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你是我大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嘶...”孔孝真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两个打扮如此怪异的家伙,竟然就是慕容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

自己被阴了?

突然间,孔孝真有种被算计了感觉,郝建是故意诱发自己和慕容家两位少爷的冲突?

霎时间,孔孝真那张脸就狰狞的有些慑人了,阴沉的仿佛要吃人似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完了,一场耻辱是在所难免了。

自己不但挑衅了慕容夜云二人,还说要杀他们全家?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而这一切,都特么是郝建害的!这个杂种,他一早就给自己设下了套,在他的地盘上捣乱,然后逼自己现身,而后激化自己和慕容成空二人之间的冲突。

孔孝真此时真的好恨,恨自己又一次被郝建玩弄于鼓掌之间。

而此时,慕容夜云站在孔孝真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冷笑道:“你是我大爷?”

“这是个误会,我们...”孔孝真正打算解释。

但慕容夜云直接就一巴掌上来,呼在孔孝真的脸上,再度质问:“你是我大爷?”

孔孝真一张脸气得面红耳赤,却又不敢反抗,虽然他在花市可以作威作福,但却没有办法和慕容夜云这样的家伙相提并论。

这些家伙连他都惹不起。

说到底孔孝真就是地头蛇,而慕容家就是一头强龙。

“大公子,我不知道是你,所以才...”孔孝真挨了一巴掌刚想说话,但紧跟着慕容夜云一巴掌又上来了。

“啪!”

这一巴掌直接把孔孝真打得趔趄了一下,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慕容夜云就跟个复读机似的,冷冷的看着孔孝真问道:“你是我大爷?”

“......”孔孝真真叫一个憋屈,你说你就纠结着那一句话干什么呢?都说了不是故意的吗。

孔孝真连忙摇头:“我不是你大爷!”

“啪!”

然而,听到否定答复的慕容夜云还是一巴掌上去了,冷哼道:“还用你说?我不知道吗?”

孔孝真此时真要哭了,不用我说你问个什么劲啊?

“你还要杀我全家?”慕容夜云像是打上瘾了似的,每说一句话,就上去一巴掌。

因为此时慕容夜云的也气坏了,想他堂堂慕容家大公子,竟然给一条不知道哪来的杂鱼给侮辱了,这杂鱼不但要他叫大爷,还要杀他全家,这尼玛能忍?

“不敢,不敢...”孔孝真低着头,脸色涨红,但脸上却充满了杀机。

当然,这杀机不是对慕容夜云的,而是对郝建的。

一个是因为慕容夜云他惹不起,二者是因为慕容夜云也是被当枪使,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郝建。

“不敢?不敢你让我叫你大爷?”慕容夜云按住孔孝真就是啪啪连环几巴掌,直接打得孔孝真是没脾气,在原地愣了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诶,别这样,怎么说人家都是花市四大名少,你们这样怎么行呢?”郝建走了过来,阻止慕容夜云继续殴打孔孝真。

而慕容夜云也悻悻的哼了一声,后退两步。

而孔孝真见状,顿时便惊呆了,堂堂慕容家的大公子竟然听郝建差遣?这家伙难道跟四大名家有关?

“四大名少?我呸!”慕容夜云直接往孔孝真头上吐了口唾沫,神色鄙夷的看着孔孝真。

孔孝真不敢躲,只能任由那口水落在自己的头顶。

孔孝真恨得咬牙切齿,平生从来没有这么耻辱过,但自从遇到郝建之后,他便是接二连三的被侮辱。

这一次更加过分,竟然直接就被盖巴掌,吐唾沫!

如果做这些的是郝建,他倒还能还击一二,可这么做的是慕容夜云,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心里憋闷的快要吐血了。

郝建蹲下身来,看着惨兮兮的孔孝真,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你看,我说了吧,你还是不要来会比较好,来了,会死人,你也会丢脸。”

“你想杀我?”孔孝真抬头看着郝建,虽然郝建在与他谈笑风生,但他分明看到了郝建眼中的狠辣。

“嗯,怎么说呢,我在考虑吧,考虑要不要杀你。”郝建倒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心情,他的确是在想要不要杀孔孝真。

因为如果不杀他,孔孝真又会三天两头的找他的麻烦,可如果杀了的话,他又担心会因此惹恼孔家,从而引来孔家的疯狂报复。

闻言,孔孝真便沉默了,他不会求饶,因为那不符合他的性格!

就算是死,也得要有尊严的死!

“你看,被别人欺负的感觉不好受吧?你要学会接受,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孔孝真此时的心情可谓是五味杂陈,因为以前这话是他对别人说的,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有人会对他说这话。

“孔家之所以现在还存在,那是因为我没时间,也懒得去对付你们。或许在你眼里,你们孔家很了不起,但在我眼里,它什么都不是!”郝建坏笑着站起身来,而后低头看了孔孝真一眼道:“这一次,我不杀你,但如果你再继续找我的麻烦的话,不但你要死,整个孔家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孔孝真依旧沉默,也不知道是否把郝建的话给听进去了。

对于孔孝真的淡漠态度,郝建也没多大所谓,反正话已经带到,该怎么做就看孔孝真自己了。

虽然他不想麻烦和孔家为敌,但也并不惧怕与孔家为敌。

“现在,你可以滚了!”郝建很不客气的对孔孝真说道。

孔孝真站起身来,准备去搀扶刘老头和狂徒一起离开。

“我虽然让你走了,可却没有说过他们也能走!”郝建却喝止了孔孝真的行为,阴笑道:“来找我的麻烦,你以为你可以一点代价都不负就离开吗?”

听到这话,刘老头和狂徒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郝建这是想杀他们。

话音刚落,慕容夜云便大笑了扑了上去,他早就按捺不住了。

狂徒刚才那样冒犯百子惠,就算郝建不让,他也必杀狂徒不可。

“大少救我!”

狂徒二人同时大喊了一声,但话音刚落,就被慕容夜云拧断了脑袋。

无头身躯血喷不断。

见状,慕容秋水等三女都不禁侧了下脸,不忍去看那血腥一幕。

慕容夜云张狂大笑,显得暴戾无比。

见到慕容夜云这狠辣模样,郝建也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孔孝真憋屈至极,但此刻却一步也不敢停留,深深的看了郝建一眼,调头离开。

“多谢你们的款待,那啥,我也吃饱了,就先走了,以后有事没事也都别见了哈。”郝建对慕容秋水等人说道,就打算离开。

“利用完我们你就想走?”百子惠拦住郝建的去路,此时她可谓是羞恼不已。郝建一个人竟然把他们这么多人给耍了。

“那你想怎么样呢?奶牛?”郝建表情古怪的问道。

“你去死!”听到这个称呼,百子惠立刻就恼羞成怒了,一脚朝着郝建怒踹而来。

但郝建却在她还没开始抬腿之间手指就轻轻一拨,将她给拨飞了出去。

“让他走吧!”突然,一道疲惫的声音传来,众人侧目望去,便看到慕容秋水神情疲惫的摆了摆手,不愿再继续在这话题上纠缠。

她知道他们是拦不住郝建的,即便拦得住,也没办法让郝建屈服。

她更知道郝建知道她在想什么,郝建这么做是为了报复她。

“可是他们竟然敢耍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吗?”百子惠有些不乐意。

“我说,让他走!”慕容秋水表情微变,有些不耐烦的道。

闻言,郝建便是怪笑的看着百子惠,脸上满是挑衅之意。

百子惠气得狠狠跺了一下脚,才终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开了。

而这时候,郝建便转头望向慕容秋水:“今天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只要不要太过分,我都会答应。”

“那我说,我要你呢?”慕容秋水很是大胆的说道,神色带着侵略性看着郝建。

郝建耸了耸肩:“那这个我就无能为力了。”

“那你这个承诺就毫无意义!”慕容秋水摇了摇头。

“别这么说,终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个承诺有多么可贵的。”郝建微笑说道,死神的一个承诺,那可是万金难买,可郝建却免费赠送他一个。

旋即,郝建便摆了摆手,走出了餐厅。

“可恨,这家伙竟然白捡了我们便宜!”百子惠悻悻说道。

慕容秋水瞥了她一眼,而后望向门口:“你知道些什么,他就是因为不想白捡这个便宜,欠我的人情,所以才同样给我一个承诺。”

旋即,慕容秋水便不理会百子惠那错愕的目光,走出了环翠东风。

而这时的百子惠却仍然是余怒未消的模样,她很不能理解,慕容秋水为什么就处处为那个讨厌的家伙说话,那家伙又好色又无耻,有什么好的。

“那个,子惠啊,今晚你有没有空啊?要不,我们去喝一杯吧?”这时候,慕容夜云有些羞涩的凑了过来,用胳膊肘碰了百子惠一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