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这可误会老张了,最近老张因为家里的事情是弄得焦头烂额,这估计又满大街找他女儿去了。”老黑叹气说道。

“找他女儿?这是怎么回事?”郝建疑惑的问道。

“他女儿本来是个大学生,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一个小流氓谈起恋爱来了,据说跟那个小流氓整天在那些酒吧里头泡着,学也不上了。学校老师打电话给老张说他女儿好几天都没上学了,老张这才请假几天去找他女儿去了。”铁山接过话道,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郝建摇头苦笑:“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废话,要不然古人说怎么会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铁山这个初为人父的父亲最有感触了,要当人的父母真的一点也不容易,除了要有足够的耐心与耐力之外,你还得要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心脏,以免随时被气死。

“所以我这辈子都不要小孩!”黑鬼深恶痛绝的道,从铁山和老张的身上他就已经感受过孩子的可怕之处了。

他们正聊着,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嘈杂声,紧接着门就被推开,老张一只手拖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走了进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我真没想到你会看上那样的小混混,流里流气的,你看他那鼻子和耳朵多少个环,他以为他是牛魔王啊?”

“这是潮流,算了,跟你这样的老古板说你也不懂。”那女孩翻了翻白眼,有些嫌恶的说道。她长得还算不错,肉嘟嘟的,与老张不太相似,估摸是长得像妈妈。

“张文英,你说什么?”老张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你竟然为了一个小混混这样和你爸爸说话?”

张文英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懊恼的道:“他才不是什么小混混,他很有钱,开宝马的,我身上这些名牌包包首饰什么的全都是他买的。他能给我的,你一辈子都给不起!”

“你!”

老张那双浑浊的眼睛顿时爬满血丝,伸出手就打算教训张文英。

而此时,一只手却抓住了老张的手,老张错愕的回过头,当看到郝建笑吟吟的看着他的时候,也不禁面露喜色:“郝建,你什么时候来的?”

因为刚才太生气了,所以一时间他都没有发现郝建就在场。

“来了有一会儿,孩子要好好教,别动不动的就打,这样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的。”郝建笑着道,如果老张这一巴掌要是下去,他和张文英之间可能就彻底决裂了,这样等于是把张文英推向那个小混混的怀里。

“我知道,我就是太生气了,你说她不上学跟社会上的闲散青年在一起,这像话吗?”老张唉声叹气的道,显然对张文英也很无奈。

他读书少,没什么文化,不知道该怎么教儿女,所以一生气来最直接的方面就是动手了。

老张也知道这样不对,但他真的没有办法,他不知道怎么让张文英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我来跟她说,我是老师。”郝建拍了拍老张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转而望向张文英:“小妹妹,你为什么不读书啊?”

闻言,张文英上下扫视了郝建一眼,当看到衣着如此简陋之后,很快就把他归于自己父亲一类的人,轻蔑一笑:“跟你有关吗?土鳖?”

“你放肆!怎么说话的!”老张鼻子都气歪了,这还是自己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吗?怎么短短几天就变成这副德行了?

“我说错了吗?他不就是土鳖吗?”张文英嗤笑一声,压根不理会自己父亲已经狰狞的面容:“告诉你,我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我不想成为像你们一样!”

“不想跟我们一样?我们哪样了?”郝建笑问。

“不想跟你们一样当个一事无成的穷光蛋!”张文英毫不客气的道,眼神鄙夷的看着郝建:“像是我这种人,注定了要高人一等,我一个包包就价值五万多,够你们一年的工资了!”

“看来,你的那个男朋友真的改变了你啊。”郝建摇头轻叹,金钱和虚荣,最容易毁灭一个人,它们可以让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孩变成拜金女,也能让一个****荡妇变成贤良淑德。

“那是当然,玄野他很宠我的!只要是我想要的,他都给我买!”说起自己的男朋友,张文英的脸上顿时涌现骄傲之色。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做,只是玩玩而已?”郝建讥笑道,在他看来,张文英真的是太天真了,一个男人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你献殷勤的,对方这么做,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因为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绝对不会用一大堆奢侈品来打动你,打动女人的东西只要一样就够了,那就是真心!

当然,前提是那个女人希望得到的是真心,而不是除真心以外的任何东西!

“不可能,玄野最爱的人就是我,他说过会一辈子爱我的!”张文英肯定的说道。

“我是说如果。”

“那我也无所谓,因为他给我的,是你们这些土鳖一辈子都买不起的。”张文英继续大言不惭的说道,她这话顿时就让黑鬼等人都觉得羞恼无比。

郝建摇了摇头,转头对老张道:“她已经病入膏肓神仙难救了。”

张文英已经完全被那个叫玄野的男人用金钱攻势所俘虏,此时不管谁劝她都没用。

这就应了一个道理,人要学好很难,但学坏却很容易。

一听这话,张文英顿时便恼羞成怒:“你个死穷鬼说什么?想来教训我?等你什么时候开得起宝马再说吧!”

“宝马?我们家郝建连兰博基尼都看不上,谈什么宝马啊。”铁山戏谑的道,现在全公司都知道舒雅是郝建老婆的事实了,郝建那么富,会在乎一台宝马?

“就是,如果郝建是穷鬼的话,那这个世界就没穷人了!”黑鬼的脸上也挂着讥诮,如同看白痴一样看张文英。

但张文英却嗤之以鼻的切了一声,不相信的道:“不过是一个老师而已,能有几个钱?你们不但穷还没文化啊,拜托你们去百度上查查老师的月收入再来和我对话吧!”

“你!”老张气得吹胡子瞪眼,扬起手作势又要打。

因为张文英在侮辱黑鬼他们的时候,也连带着侮辱他了,被自己的女儿所瞧不起,老张心里有多么的挫败自然不言而喻。

“算了,跟你们这些土鳖说了也是白说,一会儿我还得和玄野去逛商场,他又要给我买几双名牌鞋子了,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张文英像是只骄傲的母鸡似的,转身便走。

“不许走!你明天必须去上学!”老张对张文英命令道,一把抓住张文英的手。

但张文英却不耐烦的挣脱老张的手,神情冷漠的斥道:“你在开什么玩笑?要我去上大学?我马上都要当阔太的人了,上什么大学?脑子有病!”

她现在跟了个那么有钱的男人,那个男人还信誓旦旦的说会娶她,她还用得着去上大学吗?

“你。你。”老张颤颤巍巍的指着张文英,却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以后也别来找我了,玄野这人脾气不太好,这一次是我和玄野求求情他才放过你的,下一次你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张文英对老张这个父亲警告道,旋即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不许走!”老张气愤的就要追出去,但却被郝建给拽了回来。

“有用吗?就算你把她抓回来,难不成还能关她一辈子?”

“可我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啊!”

“就是要被打过才会知道疼,如果她没被伤过,又怎么知道人性的复杂?”郝建摇了摇头:“让她去吧,路是她自己的,你没办法替她走,也无法改变她的命运!”

“这。唉!”老张气得直跺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儿大不由娘,这俗语蕴藏了古人的智慧。

旋即,郝建等人便坐下来陪老张喝酒,开导老张。但在这个过程中,郝建却发现老张的手有意无意的按住自己的腹部,眉宇间也时不时的抹过一道痛楚。

“你肚子怎么了?”郝建连忙追问道。

闻言,老张掀开衣服,露出里头一大块淤青,面无表情的道:“去找那丫头的时候,被她男人教训了一顿,那男人不肯让我把她带走。”

“打未来的老丈人,这还有王法吗?”黑鬼怒喝了一声,这太过分了,抢了别人的女儿就算了,竟然还动手打人?

此时的郝建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对老张这年过半百的老人都下得去手,这就代表那个叫什么玄野的一定是个人渣。

而且他动手打老张,那就意味着他根本就没把老张当成是自己的老丈人,更加别谈娶张文英什么的了。

郝建不说话了,拿出手机给辣姜打电话:“帮我找一个人,名字叫玄野,不知道姓什么,最近跟西风大学一个叫张文英的女大学生厮混在一起,找到之后先别动他,通知我就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