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想不开的张文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不是气你骂她,她是气你把她的帅哥哥打成那样。”若岚补充一句。

“......”郝建满脸堆笑道:“傻丫头,其实那慕容成空有什么好的,中看不中用,我就轻轻推了他几下,他就成那样了。这样的男人,怎么给女人安全感呢?彤彤,你说是不是?”

“原来帅哥哥叫慕容成空啊,耶,我知道他的名字了!”彤彤欢呼着道。

呵呵...呵呵呵呵...

郝建挤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看来下一次见到慕容成空,自己得继续和他深刻的交流武艺了。

正当这时,郝建的手机响了,是老张打来的。

“喂,老张,啥事啊?”

“郝建,你在哪里?”那头,传来老张带着哭腔的声音。

郝建顿时一愣:“我?我不就在家吗,你怎么了?”

“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我这里出事了,我女儿她...她要跳楼自杀!”老张声音因紧张而颤抖,因害怕而带着哭腔。

本来他也不想打电话麻烦郝建的,但现在他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你现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郝建焦急的道。

旋即,老张便说出了一个地址。

郝建急忙取下衣服出了门,前往老张的住宅。

而此时,那四周此时却已经人山人海。

老张家住在一个出租房里头,毕竟这样的工薪阶层是买不起房子的。

此时郝建便看到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顶楼围栏处,身形摇摇欲坠,正是张文英没错。

郝建眉头深锁,不用想他也知道张文英是被那个叫什么玄野的给抛弃了,所以想不开想自杀。

但郝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来的这么快,而张文英又反应如此的激动。毕竟之前张文英展现出来的状态,那就是一个拜金女,一个拜金女会在乎这些吗?

而老张夫妇俩都在劝说张文英,两人都是眼眶红润,张文英的母亲更加不济,直接吓瘫在地上了,哭得不行。

但张文英却表情麻木,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显然他们的劝说对她一点效果没有。

“嘿,你倒是跳啊!站在那都半个小时了,你到底敢不敢跳?老子还赶着回家吃完饭呢!”这时候,一个斯斯文文的男生却叫唤了起来。

不过样子长得斯文,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斯文。

此时的郝建却也不禁皱了皱眉,这尼玛说的是人话吗?怕别人不死是怎么的?

“喂,快点跳下来啊,早死早投胎,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而这时候,在那男子的身旁,一个年纪相仿的青年也在叫嚣,显然和那男子是同伴。

从他们衣服上的校徽来看,郝建不难看出这两个家伙是大学的学生。

身为大学生,却如此道德沦丧,让郝建看了之后却是感觉很痛心。

因为现在很多人都说华夏现在是个道德沦丧的过度,普遍人没有信仰,唯一的信仰就是信奉金钱!

男女在一起的唯一标准不再是爱情,而是车子、房子和钞票。

父母望子成龙,却忽视了道德培养,导致现代社会的孩子们普遍冷漠。

这或许是因为我们正在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但这转变过程中,却没有正确的道德标准和价值取向。

这让郝建想起来一个最近才发生的新闻,名校大学生残忍弑母,并且在母亲死后依旧以母亲名义贷款。杀害了自己的母亲,却一点愧疚没有,继续利用母亲的名义贷款,这不得不说是丧心病狂。

然而,你绝对想不到的是,这个大学生在之前有多么的优秀,成绩全校第一,在同学们眼中被奉为神一样的存在,每年都拿奖学金,他母亲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以他为荣。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老师和父母教会了他知识,却没有教会他怎么做人。

而更令人觉得可笑的是,他的母亲本身就是一个老师,既是老师又是母亲,却培养出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可见当下社会,对于知识的培养多过于道德的培养。

郝建痛心是因为,少年强则国强,如果少年一个都丧心病狂,那这个国家还有救吗?

“跳不跳啊,怕死就别装B好吧?故意吊人胃口是吧?”那斯文男生叫嚣道。

“闭嘴!”

郝建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怒吼了起来。

那两人都不禁一愣,别想到有人竟然敢呵斥他们,他们同时转头望向郝建,当看到郝建只有一个人的时候,顿时便面露不屑:“有你什么事?给老子滚!”

“从现在开始,你们敢说一句话,我就打断你们的腿!”郝建目光冰冷的扫视着那两人。

“嘿!”那两货顿时就怒了,挤开人群朝着郝建走了过来。

“你特么倒是打一个试试!妈的,哪来的傻帽,也敢多管闲事?我们说你了吗?”那斯文男生将脸凑到郝建跟前,双方只差了两厘米的距离,而这时候,他的脸上写满了嚣张和不可一世。

郝建微微一笑,而后陡然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脸,直接就是一记膝撞。

“咚!”

“咳!”

那大学生瞬间连胆汁都吐出来,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既然你父母不懂得教你,那就由我教你。”郝建狂狷一笑,一脚踩在他的膝盖上:“当看到别人遭遇不幸的时候,你可以不同情,但不要幸灾乐祸。因为人生如此漫长,保不齐什么时候你也会下场凄惨的时候。将心比心,多点包容与善意,这个世界会更加美好。”

“咔嚓!”

郝建一脚踩下,那个大学生的膝盖骨顿时就碎了。

他痛得龇牙咧嘴,整张脸都扭曲了,惨叫声经久不绝。

而后,郝建将脚移到他另外一条腿的膝盖上,继续阴笑道:“其次,人之所以称之为人,并且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人有善恶观念,有自己的文明。所以人不能自相残杀,否则,与野兽何异?”

“咔嚓!”

另外一条腿也断了。

“嗷!”

凄惨的叫声,响彻全场,让所有人围观者为之惊悚。

那个大学生已经痛得昏死了过去。

但此时的郝建,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怜悯,道:“抱歉,虽然你的人生还很长,但是我却不想浪费时间让你慢慢学习什么叫人性。不过现在,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坐”下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了!”

旋即,郝建便抬头,望向另外一个已经吓傻了的男生:“怎么?也要我给你上一节思想品德课吗?”

“没,没!”那男生急忙摇头,已经吓得面如土色。

“那还不快滚?”郝建冷笑道。

“我滚!我立马就滚!”那男生已经被郝建的凶狠给吓傻了,急忙转头跑掉。

而后,郝建便冷哼一声,朝着那栋大楼走去。

那些消防官兵也在安置安全气垫,但却因为一辆跑车违章停靠在路边,以至于安全气垫无法放到理想的位置。

那跑车很嚣张的就堵在出租房的入口处,这样便让出入的很不方便。而也因为这违章停靠的原因,导致安全气垫没办法放好,这样如果张文英此时跳下来的话,只怕就会碾成一个悲剧了。

“为什么不用吊车把这车弄开?”郝建对消防官兵问道。

那消防官兵也是气恼不已:“你以为我不想啊?这一时半会儿的去哪找拖车?人家姑娘随时都有可能跳下去。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王八蛋,竟然把车停在这个地方,妨碍人出行就不说了,现在害得我们营救都成了困难!”

于是乎,郝建便是双眉一皱,朝着自己的汽车走去。

众人都以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不知道郝建又想要做什么。

郝建上了车,然后发动,而后在众人那惊呼声中,猛然加大马力,冲向那台超跑。

“砰!”

一声巨响,那跑车被撞开了一段距离,与此同时车头处也是凹陷下去,变得一片狼藉。

众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没想到郝建竟然为了救那姑娘愿意做到这一步。

那可是超跑啊,少说也得要几百万啊,郝建把人家车撞成这样,维修费用都要五十万起步的。

而之前和郝建对话的消防官兵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们虽然心急如焚,却都没有郝建这样的魄力,都不敢像郝建这样把人家的车子给艹翻了去。

但郝建却不为所动,继续倒车,而后前冲!

“砰!”

一下,那超跑便被彻底的撞开了,如此一来便腾出了大块位置。但相对的,那辆超跑也是面目全非了,如今这样子,与其说是跑车,倒不如说是一堆废铁。

那辆超跑委屈的发出一阵阵的刺耳的尖叫,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