之脱落,那精致的脸颊带着淡淡的血痕,尤为凄美。

但此时叶铃兰却笑得很开心,也笑得很讽刺。江振东越是生气,她就越开心:“没错,我已经不干净了,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属于他一个人的,就算你强暴了我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他了!”

叶铃兰知道江振东做梦都想要得到她的身子,但很可惜她的第一次已经给了郝建。

“你还敢笑?”江振东彻底抓狂了,抓着叶铃兰的头发,将她直接推在桌子上,狠狠的按住她。

江振东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杀气腾腾的怒吼着:“臭****,我不会放过你的,等老子上完,我再让我的兄弟们挨个上!”

“那么看不上老子是吧?那么享受是吧?那老子就让你在这场子里当头牌,一天让你接二十几个客人还不给戴套!”江振东咆哮道,状若癫狂的疯笑了起来。“原本你是有可能成为大嫂的,但很可惜,你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呸!我就算是让千人骑万人轮,也绝对不想做你这样的垃圾的女人!”叶铃兰嘲讽道。

“好好好,一会儿等你真的被人轮的时候我希望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江振东怒吼一声,魔爪伸向叶铃兰的内衣,打算将其就地正法了。

.

与此同时,叶纯良和郝建他们也已经赶到了现场,叶纯良一下场,就直接往江振东地盘里冲,但却被郝建一把拽住了。

“你干嘛?”郝建皱着眉问道。

“你在废话吗?当然是去救我姐姐啊!”叶纯良觉得郝建这个问题很可笑。

“救她?我看是害她吧!你这样直接冲进去,当别人瞎的吗?你这是打草惊蛇!”郝建无语了,这家伙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一点脑子都没有。

“呵,这都到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想些有的没有的。没胆子进去就直说,没必要在那装模作样的!”叶纯良冷嘲道,在他看来郝建这不过是在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罢了。

姐姐现在情况这么危急,郝建竟然还有心情去考虑这些,自己姐姐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这家伙。

“嘿,你这孩子怎么不知好歹啊?”郝建无语了,他堂堂死神会害怕几个地痞流氓?

之所以不想这么明目张胆的冲进去,是因为他担心会打草惊蛇,从而导致叶铃兰陷入危险之中,毕竟他现在也不知道里头是什么情形。

叶纯良却冷哼一声,再懒得去搭理他,直接一挥手对召集好的人马命令道:“走,跟我去救大姐头!”

“吼!”

叶铃兰的那些小弟们全部大吼一声,手持各种刀械冲进了夜总会里头,中途还甚至不忘鄙夷的扫了郝建一眼,似乎在嘲笑郝建的怯懦。

郝建捂着额头,一个头两个大,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光有冲劲没脑子啊!

郝建也急忙跟上,生怕这些家伙会有什么闪失。

叶纯良刚刚冲进夜总会里头,就看到江振东对叶铃兰毛手毛脚的,而叶铃兰身上的衣物几乎被扒光了,只剩下内衣裤,百分之七十的肌肤都裸露在外。

而江振东似乎正打算将叶铃兰最后一层遮羞布也给丢弃,看到这里,叶纯良霎时双眸猩红,怒吼道:“住手!”

江振东和叶铃兰等人相继回过头,当看到叶纯良出现之后,叶铃兰也不禁慌了神:“纯良?你来干什么?快离开这里!”

江振东可不是什么善茬,以他那心狠手辣的个性,此时很有可能对付叶纯良的!

“郝建呢?”叶铃兰急忙询问道,既然叶纯良在这里,那不就意味着郝建也来了吗?自己千方百计想要保住他们两人,结果他们都来自投罗网了?

“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惦记着那个无胆匪类啊!”叶纯良一听叶铃兰这么说,顿时就气急了。那个家伙明明都丢下叶铃兰跑掉了,可叶铃兰竟然还想着他。

“大姐头,那家伙一听到你被人抓了,直接就吓跑了。”叶铃兰的其中一个小弟说道。

“你多什么嘴!”叶纯良厉声呵斥,本来他是不想让叶铃兰知道这件事情的,以免叶铃兰伤心,却没有想到诱人口快说出来了。

那个小弟就低着头不敢再接话了。

而此时,叶铃兰却也是一副震惊的表情,郝建竟然丢下她跑掉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人了?

“哈哈哈。叶铃兰,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吗?原来也只是个无胆匪类嘛!”江振东哈哈大笑,搞了半天,叶铃兰吹的那么牛逼的男人是个废物啊!

叶铃兰已经陷入呆滞了,哪怕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不相信郝建会弃她而去。

那家伙不是恶魔教师吗?不是一个人单挑了一支军队吗?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害怕江振东?

旋即,叶铃兰的嘴角便是露出了一丝苦笑: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想他来,这本就不关他的事。

“叶铃兰,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还是有机会取悦我的,只要你现在跪下来给我舔鸟,我可以不计较你背叛了我,依旧给你当我的女人的机会。”江振东哈哈大笑道。如今叶铃兰的脸真是太可笑了。

“取悦你妈个头,你怎么不让你妈来取悦我?”叶纯良怒斥道,看到江振东那张嘴脸他就恨不得上去给江振东一拳。

江振东本来就长得丑,此时笑起来更显得丑陋。

“臭小子你说什么?”江振东的小弟听到叶纯良竟然敢这样大言不惭,顿时便怒视着叶纯良。

“哎,别这么凶,一会儿这位暴力女王同意给我跪舔的话,那这个小弟弟就是我的小舅子了,你们怎么能这么对他呢。”江振东阴阳怪气的说道,笑得越发的讽刺与不屑,那声音就跟猫头鹰似的。

“****!”

叶铃兰怒吼了一声,挥动着手中的铁棍冲向江振东,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将这个无耻之徒打成残废了!

那些小弟们随之一拥而上。

江振东嗤笑一声,而后挥了挥手,他的手下也随之拿着片刀迎了上去。

人群中,一场厮杀顿时就爆发了出来,整个夜总会顿时挤满了人潮,嘈杂声不断。

而叶纯良手握铁棍直奔江振东而来,江振东眼见叶纯良走了,那张遍布刀疤的丑陋面容随之抹过一道冷笑,那带着一道伤疤的眼睛也透露出一丝阴寒。

“纯良,快退下,你不是他的对手!”叶铃兰见状大喝一声,江振东能够当上老大可不是只凭他的奸诈而已,这条凶狠的豺狼即便是她也得要敬畏三分,更何况是叶纯良了。

“去死吧你!”但叶纯良却压根没有理会叶铃兰的警告,直接一棍子朝着江振东的头顶落下。

“铿!”

预期中的闷响没有发出,反而是传来一道金属的碰撞声。

此时,只见江振东单手握刀,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你以为就凭你真的能动得了我?”

叶纯良狠狠咬了咬牙,直接左拳轰向江振东的面门。

而这时,江振东却依旧不屑一笑,另外一只手翻了翻,一把小刀浮现于手,直接朝着叶纯良的拳头刺去。

“啊!”

叶纯良发出一声惨叫,整个手掌顿时就被江振东的刀刃所贯穿了。

“年轻人,还是应该学学什么叫做谦虚,不要以为学了些花拳绣腿就了不起了。我们大中华那么多不俗的武术不学,非要去学什么空手道?真是垃圾!”江振东冷笑了一声,手上的刀刃一压,叶纯良直接痛得跪在了地上,疼得直飚眼泪,整张脸都因为痛苦而扭曲了。

叶纯良抬头望着江振东,眼神酷戾,如同一头困兽:“不要以为击败了我一个就了不起了,我还有兄弟们!”

“兄弟们?你看看你们的兄弟们现在成什么样了?”江振东哈哈大笑,冲着叶纯良努了努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