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宋春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文英此时是万念俱灰,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就这么死了算了。

“冷静下来了吗?”郝建笑问。

闻言,张文英顿时一怔,然后终于抑制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了,哭了就好了!”看到这里,老张夫妇激动不已,这几天张文英一直不吃不喝,而且也不喜不悲,就如同行尸走肉这样。

他们倒是希望张文英能够大哭一场,至少这样张文英的悲伤能够释放。

心理学里面说过,人如果积压情绪不释放出来的话,会对心理造成极大的创伤,很有可能就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张文英的抑郁无处释放,以至于自杀了。

但现在张文英终于是哭出来了,流泪,人类发泄悲伤的唯一办法,只要还有泪能哭,就代表一切都还不晚。

“你很清楚孔玄野抛弃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你自己不愿意接受罢了,所以你才将所有的气发泄到你父母的身上。你知不知道,你很烂啊?对不爱你的人卑躬屈膝,却伤害爱你的人,你父母或许给不了你最好的,但他们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了,你要是再不动的感恩,那么你就再从上面跳下来一次吧,而下一次我不会再救你了。”

言罢,郝建便不再理会已经呆若木鸡的张文英,径自走向老张夫妇。

张文英愣了片刻,而后掩面哭着冲上了楼。

老张夫妇想跟上,但却被郝建阻止了:“让她自己想清楚,如果她不想清楚的话,今天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你救不了一个执意寻死的人,就好像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似的。”

闻言,老张夫妇都不禁叹了口气,充满了无奈。因为他们也都知道,现在是无计可施了,只能让张文英自己想通了。

他们也只能希望郝建能够将张文英骂醒吧。

“现在,我们去一趟警局吧。”郝建对老张夫妇说道。

“去警局?去警局干嘛?”老张夫妇大惑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报仇啊,我倒要看看,我想要抓的人,谁特么的敢放!”郝建怒斥一声。

老张仿佛均是一惊,而后都不禁面露喜色,郝建这是打算要给他们出头啊!

“妈的,是谁把老子的车弄成这样的?”正当这时,一道刺耳的声音,便冲从不远处传来。

一个骨瘦如柴的青年搂着一个身材丰腴的少妇走来,那青年年约四十,大概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瘦的都只剩下皮包骨了,看起来就跟营养不良似的。

他身旁的少妇就要显得高多了,一米八的个子,穿着性格的连衣裙,很有卖弄风骚的嫌疑。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嫩模一类的女人。

那青年看到自己的车被撞得稀巴烂,顿时就火了。他们不过是路过这附近买点东西而已,一回头车被人给撞成这样,那叫一个怒火难填。

看到此人,黄志军顿时心头一紧,紧张的对郝建低语:“你小心点啊,这家伙叫宋春来,在花市很权势的,连我们消防部部长都要看他脸色。你一会儿千万不能说是你把他车子撞坏的,要不然他会整死你的!”

黄志军难得遇到像郝建这样够气魄的男人,自然不想他被那个宋春来给弄死了。

“黄志军?你还不给我滚过来!”而这时候,宋春来也发现了黄志军,对黄志军呵斥道。

因为宋春来与和黄志军的顶头上司是朋友,所以自然也就认识黄志军的,一看他车子被弄成这样,而黄志军又带队在这里办公,黄志军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黄志军对郝建投以一个“死活都不能认”的眼神,而后才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此时黄志军心里也是苦涩不已啊,谁知道这车子竟然是宋春来的,这尼玛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来哥,怎么巧啊,你也在这里啊?”黄志军讨好的说道。

宋春来眉头一皱:“少特么废话,说!谁把老子的车弄成这样的?是不是你?”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了,我怎么敢动来哥你的车呢?”黄志军拍着马屁说道,虽然黄志军也是个血性汉子,但那又能怎样呢?他除了是个血性汉子之外,还是别人的儿子、丈夫、父亲,所以他不敢得罪宋春来,否则他这份工作就保不住了。

“那你特么还不快说?”宋春来不耐烦的问道,恨不得给黄志军两巴掌。

他连黄志军的顶头上司都不当回事,更别说是黄志军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黄志军撒谎说道,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啪!”

宋春来直接狠狠的甩给了黄志军一巴掌,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特么当老子是傻比吧?不知道?老子车子被人撞成这样动静肯定不小?你的人一直在这里没看到是谁撞了我的车?”

“我的人也都没有看到啊。”黄志军捂着脸辩解道,虽然已经气得面红耳赤,却很义气没有出卖郝建。

而他的部下们看到他这样,也都一个个的不敢吱声。

他们看得出来黄志军是想保郝建,而他们都知道郝建没有做错,毕竟人命关天,郝建会作出那样的事情来也是在情理之中。

甚至于他们都有些敬佩郝建,因为郝建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既然他们什么都没做,人也不是他们救的,那么,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替郝建保守这个秘密,让郝建顺利度过这个难关。

宋春来直接又是一巴掌过去,眼睛爬满了愤怒的血丝,仿佛要吃人一般,恶狠狠到底盯着黄志军:“你特么问都不问一下就知道他们没看到?”

这一幕显得很滑稽,黄志军两米开外的个子,而宋春来却只有一米六,所以伸手打黄志军,都要踮起脚来,就跟小矮人和巨人似的。

黄志军这才转过头去,装模作样对众人喊道:“你们也没有看到是谁撞坏了来哥的车?”

“没有!”

那些消防官兵们一致摇头。

“我艹!”

宋春来气得直接一脚踹在黄志军的后背,把黄志军给踹倒在地了,宋春来的表情已经是有些狰狞了:“你特么是把老子当猴耍是吧?”

他哪里看不出来黄志军是在故意袒护肇事者,要不然也不会连问都不问一下就说没看到,这些消防官兵一直在这,怎么可能会没看到?而此时黄志军装模作样的询问,也不过是想搪塞他而已。

如果宋春来那么好糊弄的话,也混不到当下这个样子。

所以他直接就毛了,虽然他不知道黄志军为什么要骗他,但他肯定黄志军是在骗他!

宋春来一脚把黄志军踹倒之后,拳脚还使劲在黄志军身上招呼:“我让你特么的不说!老子打死你个狗玩意!”

不一会儿,黄志军就头破血流了,他满心耻辱的低下头,任由宋春来的拳头如雨点般落下,就是不还手。

原本以他的体格,要打残宋春来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但他知道宋春来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所以他只能忍。

现在,黄志军只能祈祷宋春来能够早点发泄完,然后就此作罢。挨一顿打,救下一个好人,值了!

而这时候,郝建的双眸便随之抹过一道寒芒,朝着宋春来走了过去。

宋春来还在对黄志军殴打,此时甚至从一旁拿起了一块板砖,准备狠狠的教训黄志军一顿。

反正他有权有势,收拾黄志军这样的小人物那就跟玩儿似的,宋春来手里玩弄着板砖,眼神凌厉的看着黄志军:“贱骨头,你不是能吗?老子告诉你,你今儿个要是不把那人交出来,老子就让你开瓢!”

而黄志军只是淡淡的看了宋春来一眼,冷冷的道:“我!不!知!道!”

“好好好,去死吧你贱骨头!”宋春来终于炸毛了,抡起那板砖,便是往死里招呼了过去。

“砰!”

板砖碎裂,发出一声巨响。

然而,却不是落在黄志军的头上,而是落在郝建的拳头上。

“你...”宋春来眼见郝建一拳打碎了他的板砖,也不禁惊呆了。

“郝建兄弟,你怎么出来了?哎呀,你快回去!”黄志军看到郝建出来救自己,非但没有任何的高兴,反而还焦急万分。在他看来,郝建这个时候出来,不但救不了他,反而还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自己之前的打可就白挨了。

“我自己闯出来的祸,没理由让你来替我背。而且如果我再不出来的话,你估计就要在医院里头躺上几个月了。”郝建说道。

他才和黄志军刚见面不久,黄志军就愿意为他做到这种地步,他已经很感动了,没理由真的眼睁睁的看着黄志军被打而袖手旁观。

“躺几个月有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受点伤算什么,你快走!”黄志军没好气的对郝建呵斥道,焦急不已。生怕一旦宋春来注意到郝建,那么郝建想走都走不了了。

“你特么是谁?”宋春来神情不耐的看着郝建,显然对于郝建竟敢插手自己与黄志军之间的事情也是倍感不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