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慕容老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辣姜哥,你帮我求求情吧?我真的知道错了。”见到无法说服郝建,王渊博只能转而求助似的望向辣姜哥。

但辣姜哥却直接将头扭到一旁:“老大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一个星期,我要看到肖蔷的品牌在你们商场上架,如不然,你就准备好丧礼吧!”郝建冷冷的道,然后拿着肖蔷的手,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这一刻的肖蔷,便感觉自己像是被王子营救的长发姑娘似的,充满了感动与娇羞。

而这时的王渊博,却六神无主的倒在地上,口中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

而走出商业中心的郝建,却突然回首对袁善新道:“今天起,你不用再来上班了。”

“什么?你凭什么?”袁善新先是一愣,而后破口大骂了起来,郝建凭什么炒他鱿鱼?

“因为我看你不顺眼!”郝建给出自己的理由。

袁善新目瞪口呆,这算是什么理由?

就因为郝建看他不顺眼所以就要把他炒了?他还看郝建不顺眼呢!

“把他炒了!”郝建指着袁善新对肖蔷道。

“好!”肖蔷想都不想就答应了,这丫头还没能从刚才的幸福中回过神来呢。现在郝建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郝建告诉她现在去酒店开房,只怕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老板...”袁善新已经惊呆了,他也没想到肖蔷竟然说把他炒掉就把他炒掉,一点留恋都没有。

“回头找会计结算你的工资,袁善新,你不适合继续在我的手下做事!”肖蔷很干脆的说道,只要是郝建的意思,她都会无条件答应。

袁善新拳头紧紧攥着,犹豫了大概几秒后,一脸恨意的转身离开了。

“现在我们去哪里?”肖蔷满是欣喜和期待的看着郝建。

郝建看着肖蔷,嘴里淡淡吐出两个字:“回家!”

“好啊,回我家吧!”肖蔷眨了眨眼睛对郝建说道。

郝建哭笑不得,这丫头是故意的吧。

“我说的是回我自己家,我马上就要出国一趟了,所以得要筹备很多东西。”郝建苦笑说道。

肖蔷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散了,转而闷闷不乐的道:“我还有一个人也想请你帮我把她收拾了,此人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谁?”郝建惊讶的问道,不共戴天之仇?这么严重?

“舒雅!”

“.......”

........

随后,郝建便回家了,而在家门口,他却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

一个穿着白色长衫,打扮的跟古人似的男子站在他家门口,正在逗弄着彤彤。

要说这男人最引人瞩目的地方,只怕就是他的长相了,脸颊白皙如玉,五官清秀俊美,活脱脱的一个花美男。

配上那古装,更显得脱俗。

而郝建看了之后,却也不禁赞叹一声,“好一个装逼犯!”

“哥哥,你好帅啊,等我长得了以后嫁给你好不好?”彤彤笑嘻嘻的问道,美男子的杀伤力,素来都是不分年龄的。

听到这话,郝建顿时就不爽了,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这太气人了,这个王八羔子,竟然敢诱拐他的女儿?

郝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一把将彤彤抱起,阴阳怪气的说道:“彤彤,爸爸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和陌生的人说话。又是陌生的男人,更尤其是陌生的又长得好看的男人,因为这一类男人,全特么是骗子!当然,你爸爸除外!”

那男人一头黑线...嘴角也不禁抽搐了几下。

“可是爸爸你不帅啊!”彤彤看着郝建的脸,很认真的说道。

“噗,哈哈哈哈...”闻言,那男子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郝建的脸就铁青,一脸尴尬的道:“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彤彤委屈的道。

“爸爸这么丰神俊朗,风流倜傥,仪表堂堂,英姿勃发(此处省略一万字),你竟然说爸爸不帅?还说你没胡说八道?”郝建呵斥道。

“哇...妈,爸爸凶我!”彤彤大哭着转头对若岚喊道。

一旁的若岚看不下去了,走上来将彤彤抱走,临走前还不忘埋怨的说上一句:“你说你,又何苦为难孩子呢?”

“我...”郝建心里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带这么玩儿的,在外人面前给我装装B怎么了?

而这时候,那男子却也轻笑了一下,却是用手背轻掩嘴角,显得有些妖媚。

这一刻,郝建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成语,那就是...雌雄同体!

“你笑个球啊你,瞧你那损色。大老爷们长得跟娘们儿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你鬼鬼祟祟的在我家门口干什么?还勾引我女儿,你该不是那种专门对萝莉下手的变态萝莉控?少女痴汉吧?”郝建一脸怀疑的看着对方。

“你...你太无礼了!”那男子也是一阵火大,一张俊美的面孔不断的抽搐,如此优雅高贵的他,却被郝建说成是变态痴汉,这怎么能忍?

此时,他真的是掐死郝建的心都有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郝建是第一个!

本来因为长成这样,他就格外的自卑,所以很讨厌别人说他像个女人,这是他的逆鳞。所有敢说她像娘们儿,到最后下场都极为凄惨,其中有一个纨绔因为不知道他的身份,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说他是娘娘腔,结果直接惨遭他的虐杀,现在那纨绔的家人都还没找到他破碎的身体断肢呢。

“我已经开始讨厌你了!”男子那狭长的丹凤眼透出一缕寒芒,俊美的面容泛着冷厉。

郝建不屑的一撇嘴:“说的好像你喜欢我就会升华我的灵魂似的!”

“你就是郝建吧?”那男子对郝建问道,他要确定眼前这个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如果不是,那么他就会立刻将之格杀当场,让他为冒犯自己付出代价!

“我是,你谁啊?”郝建挑着眉问道,对方能一下子就说自己的名字,想必是认识自己的。

“我叫慕容成空。”慕容成空淡漠开口,手里握着的折扇轻轻摇动,显得温文尔雅。

“姓慕容?你和慕容秋水什么关系?”郝建闻言,顿时就想起了慕容秋水,毕竟慕容这个复姓还是不多见的。

而对方明摆着是来找自己,那就铁定是与慕容家有关的。

“我是她二哥,慕容家的二公子!”慕容成空寒声道。

“哦,原来是二哥,快请进快请进。”郝建立马就变了一副嘴脸,像是与慕容成空多年未见重逢一般,极其的热情,上来就拉扯着慕容成空往里走。

“放肆!你竟敢对我如此无礼,把手撒开!我让你把手撒开听到没有,嘿,你特么的...”

慕容成空被郝建拽进了屋,还特意给慕容成空泡了一壶功夫茶。

“入口柔,一线喉,这茶味很特别,香气之余,带着点腐臭,香臭并存,这是什么茶?”慕容成空抿了一口后,有些惊疑的问道。他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奇特的茶,竟然能将香和臭同时结合在一起。

“特别吗?就超市二十块钱买的啊。”郝建也是不解的挠了挠头,然后拿起那茶盒看了一眼:“呀!原来过期了!”

“噗!咳咳咳咳...”慕容成空这一下可给呛得不轻,直接把茶水给喷出来,怪不得他说怎么会有腐臭味,原来是特么的过期了!

亏他刚才还那么一本正经的品茶,结果搞了半天这是过期货!

“你竟然拿过期茶来招待我?”慕容成空瞪着眼睛问道,此时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太气人了,自己何等身份,天下哪个不得供着奉着,这家伙倒好,竟然用过期茶来糊弄他。

郝建连连摆手,不好意思的道:“不不不不是,我是真的给忘了,不是故意的。要不咱不喝茶,我给你切点水果?”

“不必了,说正事吧。”慕容成空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示意要站起来的郝建再度坐下。

“好嘞,不知二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郝建笑眯眯的问道。

“别叫我二哥!”慕容成空怒道,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你也配叫我二哥。

“那成空兄,你今日...”

“也别和我称兄道弟!”慕容成空再度呵斥。

“那个,成空!”

“我和你有那么熟吗?”

“妈的,慕容老二!”郝建直接就火了。

“你...”慕容成空此时却也是剑眉倒竖,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慕容成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郝建:“粗鄙!太粗鄙了!”

“你还没完了你,找我啥事,麻溜的说!烦死个人!”郝建很不耐的道,麻痹的,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耍爷儿玩呢?

慕容成空本来想扭头就走,但一想到今日前来是奉家族之命,便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坐下。

“我想知道慕容秋水和你说了什么?”慕容成空直接道明自己的来意,以慕容秋水的身份,她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瞩目,而且慕容成空也了解慕容秋水,她从不做多余的事情,之所以瞒着家里人独自会见郝建,必定有着什么特别的理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