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他们叫我死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玩。玩具?手枪对他来说只是玩具?”江振东脑袋一片空白,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现在,我们该好好算算账了。”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振东,而后突然毫无预兆的一把抓住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老大!”

见状,江振东的小弟们迎了上来,想要救江振东。

唰!

郝建猛然转过头来,那深沉而酷戾的目光顿时将那些帮会成员锁定,紧接着他们便如同定中了定身术一般,全部都呆立当场不敢动弹了。

郝建声音低沉,一字一句的道:“谁来。谁死!”

此时,他真的很愤怒,江振东竟然敢对他的女人下手,并且用他威胁叶铃兰就范,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没准这头上就绿油油的。

既然江振东已经打算要给他戴绿帽,那就要有为此付出代价!

“你。你不是人。”江振东被郝建掐住喉咙,眼睛却死死的将郝建盯着。

如此阴暗和冰冷的目光,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的目光。

从那眼神之中,江振东仿佛能够看到地狱盛景一般。

“他们都叫我死神!”郝建咧开嘴,露出一道森冷的笑容。

咔嚓。

江振东的脑袋一歪,当场便断了气,众人便看到江振东的脖子竟然诡异的收缩只有茶杯大小,郝建徒手便将他的脖子给掐断了。

所有人望向郝建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尊神魔,充满了敬畏。

今夜,郝建的出现彻底扭曲了他们的三观,种种行为将在众人的心中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痕迹。

“你们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郝建目光一扫叶铃兰,却依旧冷厉,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安慰与柔情。

叶铃兰表情一僵,此时一点暴力女王的样子都没有,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低着头走到郝建的身边。

郝建却只是淡淡的看了叶铃兰一眼,转头便往夜总会外头离开。

那些学生们此时已经奉郝建为尊了,也连忙跟上郝建的脚步。

大街上,近百人不紧不慢的跟在郝建的后头,这一幕显得很壮观,时不时就有人对郝建投来异样的目光。

叶铃兰他们也都看得出来郝建兴致不佳,所以不敢开口,只好跟在郝建的后头。

而就在快到达校门口的时候,郝建却停下了脚步,他这一听,其他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郝建转过头来,快步的朝着叶铃兰走了过去,就在叶铃兰疑惑郝建要干什么的时候,郝建伸出了手。

“啪!”

不是预期中的温暖拥抱,而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叶铃兰脑袋往一侧偏去,整个人踉跄的险些栽倒在地,当场就懵了,因为她想不到郝建为什么要打她。

“你特么的干什么?”叶纯良看到自己姐姐被打,顿时就不乐意了,气势汹汹的朝着郝建走来,虽然郝建救了他们,但这并不代表郝建就能胡来!

叶纯良伸手扳过郝建的肩膀,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郝建却突然转身,一拳打向叶纯良的腹部。

“哇。”

叶纯良当即俯身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像是僵硬了似的,保持着中拳后前倾的动作,动也不动一下。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的闲事?”郝建又一巴掌呼在叶纯良的脸上,将叶纯良打得瘫软在地上了。

旋即,郝建便转头望向叶铃兰,目光冷厉的道:“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因为我害死了那些学生。”叶铃兰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呵,看来你还不傻嘛。”郝建怒极反笑,道:“那你打算怎么赔偿他们的家属?给他们一笔安家费?”

“我。我没钱。”叶铃兰很愧疚的说道,她知道郝建这话是什么意思,按理说是应该她为此负责的,而可笑的是,她却根本没有负责的能力。

“怎么会呢?你不是大姐头吗?那么多小弟跟你吃饭,你怎么能没钱呢?”郝建冷笑了起来,那嘴脸有着说不清的鄙夷。

叶铃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恨我,所以你要怎么羞辱我我都无所谓。”

“不不不,你搞错了我一点也不恨你,恨你的是那些被你害死的学生家属。”郝建呵呵怪笑道。

叶铃兰当场石化,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见到叶铃兰不说话,郝建却不愿就此放过她,继续冷嘲道:“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你以为你扛着双刀追人几条街就牛逼了?你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特么当什么老大?”

突然,郝建陡然一指叶纯良:“还有你。光长个头不长脑子,如果今天不是你自作主张带那么多人进去火拼,而是直接把事情交给我处理的话,那些学生也就不会死了。是你们两姐弟把他们害死的,他们相信你们,可你们却害死了他们,你们比江振东还要人渣!”

原本脸上带着恨意的叶纯良,一听这话也顿时木讷了。因为他知道郝建说的是实话,以郝建的实力,或许真的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救回叶铃兰,可他偏偏多此一举,那些兄弟都因他而死。

所以叶铃兰该打,他更该打!

“还有你们,放着平静安稳的日子不过,学人家混****?你们特么的脑子给门挤了?这尼玛都二十一世纪了,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吗?知道国家对黑势力零容忍吗?学人家砍人,脑子发育没健全吧?”郝建对上百号人呵斥道,其实最让他郝建生气的还是这些家伙。

明明都是成年人了,却还是这么没脑子,这世上多少人想要平稳却没办法得到,这些家伙拥有却不懂得珍惜。

“我想你们这么有冲劲,都应该去阿富汗、叙利亚!去体验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郝建冷笑道,唯有经历过残酷的战争,这些白痴才会知道平静生活的可贵。

而此时,那些学生们便是一个个羞愧的低下头,不敢与郝建对视,更不敢接腔,心中都是五味杂陈的。

教训完他们,郝建又转而望向叶铃兰,见到郝建又要发难,叶铃兰急忙吓得又低下头,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

“出了事情想自己扛?你很有种是吗?到头来还不是你的那些兄弟替你去死?叶铃兰我告诉你,这个世界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是有着满腔热血就行了,收起你那发育未健全的脑子吧,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解散你所谓的帮会势力,否则的话,我会替你解散!而到时如果我出手,你们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郝建的话,叶铃兰面如死灰,而她的那小弟却都一个个是呆若木鸡,郝建的可怕他们刚才是见识过了,就连江振东都被他弄死了,如果郝建执意要对付他们的话,他们必死无疑。

郝建冷冷的看着叶铃兰,笑道:“女人,就要有做女人的觉悟,打打杀杀这种事情不适合你们。你。好自为之吧!”

语毕,郝建便不再理会已经错愕的叶铃兰,转身离去。

而此时,叶纯良捂着自己的腹部,缓缓朝着叶铃兰走了过来,有些迟疑的问道:“姐,你。没事吧?”

叶铃兰摇了摇头,看着郝建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道:“他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吓人。”叶纯良也是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一直以来郝建都表现的跟个逗逼一样,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郝建发起火来竟然这么吓人。

郝建是真的生气了,气叶纯良的鲁莽,更加气叶铃兰的自大。叶铃兰竟然想一个人把整件事情给扛下来,自己身为男人,需要女人来保护自己吗?如果那样的话,自己跟小白脸有什么区别?

叶铃兰为了保护他,竟然不惜献出自己,这让郝建感觉很耻辱,仿佛自尊心被践踏了一般,所以他要杀江振东,不杀江振东也同样难消他心头之恨。

隔天,叶铃兰和叶纯良如期的来到了学校,在当天夜里,他们就解散了所有的势力,决心当个正常的大学生。

但郝建却没有来学校上课,第一天没见人,第二天没见人,第三天还是没见人。

这一下叶铃兰就慌了,她不知道郝建是不是因为对她失望所以离开了她,所以她就疯了一样的去找郝建,但却没有任何知道郝建去了哪里。

从杜岳林的口中叶铃兰得知,郝建的身份比较特殊,什么时候来上课,上什么课,全凭他的心情决定,他们院方是没有资格干涉的。

因此,叶铃兰陷入了绝望。。

与此同时,郝建便出现在舒雅集团的内部,和黑鬼他们在那吹牛打屁。

“我说你好久都没来了,我们哥几个儿还以为你忘了我们呢。”铁山有些抱怨道。

“说什么屁话,忘记谁都不能忘记你们啊,我是因为最近比较忙,所以才没什么时间过来。”郝建笑着解释道,却发现老张并不在这里,便是奇怪的问道:“对了,老张人呢?怎么没见他人啊,难得我回来一趟,他也不出来迎接迎接,不把我当兄弟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