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放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办公室内,里韦特斯和明利安正在谈笑风生,突然一个警员冲进门来,神情焦急的道:“局...局长,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明利安不悦的道,身为警务人员却大惊小怪的,成什么样子。

“那个郝建,郝建他...”那警员大呼小叫,显得很不安。

“郝建,郝建他怎么了?”一听这话,明利安和里韦特斯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而后,里韦特斯和明利安便同时前往牢房一探究竟,于是便看到那些监牢里的囚犯对着郝建低眉顺眼,又是捶肩又是揉腿,一副狗奴才相貌。

更令人无语的是,这些个囚犯全部都是法国人,并且全部从身高上和体型上都比郝建壮实的多。

再加上还这么多人,明利安以为一定能把郝建给收拾了,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多人全特么给郝建收拾了!

“左边点左边点,大力点大力点,洋鬼子,看起来挺大个儿,一个个都尼玛跟软脚蟹似的没力。”郝建特别嫌弃的说道。

“郝建,你来这里是坐牢的还是享受来的!”明利安愤怒的咆哮道,原本是打算给郝建一些教训的,没想到结果被教训的反而是这些地痞无赖。

里韦特斯便将明利安的话重复一遍。

“谁说坐牢就不能享受了?只要你有我牛B,坐牢也能享受!不过我看你那熊样,进了监狱估计就要从菊花变成向日葵了。”郝建看着明利安鄙夷的说道。

当听到里韦特斯的翻译,明利安也是面沉似水,恶狠狠的盯着郝建:“你给我等着,只要书面申请报告一下来,我立刻将你击毙,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的起来。”

“而我也会让舒雅集团这一次法国之行无功而返!”里韦特斯也是阴恻恻的笑了起来,道:“在法国,尤其是在巴黎,所有企业家都得要给我面子,哪怕是官方赛事我也能掌控。我记得你们舒雅集团有个叫袁姗姗的得奖了吧?只要我一句话,她的奖项,就会瞬间转移他人!”

“只要我一句话,我就能让你一夜之间,倾家荡产!”郝建听到里韦特斯的威胁,脸上便绽放出一丝阴邪的笑意。

“呵,你口气可真大,我辛辛苦苦建立了如此强大的商业帝国,就算徐东河和巴特利一起联手都未必能将我搞垮,就凭你能让我倾家荡产?”里韦特斯显然并不相信,如果是在华夏,或许他还相信郝建说的是真的,但这里是法国!是他的地盘!谁能在他的地盘动他?

旋即,郝建转头望向明利安:“还有你,你这位置也不太适合你,换人吧!”

明利安气得直瞪眼,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现在就拍死郝建。

“局长,国防部的特莱将军来了!”这时候,一个警员神色紧张的来汇报。

“特莱将军?”闻言,里韦特斯和明利安都有些惊讶,特莱将军可是国防部的二把手,在整个法国都属于站在权力巅峰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后,明利安的表情便是充满了兴奋,对里韦特斯道:“里韦特斯先生,这一下这小子死定了,他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估计已经惊动国防部了,以至于国防部都派特莱将军来收拾他了!”

闻言,里韦特斯也觉得很有可能,脸色因激动而涨红:“小子,你可知道特莱将军是谁吗?”

“我需要知道吗?”郝建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问道。

“好好好,你就尽管死鸭子嘴硬吧,告诉你,你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国防部的注意,现在整个法国都容不下你了!”里韦特斯残忍一笑,望向郝建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等你死了之后,我就会动用手里头所有的力量针对舒雅集团,让舒雅倾家荡产!你们华夏品牌想要进入我香榭丽舍大街?做梦吧!”里韦特斯哈哈大笑,完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你是不是有狐臭啊你?滚一边儿去!”而这时候,郝建却对一个给他捶腿的法国人说话,像是完全没有听到里韦特斯说话似的。

这一下,里韦特斯的脸就绿了,怒吼道:“混蛋,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的说话?”

好不容易可以在郝建嚣张一会儿,然而郝建竟然完全像是听不到似的。

“啊?你说什么了?”郝建仰着头,疑惑的看着里韦特斯.

里韦特斯只感觉自己怒火中烧,他是个贵族,可特么在这个家伙面前他愣是贵族不起来!

“和他废话什么,跟我去迎接特莱将军,等特莱将军一到,我们就可以对他处以极刑了!”明利安冷冷的说道,反正都是个死人,让他嚣张多一会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好!”里韦特斯点了点头,眼神阴鸷的扫了郝建一眼,而后跟着明利安走了出去。

在警局内,一个身高一米九的中年人站立着,一双蓝眼内蕴星芒,面容方正,气度不凡,军装着身,威风凛凛,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而在他的身边,两个手里拿机关枪的卫兵腰杆挺得笔直,与他形成一道很扎眼的风景线。

“特莱将军,可有些时日不见了。”明利安一上来就和特莱将军寒暄几句。

但特莱将军却一摆手,显然没有兴致和明利安寒暄,直接冷着脸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抓了一个郝建的人?”

明利安的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如实回答了:“是的,我们逮捕了他,那家伙扰乱社会秩序,杀了很多人,涉嫌杀人、绑架、勒索、袭警等多项指控,我们认为此人对法国社会存在极大危害,必须立刻处决!”

说这话时,明利安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似乎这么做就是在为全法国人民着想一般。

“带我去见他吧!”特莱将军面无表情的说道,示意明利安带路。

“好,这边请!”明利安对特莱将军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群人便重新回到了牢房之中。

“特莱将军,这个人就是郝建了!”明利安陡然一指依旧在牢房里享受着众多犯人按摩的郝建。

特莱将军望向郝建之后,却也不禁哑然失笑,这家伙哪里是在坐牢啊,根本就是来度假来了。

特莱将军不解的对明利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明利安此时的表情却而已是尴尬不已,因为他也无法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特莱将军摇头微笑,不再说话,而这意味深长的举动,却让明利安让知道,特莱将军现在对他很失望。

身为一个政府官员,却让一个罪犯在他的地头里为所欲为,这是不合情理的。

此时,明利安可谓是恨透了郝建,因为他知道特莱将军回去之后,或许会将这件事情上报。如此一来,他估计就会落人口舌,被挂上标签了。

旋即,特莱将军便将目光投向郝建,问道:“你就是郝建?”

“我是郝建,你来了?”郝建站起身来,走到铁栏边上来,笑吟吟的看着特莱将军。

这一下特莱将军就愣住了:“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当然了,以先知那家伙喜欢多管闲事的风格,知道我出了事,怎么可能会置之不理呢?”郝建笑了笑,不用想他也知道特莱将军是先知叫来的,要不然杀一个罪犯而已,何须冲动一个国防将军呢?

听到郝建居然敢称呼先知为“那家伙”,特莱将军可谓是震惊到了极点,哪怕是他们的总统,都要称呼先知一声“您!”

可郝建竟然居然敢如此对先知不敬?特莱将军有些生气了,凭什么这家伙和先知的关系能比总统铁?

先知,从某种意义上,地位甚至于要超越郝建,在各国的元首的心目中,都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

原因无二,因为郝建只会杀戮,但先知却无所不知,无事不晓!

可以说这个世界一切的秘密都瞒不过她,只要是她想知道的,就没有她挖掘不出来的秘密。

包括米国又发明了什么新武器,法国总统今天早上吃了什么早餐,东洋人怎么给人当狗,她都一清二楚。

这样的人,对于整个世界而言,都是威胁!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对她下手,你想杀我?好!我把你的秘密卖给你的敌人!然后从他国手里寻求保护!

久而久之,为了不吃力不讨好,便没有人再敢得罪这位特殊人士了。

当法国政府接到先知的电话,别提有多高兴了,一条人命换一个惊天秘密,这笔账怎么算都是赚的。

所以立刻就让特莱将军这个地位不俗的将军来跟进这件事了。

“你和先知很熟?”特莱将军皱着眉望向郝建,试探性的打探些事情。

“也不是很熟。”郝建摇了摇头。

特莱将军松了口气,心想也是,就这家伙那痞子模样,怎么会和先知相熟呢。

“也就看过她洗澡而已。”这是郝建接下来的话。

“你放肆!”

特莱将军怒喝一声,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先知的信徒很多,而特莱将军也就是其中一个。

对于无所不知的先知,特莱将军几乎是以神的标准来衡量他。

所以此时听到郝建如此冒犯先知,顿时便怒火难平了。

里韦特斯和明利安听得云里雾里的,先知是什么鬼?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