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喝茶、泼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喊了几声,丢下满地的刀棍,不带走一片云彩。

静,死一样的静!

这条原本热闹的大街,此时安静的仿佛可以听到群众们的呼吸声。

宋春来当场石化了,大约过了几秒钟,他才猛地醒悟过来,对着远去的车队直跳脚:“天哥,你们别走啊!救救我啊!”

而此时,黄志军也已经懵了,这些凶狠的混子们只看了郝建一眼就被吓跑了?

此时黄志军回头看郝建的眼神,便是充满的震惊与古怪,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啊?

“嘿嘿,怎么样,我这兄弟牛B吧?”老张哈哈大笑,拍着自己已经傻眼了的老婆肩膀说道。

“牛B,牛B...”老张她老婆愣愣的点了点头,也已经傻眼了。

郝建走到宋春来跟前,一个劲的啧啧出声:“你这搬来的哪里是救兵啊,根本就是一群逗逼嘛。”

“你,你到底是谁?”宋春来眼神惧怕的看着郝建。

他刚才听得真真的,天哥在看到郝建的样子之后就被吓跑了,连天哥这个道上混的黑老大都被郝建给吓跑了,就代表这家伙肯定不是一般人。

宋春来意识到自己肯定是踢到铁板了。

“你刚才不也听到了吗?纨绔克星,****霸主,你想怎么叫都可以,不过我更加喜欢别人叫我帅哥建。”郝建一只手掐着下巴细细的想着。

“我觉得你应该叫贱人。”宋春来在心里想着,嘴上却讨好的道:“这位大哥...”

“谁特么是你大哥,你也不瞅瞅你这德行,老得都快跟干腐竹似的了,还敢叫我大哥?”郝建生气的打断了宋春来的话。

“那...那我叫你什么好啊?”宋春来欲哭无泪了。

“叫爹啊,你刚才不也是这么叫的吗?”郝建直视着宋春来道。

“......”

“怎么?不乐意?”

“怎么会呢?爹,是儿子我不懂事,儿子我乱停车,儿子我挨打,爹你别生气!”宋春来啪啪两巴掌就甩在自己的脸上,愣是没手下留情,让本来就肿起来的脸变得更肿了。

宋春来此时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天底下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被人打脸,而比这更悲催的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但最最悲催的是,一边打自己的脸,还不得不笑得跟狗尾巴花似的。

郝建啧啧称奇:“不要脸的人我见多了,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还是头一回见。”

“是是是,我不要脸,我卑鄙无耻。”宋春来连连点头,此时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你刚才说要找黄志军的麻烦?要他全家死光光?”郝建皮笑肉不笑道。

宋春来连忙摇头,跟个狗奴才似的赔笑道:“那哪能啊,黄志军是爹你的朋友,我哪敢找他的麻烦啊。”

啪!

郝建一巴掌扇在宋春来的脸上,怒骂道:“黄志军是你叫的吗?叫黄叔叔!”

“是是是,黄叔叔。”宋春来面对黄志军,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

而此时,黄志军已经石化了,宋春来什么时候对他这么客气过?这简直就如同做梦一样!

“跪下,给你黄叔叔道歉!”郝建命令道。

宋春来直接就噗通一下跪了下去,点头哈腰的道:“黄叔叔,刚才是我不会说话,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呗?”

“啊,哦。”黄志军也是愣愣的点了点头,此时可谓是震惊到了极点。

“行了,你可以滚了!”郝建很不客气的对宋春来说道。

“好嘞,爹,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宋春来满脸堆笑的说道,激动的都快要哭了,这尼玛的,终于是脱离苦海了啊。

“看到你老子就很不愉快!快滚!”郝建不耐烦的道。

宋春来不敢再说话了,急忙一个人跑了,连他的妞儿都不要了。

“兄弟,你到底是谁啊?”这时候,黄志军才意识到自己是有眼不识泰山,以郝建的本身,根本就不需要他帮忙,是他太自以为是了。

怪不得郝建一直都是一副不方便心上的样子,感觉郝建根本就不在乎似的。原来那是因为郝建压根就没把宋春来放在心上。

“我?我不就是郝建吗?”郝建面带微笑的道。

“我问的不是这个。”黄志军哭笑不得,道:“我问的是你的身份,为什么那些混子们看到你就吓跑了?”

“刚才你不也听到了吗?我是混黑的。”郝建随便搪塞道,要真说起他的身份,那可就复杂多了。

黄志军心道果然如此,自己没有猜错,于是他便是试探性的问道:“那你应该是老大一类的吧?”

“没错,我是。”郝建也懒得解释了,就让黄志军这么认为好了。

得到郝建的肯定答复,黄志军便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啥,真不好意思啊兄弟,我还和你称兄道弟,我太自不量力了。”

他竟然还妄想郝建这样的大人物做朋友,简直太可笑了。

“做朋友看缘分,不看出身。”郝建摆了摆手,道:“你看得起我,那我们就是朋友,以后这种话别说了。”

黄志军能够初次见面就为他背黑锅,光是这一点,黄志军这人就值得被他当成朋友。

闻言,黄志军先是一怔,而后大笑了起来:“兄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黄志军很庆幸自己刚才为郝建做的一切,也是因为自己做了,才导致郝建结识了这么牛B的朋友。

不多时,郝建和黄志军互换了电话,这才离开。

“走,去警局!”这时候,郝建便对老张夫妇说道。

而见识过郝建的手段之后,老张夫妇也便是多了几分自信。

“林局,郝建老大来了!”马子峰神情焦急的出现在林南天的办公室,有些焦躁不安的说都。

“郝建?他来干什么?”林南天有些疑惑了,他和郝建交情并不深,按理说郝建没理由来找他才对的。

“他,他带着人来的,就是之前报警要抓孔玄野的那对夫妇。”马子峰表情极其难看的道。

“卧槽!”林南天吓得破口大骂,这尼玛的,郝建怎么跟那对夫妇扯上关系了?

之前因为老张夫妇指控孔玄野的时候林南天因为畏惧孔玄野背后的权势,所以没敢把他怎么样。

但谁想到老张夫妇竟然搬出更大的靠山郝建来了,此时林南天真的惊讶的快要吐血了。

这一下完了,得罪郝建可比得罪孔玄野要麻烦多了。

郝建会带着那夫妇俩找上门来,肯定就和他们关系匪浅,自己这样的渎职行为,估计免不了被他一番收拾了。

“快快快,快跟我出去迎接!”林南天连忙道,这一定要郝建发怒之前先声夺人。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先对郝建赔笑脸,希望郝建能够有所顾忌。

而这时,郝建也已经步入警局里头,开口便大吼问道:“林南天人呢?”

那些警局里的警察们都认识郝建,所以看到这煞星来,全部都不敢吱声。

“郝建先生,稀客稀客啊,今日前来,真叫让我这个小小警局蓬荜生辉啊!”林南天一上来就是一记马屁,希望能给稳住郝建。

而老张夫妇都已经傻眼了,上一次他们来就连警员都对他们爱搭不理的,可现在好了,就连林南天都要对他们点头哈腰,这种反差,却是让他们夫妇二人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而此时,郝建却是似笑非笑的将林南天盯着,那玩味的眼神,仿佛一下子便将林南天给看穿了似的。

而林南天却也是立刻打了个寒颤,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郝建那眼神,分明是已经将他给看透了,此时林南天感觉自己在郝建的面前,就跟只猴似的。

“郝建先生,你们这边请,我这几天刚好弄了一壶好茶,你尝尝。”林南天连忙岔开话题在前方领路,把郝建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头。

老张夫妇怔怔出神,这一次明显和上次的待遇不同,上一次他们都没办法进林南天的办公室,而这一次林南天却主动把他们请了进去。

老张心中不禁暗忖:果然有个牛B的朋友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啊!

到了办公室之后,林南天就手忙脚乱的去泡茶了,把自己这么多年都舍不得喝的极品大红给拿了出来,给郝建泡了满满一壶热茶!

然后林南天便将茶杯恭恭敬敬的推到郝建和老张夫妇面前,“喝茶,你们喝茶。”

“诶,好。”老张还有些不太习惯这种态度的落差,一时间有些发愣了。

郝建也随之拿起了茶杯,抿了一口,却突然将滚烫的茶水破向林南天的脸。

“噗!”

看到这一幕的老张,直接吓得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他也没有想到郝建会突然对林南天下手,

林南天的脸顿时就布满了茶水和茶叶,但是他却不敢擦一下。

“知道我为什么泼你吗?”郝建笑问。

“知道,你在怪我。”林南天苦笑道,他自然知道郝建是为了什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