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开玩笑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慕容成空嘴巴张的都能容下一颗鸡蛋了,虽然他早就知道郝建很无耻,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郝建居然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

手枪也就算了,还特么机关枪都给搬出来了。

这家伙到底还藏了多少这样子的武器呢?

“哒哒哒...”

“出来,畏首畏尾,像什么男人?”郝建怒骂道,太生气了,说好了单打独斗,这躲起来算是怎么回事,还高手呢,真没骨气。

听到这话的慕容夜云都快要气疯了,我像什么男人?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你算是什么男人?竟然一对一的情况下用机关枪?

这还真是特么的嘞!

“哒哒哒...”

郝建又连开了好几枪,大骂道:“还出不出来?不出来我可就走了?还特么慕容家大少爷呢,你这条垃圾狗!”

“么的,老子跟你拼了!”慕容夜云终于是忍不住咆哮如雷,从那假山中冲了出来。

“来得好!”郝建大笑一声,将枪口对准声音传来的地方。

而后,郝建便是看到慕容夜云抱着一块巨岩跳了出来,这个混蛋用巨岩挡住自己的身躯,朝着郝建冲了过来。

“艹,真特么不要脸!”见状,郝建大惊失色,而后破口大骂了起来。

慕容成空一头黑线,心中暗忖:你特么有脸还说别人吗?比起你,慕容夜云简直就是光明磊落好吗?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滚!”慕容夜云怒吼了一声,将那块巨大的岩石朝着郝建丢了过去。

“呵呵呵呵...”闻言,郝建嘴角突然浮现一道阴暗,而后张狂的大笑了起来,那声音要多贱就有多贱。

而后,郝建的手掌就随之摊开,露出里头的手榴弹:“这是我另外一个暗器,名字叫做猴赛雷!听名字就知道它很霸气吧?”

郝建阴恻恻的笑了起来,那嘴角的弧度,透着狡诈的意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一颗猴赛雷无法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颗!”

语毕,郝建一拉拉环,然后将手榴弹朝着慕容夜云丢了过去。

“操操操操操...夭寿夭寿...”慕容夜云直接特么的吓尿了,他虽然厉害,但还没有强到可以用肉身抵挡手榴弹的实力。

慕容夜云很憋屈,他是不知道郝建跟蛇皮袋似的的皮箱里为什么装着的都是些阴人的东西,手枪,机关枪,手榴弹?尼玛一会儿不会连核武器都给搬出来吧?

慕容夜云直接一头扑进了身旁不远处的鱼池里头。

“啪。”

那个手榴弹随之落地,滚了几圈,然后停住了。

慕容成空汗毛倒竖,大骂一句:郝建我草泥马!然后跑开了,因为郝建手榴弹的方向正是他的方向。

“轰...”

那座假山瞬间便化为灰烬了。

慕容成空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对着郝建怒吼道:“郝建,你特么疯了?你是打算连我一起炸死吧?”

“啧,竟然被发现了。”郝建很懊恼的啧了一声。

“什么?”慕容成空顿时就炸毛了,这个混蛋,竟然是打算连自己一块收拾了?

“么的,郝建,我跟你拼了!”慕容成空咬牙切齿的道,原本他是想让郝建教训慕容夜云的,现在他却想和慕容夜云一起做掉!

这时候,慕容夜云也从鱼池里跳了出来,恶狠狠的看着郝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他:“无耻,你无耻!”

“慕容夜云,我们暂且联手,如何?”慕容成空对慕容夜云问道。

“同意!”慕容夜云本来是最讨厌的人是慕容成空,但那是在郝建出现之前,现在他最讨厌的是郝建了。

毫不夸张的说,慕容夜云此时真的是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像今天这么丢脸过,如果是和郝建单打独斗输给了郝建的话,他也是愿赌服输。但问题是郝建是用阴招赢他的,这他就不能接受了!

旋即,慕容成空便和慕容夜云站在一起,瞪着此时正背对着他们的郝建。

“怎么?怕了吗?告诉你,怕也没有用,竟然敢同时挑衅我们两个人,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慕容夜云怒极反笑,看到郝建背过身去,他还以为郝建是怕了呢。

“郝建,我一个人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们两个人的话,那可就不好说了!”慕容成空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要给这个混蛋一些教训。

郝建身体不断在抽搐,背对着慕容成空二人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家伙,是在哭吗?”慕容夜云看着郝建身躯不断抽搐,也不由得惊呆了。

“这...”慕容成空也不太确定,因为以这家伙那怪异多变的性格,谁也不敢保证他会干出什么是来。

“切,你还说他多腻害呢?原来不过如此而已,竟然还被吓哭了,这还是男人吗?”慕容夜云大笑着嘲讽道。

而就在此时,郝建便转过身来了,同时手里举着一个已经组装好了的迫击炮,对准慕容成空二人:“来吧,你们不是说要和联手对付我吗?我已经准备好了!”

慕容成空和慕容夜云脸上的笑容一收,然后慕容成空便是叹了口气,走到郝建的跟前,一只手搭在郝建的肩膀道:“郝建兄,你这是何必呢?我怎么会干出以多欺少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呢?我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

慕容夜云也急忙对着郝建一拱手,郑重的道:“郝建兄武功超群,乃盖世之英雄,在下输得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这两兄弟一看郝建拿出迫击炮,顿时就萎了,此时脸皮厚的程度,丝毫不亚于郝建。

郝建又不爽的啧了一声:“讨厌,亏人家还很期待的说!”

“郝建兄,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你就留着对付别人吧,今天的切磋就到此为止吧。”慕容夜云连忙对郝建说道,生怕这个家伙因为一时兴起把他们都给灭了。

“啪啪啪...”

正当这时,一阵巴掌声随之传来,慕容秋水在百子惠和马丽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子惠,我好想你!”慕容夜云急忙朝着百子惠迎了上去。

百子惠顿时一皱眉,然后后退了数步,警惕的看着慕容夜云:“大少,请放尊重点!”

“马丽,好久不见了,你看我,最近有没有又变帅了?”而这时候,慕容成空也站在马丽的面前搔首弄姿。

“二少,我不喜欢帅哥的,因为帅的男人都花心。”马丽委婉的拒绝道。

“谁是帅哥?给老子站出来,么的,老子最讨厌的就是帅哥了!”慕容成空顿时怒喝了起来,却像是没有听到马丽言语中的拒绝似的。

“......”马丽直接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而此时的慕容秋水,也是一个劲的摇头苦笑,对于自己这两个奇葩哥哥,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唉,没想到啊,堂堂慕容家的二少和大少竟然是个花痴,还对下人情有独钟!”郝建抱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大笑,指着慕容成空和慕容夜云。

“是谁在说话?给我站出来!”慕容夜云一听这话,顿时恼羞成怒,愤怒的回过头来。

“是我,怎么样?”郝建嚣张的看着慕容夜云,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样子。

“没,我就问问而已。”慕容夜云满脸堆笑的道,嘿嘿的傻笑。

慕容秋水等人懵逼了,都被慕容夜云的态度给惊呆了,以往不可一世的慕容夜云,竟然被郝建训的服服帖帖的?

此时,最惊讶的应该是百子惠和马丽,本来她们都是不怎么瞧得起郝建的,觉得慕容秋水过于高估郝建了。但看到对郝建的态度之后,她们才意识到,她们远远没有慕容秋水那般睿智。

“小妹,你怎么会来这里?”慕容成空也不禁开口对慕容秋水问道,很好奇慕容秋水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把我的朋友给请来的,我自然不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万一你们伤害他的话那怎么办呢?”慕容秋水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成空二人道,显然对于家族的命令也很清楚。

虽然慕容秋水很欣赏郝建,也的确很想将其揽入麾下,但却也不想让郝建因为她单方面的一厢情愿而卷入没有必要的争端之中。

所以在得知慕容成空和慕容夜云把郝建“请”来的消息之后,为了防止郝建有什么闪失,她也立马动身跟了过来。

毕竟慕容秋水也很清楚自己这两个哥哥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被外界誉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在慕容秋水看来郝建就算再厉害,也和他们差不多。

对付一个或许还不成问题,但对付两个的话,他或许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不过呢,情况却和慕容秋水想的有些出入,郝建没有在慕容成空和慕容夜云的联手之下感觉到压力,还几乎是把他们吊打了。

慕容成空和慕容夜云之前那服软的话语,让刚刚进门的慕容秋水等人听得是一清二楚,也是谈他们目瞪口呆。

她们都不禁好奇刚才在她们来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的哥哥们对郝建如此的敬畏。

“瞧你说的,他是你朋友,我们是你的哥哥,我们怎么可能会伤害他呢?呵呵...呵呵呵...”慕容夜云挤出了一道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他倒是想伤害郝建啊,可他伤害得了吗?

慕容秋水便不再理会慕容夜云了,转而望向郝建:“法国之行,你可算是为国争光了哈?”

闻言,郝建顿时皱起了眉头,面露不喜的问道:“你调查我?”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