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铁窗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抓住他,如果敢反抗,当场击毙!”那个便衣警官彻底被激怒了,他要给郝建一定颜色瞧瞧。

于是乎,那些警员们上去准备给郝建上手铐。

“当场击毙?就凭你们!”郝建眼眸一凝,一脚直接踹向不远处的一辆汽车,当即将那汽车一脚给踹翻了过去,那汽车连续滚了几圈,而后压在一群特种部队官兵的身上,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便是随之而起。

看到这里,其他人都傻眼了,一脚踹飞一辆警车?这家伙是一头披着人皮的人形怪物吧?

“开枪!快开枪!”此时,那个便衣警官便忍不住了,对自己的部下咆哮了起来。

他已经意识到了郝建的威胁与可怕,再这样下去,情况对他们很不利。

所以他决定先发制人,直接击毙郝建。

毕竟郝建的危害太大了,并且存在太多的不稳定因素,一脚踹飞一辆汽车,这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袁姗姗和舒雅也都懵逼了,这场景简直是比看科幻片还过瘾啊。

“打我一巴掌!”舒雅对袁姗姗道。

“啊?”袁姗姗愣住了,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舒雅竟然叫自己动手打她?

“让你打就打,别废话!”舒雅不耐烦的说道。

“啪!”袁姗姗照着舒雅的吩咐给了她一下。

旋即,舒雅便揉着发红的脸,挤出一道快哭的笑容:“会疼,不是在做梦!”

郝建啊郝建,你为什么总是要表现的这么匪夷所思呢?

舒雅可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树大招风,一个有能之士是绝对不可能碌碌无为的。

郝建冷哼一声,又双手抬起一辆警车朝着准备开枪的警察砸了过去。

而后再度抓起一台警车充当挡箭牌,挡住那些疾射而来的子弹,冲向人群,一个疯狂回旋,将一大片人全部撞飞了出去。

一个两百多人的队伍,在郝建的几个来回冲杀之下,溃不成军。

看着郝建独自一人力挑整支军队,舒雅和袁姗姗,以及那个便衣警官都傻眼了。

这一幕绝对比他们人生所看到过的任何事情都要让他们毕生难忘,郝建那抓住轻如无物的汽车的威武姿态将会永远留在他们心中。

“这就是...神威吗?”袁姗姗突然说出了这个词汇,因为除了这个词汇之外,她真的想不到用什么来形容郝建了。

而此时的郝建,便缓步的走向那个便衣警官,那个便衣警官已经吓傻了,直到郝建出现,他才终于是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家伙只是通缉犯吗?这怎么能是通缉犯呢?什么通缉犯能干倒一支军队的?”那个便衣警官在心里操骂自己的上司无数遍,这是他么的要把他当炮灰啊。

“现在,你还要我戴手铐吗?”郝建似笑非笑的对他问道。

那人急忙摇头,此时哪里还敢说什么。

郝建点了点头:“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那个便衣警官又急忙点了点头,现在郝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很好。”郝建浅浅一笑,而后一头扎进其中一辆警车,双手环胸,闭目养神。

那个便衣警官不敢动,这家伙是什么意思,让自己逮捕呢还是不让自己逮捕呢?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你再不上车,后果自负!”郝建那冰冷的声音传来。

那个便衣警官要哭了,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和郝建坐一辆车,可现在是真的没办法啊。

旋即,郝建便到了警局,但一进门他就看到了里韦特斯和一个白发老头在那说话,那白发老头应该是局长之类的,身上穿着警服,眼神阴郁的打量着郝建。

而看到里韦特斯出现,郝建立刻就知道里韦特斯想干什么了。

而里韦特斯再次看到郝建,嘴角也不禁浮现出一丝狰狞笑意,显然,他对于郝建也是恨之入骨。

里韦特斯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对身旁这个白发老头施压,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将郝建定罪。

“郝建,我们又见面了。”里韦特斯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郝建面无表情的看了里韦特斯一眼,有些不耐的道:“我特么可不想见到你,你这么丑!”

“你...”里韦特斯眯着双眼,怒火中烧,这家伙都已经沦落到阶下囚了,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里韦特斯先生,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让你损失了上百亿的那个家伙?”这时候,那个白发老头开口了。

“是的,明利安先生,就是他!”里韦特斯满是恨意的说道,那森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郝建。

“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招待他的,这家伙敢在巴黎捅出那么大的篓子,我们可以完全不通过华夏就直接将其击毙!”明利安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一双阴郁的眼睛不断在郝建身上打量。

“艹,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老头是不是基啊?先说好啊,老子不近男色的,****术对我不管用。”郝建回头对那个便衣警官说道。

那个便衣警官满头大汗,此时他哪里敢接话,一边是郝建,一边是明利安,他说什么都不是。

明利安也看出郝建是在说他,皱着眉对那个便衣警官问道:“他说什么?”

“他说,他说你是同性恋,想泡他。”那个便衣警官欲哭无泪的回答道。

“嗯?”明利安先是一愣,而后狠狠的看着郝建:“你在找死!”

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郝建是第一个!

“喂,有人能告诉我这老东西在说什么鸟语吗?我听不懂!”郝建大喊大叫,完全一副痞子模样,旋即对明利安比了个中指:“老东西,请讲华语,草你阿妈的,你爹我听不懂!”

“他又说了什么?”明利安又对那个警官问道。

那个警员死的心都有了,这...这特么怎么翻译啊?

“他在骂你,他说他要****你母亲,还说他是你父亲!”里韦特斯换了个文雅点的说话,但表情也是难看。他们都是贵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都不会说脏话,但郝建这个奇葩就不一样,出口成脏,张口就来,一点脸面都不要了。

“混蛋!”明利安气得吹胡子瞪眼,呵斥道:“来人,把他给我关到牢房里头去!”

明利安已经一刻也不想看到郝建,因为他害怕继续看下去的话,自己会气得爆血管。

于是郝建便被带了下去。

而此时,里韦特斯便和明利安商议怎么对付郝建,两人都被郝建弄得满肚子火气。

“立刻上报国防部,告诉他们这家伙存在极其恶劣的危害性,必须立刻处决,你和我一起开口的话,他们应该会妥协。”里韦特斯对明利安说道,他现在只想立刻杀死郝建,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想。

“好,就这么办!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让那小子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就在此时,明利安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

郝建被关到了牢房里头,和众多法国犯人关在一起。

而不一会儿,一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先是不怀好意的看了郝建一眼,然后隔着铁栅和其中一个魁梧的光头大汉低语了几句。

那光头大汉眉头一抖,点了点头,继而便也对郝建投以古怪的目光,

旋即,那个警察拍了拍光头大汉的肩膀,走了。

那光头大汉冷笑了一下,走回自己兄弟的面前,与他们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而郝建却像是完全没看到似的,坐在铁栅边上,神态落寞,声音哽咽,唱出了一首令无数囚犯心酸的歌!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手扶着铁窗望外边

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何日能重返我的家园

条条锁链锁住我

朋友啊听我唱支歌

歌声有悔也有恨啊

伴随着歌声一起飞

伴随着歌声一起飞

月儿啊弯弯照我心

儿在牢中想母亲

悔恨未听娘的话呀

而今我成了狱中的人

而今我成了狱中的人。”

如果舒雅出现在这里的话,她肯定会骂,这个混蛋特么又玩脱了。坐个监都尼玛要逗逼一回,愣是不能消停一下。

“闭嘴,你唱的很难听,吵到我们了!”这时候,那个光头大汉便借题发挥,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请说华夏语,儿子们,你爸爸真的不会法语。”郝建回头看着那个光头大汉,表情认真的说道。

“有没有人知道他说什么?”那光头大汉问道。

“他说我们是他儿子。”其中一个懂点华语的囚犯说道。

“什么?小子,你活腻歪了?”那个光头大汉,顿时暴怒呵斥道。

“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看你这像是被人睡了老婆绿了帽的表情,我有理由相信你绝对不是在说好话。”郝建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大,他说你老婆被人睡了!”

“混蛋,给我揍死这小子!”那光头大汉怒斥一声,率先扑了上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