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水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美女,要打车吗?我可要比其他出租车便宜的多!”果不其然如同郝建预料中的那样,斯特朗在抓走袁姗姗之后,又回头折返机场继续勾搭女人了。

被搭讪的是一个欧美女人,****丰满的跟奶牛似的。

袁姗姗看到斯特朗长得如此英俊,很快就失去了抵抗力,拉开车门准备坐上去。

“嗯哼,不好意思,这辆车你不能坐。”而这时,郝建和舒雅却一把将那姑娘拉住,然后不等其反应过来,就已经坐在了斯特朗的身边。

“你们是谁?”斯特朗看到郝建两人往车里闯,也不由得有些吃惊了。

郝建没有说话,而是先上来就是一顿暴揍,那钢铁般的拳头使劲的砸在斯特朗的大腿根部和腹部。

斯特朗疼得表情都扭曲了,不断的惨叫,坐在驾驶座上剧烈的挣扎着,光是这两下他的腿就被敲断,内脏也遭受重创。

郝建要比斯特朗矮上一个头,并且体型也没有斯特朗健壮,但斯特朗却无法反抗,无论他如何挣扎,郝建都死死的将他给按住,力气大的有些吓人。

舒雅就在车后座看着郝建殴打斯特朗,难得的是她这一次并没有心生厌恶,反而还略带快意。

对于斯特朗这种只会残害妇女这种弱势群体的败类,就算拖去打靶她都不会可怜一下。

“我只问你一遍,你给我继续听好了。”郝建在斯特朗的面前竖起一根手指,阴恻恻的笑了起来,那形容便如同凄厉的恶鬼,正在****着狰狞的钢牙,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斯特朗惊惧的看着眼前这个恐怖的华夏男人,半晌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僵住了。

“今天下午被你们抓走的那个华夏女孩,她现在在哪里?”郝建冷声问道。

闻言,斯特朗瞳孔陡然一缩,他自然知道郝建是在说袁姗姗,因为他们今天绑架的华夏女人也就袁姗姗一个而已。

而这时候,斯特朗便是遍体生寒,因为他猛然想起在之前袁姗姗怪异手表通话时那男人的声音。

斯特朗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说到做到来找他了,而且这才时隔数个小时而已,对方就找到了自己?

斯特朗感觉有些恐惧了,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能这么快找到自己?

而郝建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冷笑道:“不要觉得惊讶,我郝建要找到的人,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他!”

斯特朗目光闪烁,急忙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司机而已,你们认错人了。”

斯特朗自然不可能轻易的承认自己就是绑架袁姗姗的罪魁祸首,因为如果出卖了组织,斯特朗会尝到比死还要痛苦的惩罚。

闻言,郝建呵呵怪笑了两声:“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是吧?”

斯特朗表情顿时变得很丰富,郝建这是认定他就是绑架袁姗姗的凶手了?这对于斯特朗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看来你是不会说了的,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郝建阴柔的笑了一声,而后一拳打在斯特朗的太阳穴,直接把斯特朗给打昏了过去。

旋即,他便将斯特朗推开,自己坐上了驾驶位,发动汽车离开了机场。

而这个时候的舒雅也已经懵了,不解的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去一个没人,却又水源充足的地方!”郝建怪异的哼笑两声。

“......”

数十分钟后,鼻青脸肿的李明雄便出现机场,他直接懊恼的冲到前台,对前台怒吼道:“刚才那个冒充我身份在这调查的那家伙现在在哪?”

李明雄带着一大批人马过来,势要把郝建抓住,当差这么多年,这么嚣张的人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郝建把他打成这样,他心里窝着火,发誓一旦见到郝建,直接格杀勿论!

随后,李明雄便看到郝建上了一辆车,旋即嘴角便浮现寒意:“因为他知道这是斯特朗的车,郝建已经找到斯特朗了。”

李明雄愁眉不展,如果斯特朗被逮捕的话,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立刻给我追查这辆车!”李明雄当即对自己的手下命令道,无论如何,他都要在郝建挖掘出更大秘密之前将其击杀。

.......

此时,在一个废旧的厂房内,斯特朗缓缓醒了过来,可清晰过来的他,立刻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椅子上。

斯特朗顿时吓坏了,那个该死的华夏人,竟然把自己绑架起来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绑架别人,什么时候被人绑架过?

“哟,醒了?”这时候,斯特朗便看到郝建缓缓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一张毛巾。

这一下斯特朗有些不解了,这家伙是打算干嘛,给自己洗脸吗?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你们黑夜星辰把我的朋友抓到哪里去了?”郝建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这一下斯特朗就彻底懵逼了,这家伙竟然连黑夜星辰都知道?

斯特朗这才意识到,他们招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

这家伙连黑夜星辰都知道,就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但斯特朗的表情变换了一下之后,却突然抹过一道决绝,直接往郝建脸上吐了口唾沫,同时哈哈大笑道:“******,我是不会出卖组织的!”

一旦出卖组织,组织会让他生不如死,与其被折磨致死,斯特朗宁愿被郝建立刻杀死。

而此时,郝建却拿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口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脸上还流露出一丝狞笑:“我最喜欢就是像你这样硬气的家伙,因为这样折磨起你来才有意思。”

斯特朗表情一僵,这家伙,是打算折磨自己?

于是,郝建便转头对舒雅说话:“你先出去吧,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可能会让你感到不适。”

“不,我要留在这里。”但舒雅却倔强的道,她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和郝建在一起,就必须要接受他的种种,而且她也很好奇郝建会怎么折磨斯特朗.

“随便你吧。”郝建倒也没有勉强,旋即转头面向斯特朗,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你听说过水刑没有?”

斯特朗稍稍松了口气,虽然他不知道水刑是什么,但听这名字似乎杀伤力不怎么强啊。

看都斯特朗并不懂水刑,郝建便解释道:“水刑,是一种使犯人以为自己快被溺毙的刑讯方式,犯人会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脸部被毛巾盖住,然后把水倒在毛巾上。这种酷刑会使犯人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我想你应该体会过被水呛到的感觉吧?水刑的原理便与之相同。”

被水呛到的感觉?斯特朗顿时脸就绿了,他对于这种感觉自然不陌生无疑是只能用痛苦来形容。

但郝建却一脚把他给踹倒在地,让他整个人躺在地上,整个人仰了起来。

郝建把毛巾盖在斯特朗的脸上,然后倒上水,斯特朗刚想呼吸,那水流便冲入他的鼻腔之中,呛得他连连咳嗽。

他想挣扎,但郝建却一脚踩着板凳,他动都动不了。

“水刑就像是个单向阀。水不断涌入,而毛巾又防止你把水吐出来,因此你只能呼一次气。即便屏住呼吸,还是感觉空气在被吸走,就像个吸尘器。“水刑“自中世纪问世以来,一直被公认为是一种酷刑。

也是因为太过于残忍,所以它才会成和其它被日内瓦公约禁止的“残忍、不人道、有损人格“的审讯手段。”

斯特朗对于郝建的话也只是听得模模糊糊,因为此时他已经痛苦无暇顾及其他了。

而此时的舒雅听到郝建的讲解,也说不禁汗毛倒竖。

因为她在大学时期就了解过日内瓦公约,自然知道水刑是多么不人道,但看到人使用,却还是头一回。

“大约二三分钟,受刑者基本丧失了意识,但是,受刑者的中枢神经仍然在工作,中枢神经仍然在保护主人,所以,受刑者虽然丧失了意识但是肉体上的痛苦更加煎熬。从受刑者的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分泌出大量的粘稠的分泌液——即大量的浓鼻涕。受害人开始小便失禁,一部分人会有大便排出。然后受害人开始最后的痉挛式的挣扎---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垂死挣扎,受刑者表现为全身痉挛,双手双腿乱划乱蹬,非常地有力,并伴有放屁的行为,受刑者的眼睛和鼻孔及嘴巴里有时会有血液流出。”

果然,斯特朗开始咳血,那鲜红的色泽在白色的毛巾上显得极其扎眼。并且开始大小便失禁,整个工厂内弥漫着一股恶臭。

舒雅不禁捂着口鼻,但即便如此还是难掩那刺鼻的气味。

但郝建却仿佛并未嗅到一般,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转而回头对舒雅解释道:“为了减少受刑者的死亡率,后来在技术上做了一定的改进:增加受刑者的痛苦,减少受刑者的死亡。比如:用冷水实施----降低人体中的血氧的消耗,使受刑者的痛苦时间延长。在实施的水中投放辣椒粉能够更加刺激受害人的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