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无耻无极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所以在知道慕容成空被郝建给收拾的那么惨之后,慕容夜云就顿时连夜从京城跑到花市,为的就是尼玛的嘲讽慕容成空几句。

结果慕容成空当场就怒了,挑衅慕容夜云,如果他真有本事就去和郝建单练!

慕容夜云那火爆脾气哪里能忍,直接相约一日当着慕容成空的面挑战郝建,只要慕容夜云能击败郝建,那就能证明他比慕容成空强了。

而这时候,郝建便翻了翻白眼,咒骂道:“****个仙人板板的,你慕容家特么拿我当陪练呢?”

郝建气坏了,慕容成空就算了,慕容夜云也想通过他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奶奶的,自己是被慕容夜云小瞧了?

“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打?”慕容夜云挑着眉,有些挑衅似的看着郝建。

“不敢,我很垃圾的。”郝建点了点头,露出一副怕怕的样子。

“诶,郝建兄,何须如此气愤呢?”这时候,慕容成空便带着一脸狡黠的笑意,缓缓走到郝建的耳边:“给我艹翻这家伙,以后你和我妹妹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慕容家那边我也能保证他们不再来骚扰你。”

“嗯?他不是你哥哥吗?”郝建大惊失色,不解的看着慕容成空,你这样坑你哥,真的好吗?

“是啊,但第一和第二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这个道理你不懂吗?这家伙从小仗着自己是家族的长子,在我明前耀武扬威,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你帮我收拾他,我给你好处!”慕容成空对郝建窃窃私语道。

郝建表情古怪的看着郝建:“你是怕如果我不和他打的话,你会被他笑一辈子吧?”

“......”慕容成空眼睛一眯,有些不忿的撇了撇嘴:“我开始有点不喜欢你了。”

的确,这才是慕容成空真正担心的,如果郝建不把慕容夜云给收拾一顿,那败给郝建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这样原本他和慕容夜云平分秋色的地位,估计就要矮慕容夜云一头了。

“说的好像我就喜欢你似的。”郝建很不满的道。

“你要是不和我打,我就让人杀了你的女人!”而这时,慕容夜云便也对郝建叫嚣道。

“好吧,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讨厌他了!”郝建叹了口气,慕容夜云成功的把他给惹恼了。

“是吧,你把他收拾一顿,然后我欠你一个人情咋样?”慕容成空听到郝建同意了,顿时就大喜往外。

因为慕容成空知道,慕容夜云的实力其实和他差不多的,他打不过郝建,慕容夜云也绝对不可能打过。

“行!”郝建满口答应,此时就算慕容成空不这么说,他也打算要收拾慕容夜云了。

“不要把他打得太伤,要不然我回头没办法和老爷子交代,就随便弄断一条手一条腿就好了。”慕容成空对郝建说道。

“.......”

......

绿柳山庄,慕容家在花市的其中一个房产,慕容家富有至极,像是这样的山庄遍布全国各地,数不胜数。

慕容夜云选了一个离他们最近的山庄,准备在这里和郝建决斗。

“慕容夜云,天冲神拳第十八代传人,人称神拳王,望不吝赐教!”慕容夜云对郝建一拱手,如此说道。

“哇!听都没听过!”郝建表情轻蔑的道。

“你...”慕容夜云被郝建这态度给气到了,而后很不忿的冷哼一声:“孤陋寡闻!”

“你特么打不打?老子还要回家吃完饭呢!”郝建很不屑的挠了挠耳朵道。

“气煞我也!”慕容夜云怒火难填,一把掀开手上抓着的一个兜布,亮出一把金色大刀。

“我这武器叫金背大砍刀,重五十五斤,长一米三,锋利无比,削铁如泥,你可得小心了!”慕容夜云哈哈大笑,对郝建挑衅似的说道。

而这时候,郝建也从自己的皮箱子里取出一把手枪,然后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这暗器叫做黯然销魂枪,长二十厘米,重八斤有余,同样是无坚不摧,挤攻势如风,你,也得要小心了!”

他的皮箱是通过特殊材质制造,就算是入境处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所以郝建出行,总会带着自己的这些武器东奔西跑。

“放你娘的十八拐弯连环屁!这特么根本就是一把手枪!”慕容夜云被郝建的无耻给气得暴跳如雷,听着郝建在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就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

无耻的人见多了,这么无耻的还是头一回见。

这特么手枪说成暗器,还是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这是欺负他没读过书吗?

而慕容成空却对此一定也不惊讶,此时的他嘴角也是带着一丝冷笑,因为他对于郝建的无耻是再了解不过了。

上一次他和郝建交锋的时候就已经是被郝建的无耻给打败了,现在是时候让慕容夜云也感受一下和自己一样的痛处。

你不是自诩比我强吗?我看你在这个妖孽的面前能强多少!

“夜云兄此言差矣,我这黯然销魂枪虽然和普通手枪很相似,但却真的不是手枪。”郝建厚颜无耻的说道,鬼扯的时候脸都不红一下。

“你我当我白痴吗?这个不是什么手枪那什么是手枪?你别以为我用惯了冷兵器就不懂热武器,这特么就是一把沙漠飞鹰!”慕容夜云怒斥道,他从小就对热武器感兴趣,自己也有收藏,所以所有枪械只要他看上一眼,基本上都能分辨出来。

郝建拿着一把手枪冒充冷兵器就算了,竟然还把他当成白痴了,慕容夜云那叫一个火大!

“呀!夜云兄还真是博学多识啊,这都骗不过你!”郝建叹了口气,很懊恼的一拍大腿,似乎在为自己不能欺骗慕容夜云而感到很生气。

慕容夜云愣了一下,而后便是咆哮如雷了起来:“你特么是在骗吗?你特么是在耍白痴吧!”

“你这个大哥,脾气不太好。”郝建指着慕容夜云对慕容成空说道,表情有些嫌弃。似乎自己和这样的人交手,很是有失身份似的。

慕容成空低头不语,他能说什么?任何好脾气的人遇到你都会被你逼成神经病的好吗?这压根就不是别人的问题!

“看枪!”郝建直接扣动扳机,那子弹随之疾射而出。

慕容夜云和慕容成空都惊呆了,他们都没想到郝建会说着话就突然开枪,这根本就是在放冷箭。

无耻之徒!慕容夜云此时也在心里大声喝骂,但此时的他也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时间考虑其他了,急忙扬起手中的金背大砍刀招架、

“铛!”

子弹落在慕容夜云的金背大砍刀上面,将慕容夜云打的暴退数步,右脚猛踏大地,才终于是止住了退势。

“呀!夜云兄好武功!”郝建拿着手枪,神情崇拜的赞叹道,那副模样,就好像刚才开枪的不是他似的。

“哇呀呀呀,无耻之徒,小爷要取你狗命!”慕容夜云暴跳如雷,目眦欲裂,猛然一挥大刀,朝着郝建狂奔而来,欲要将郝建斩于刀下。

“砰砰砰砰...”

而这时,郝建还在那无耻的开着手枪,子弹一个接着一个射向了慕容夜云。

“铛铛铛...”

慕容夜云左右挥刀,将射来的子弹一一击飞了出去。

同时,慕容夜云得意的哈哈大笑:“郝建,你以为有枪就了不起了吗?对于我这种人而言,子弹的速度犹如龟速!我可以轻易挡住!”

“想要以热武器击败我,注定你要死在我的手里!”慕容夜云破口大骂,急速冲来。

“唉...”郝建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望着越老越近的慕容夜云,却将自己的手枪丢回皮箱里头。

“呵呵,要认命了吗?别以为装可怜我就会放过你,从你无耻的拿出手枪开始,就注定了你必死的命运!侮辱武道者,杀无赦!”慕容夜云看到郝建如此,以为他要认输了,便是越发的嚣张了起来。

而后,却见到郝建弯下腰,又拿起了一件武器。

而看到这件武器,慕容夜云和慕容成空都不禁面露震惊,郝建竟然连这东西都有?

只见,郝建手里扛着一把AK47,枪口直对慕容夜云:“夜云兄,你小心点,我要出招了!”

慕容夜云吓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前冲的身子凌空止住,而后扑向右侧,一头栽进了一个假山里头。

许久后,那假山中便是传来慕容夜云那憋屈愤怒的声音:“郝建,我艹你妈!!!”

郝建一皱眉,有些不悦了:“夜云兄,你这是干什么,比武切磋乃是常有的事,你不能因为你打不过我就对我恶语相向啊!”

“我特么打不过你?你要不要脸了?有种你就把机关枪放下,我们赤手空拳打一场,你看我打不打得过你!”慕容夜云忿忿不平的道,他可以挡子弹不错,但那只限于手枪子弹啊,对于机关枪的子弹,他可不敢尝试,那种高爆发高密度的射击力和穿透力,估计能把他的金背大砍刀都给打废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