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餐桌上的叫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没想到啊,顾妖精,你也有今天啊?说吧,那小帅哥刚才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紧张?”

顾倾城的闺蜜们都坏坏的看着她,这些个腐女都想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状,顾倾城倒也很放得开,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也是眼泛春水,娇羞的道:“他刚才告诉我,他下面的家伙有二十厘米,问我要不要尝尝先。我感觉我这0.王子辰的自动铅笔是没办法装下0.7的铅芯,所以还烦请各位姐妹们为我排忧解难了。”

闻言,郝建也是一阵无语,这个女人,这种描绘还真是独到啊!

“二十厘米?天啊,顾妖精,你是在吹牛吧?”

“就是啊,他看起来瘦瘦高高,斯斯文文的,怎么可能会有二十厘米。”那些女人明显是不相信,二十厘米,这也太夸张了,这是老外才有的尺寸吧?

“二十厘米,连老外都没有这样的尺寸,他会有?”罗瑞河也跟着冷嘲道,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男人嘛,难免喜欢在某些事情上做比较,而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那方面的“长处!”

一听郝建有二十厘米,罗瑞河就有些不高兴了。

“吹牛?你不会自己看吗?”顾倾城直接走到一旁了。

而这时候,这些女人们就看到郝建的裆部顶起了很大的一个帐篷。

因为郝建现在是穿着宽松的汉服,所以看起来更加的明显,就像是顶着一个又长又粗的钢棍似的。

“嘶...”

顾倾城的那些闺蜜们,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无比的将郝建盯着。

顾倾城有些幽怨的看着苏新亚:“还以为你带来了个小男生呢,结果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这个混蛋,就刚才开始就一直用它那里顶着我,总想着一杆进洞。”

“什么?”罗瑞河听到顾倾城这么露骨的描绘之后,顿时就怒火难填了,紧张的对顾倾城道:“他刚才竟然敢非礼你?我们报警抓他!”

顾倾城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的看着罗瑞河:“报什么警,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而且...我也挺享受的!”

“.......”罗瑞河想哭了,你说话之前,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而这时候,顾倾城的那些闺蜜们已经把郝建给围了起来,如同围观奇珍异兽般上打量着他。

一般打量他,还一边啧啧称奇。

“怪了怪了,我以为华夏人都是短小精悍,原来华夏人也有这么恐怖的把式。”一个在华夏生活了好几年的欧美女人说道,郝建这尺寸,要比她以前享受过的所有男人的都长。

“郝建,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我回头也让我老公补补!”

闻言,郝建自豪的一撇嘴:“天生异禀,补不了!”

“小帅哥,回头跟我回家吧?”这时候,一个少妇冲着郝建挤眉弄眼道。

一群女人又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

而罗瑞河则是对郝建恨之入骨,那咬牙切齿的就仿佛恨不得将郝建给吃了似的。

“这他么装逼,长得长就一定好吗?没准他萎呢!”在罗瑞河的身旁,一个戴着眼睛的男子也不满的哼了一声。

本来这一次聚会是他发起的,按理说他才是这聚会的主人,结果反倒是让郝建给抢尽了风头。这也就算了,郝建还用自己的“长处”把所有的妞儿给勾走了,这可让这些男同胞不能容忍了。

“吃不到说葡萄酸,长得长就是好,撒尿都比你射的远!”郝建哈哈大笑道,却压根就没把那眼镜男当回事。

“哎哟,你好坏哦!”

郝建此言一出,那些女人顿时又被他给逗笑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今晚谁要带我回家啊!”郝建淫笑着望向那些女人。

“我!我!我!”

一群女人都举起了手来,都被郝建的风趣幽默和“长处”给打动了。

而罗瑞河和那个眼镜男假装,却是面沉似水,一脸的不爽。

罗瑞河思索片刻,而后冷笑了一声,对眼镜男道:“子辰,没必要这么生气,一会儿有的是办法让那家伙出丑。”

眼镜男王子辰闻言有些惊疑的看着罗瑞河:“你有办法?”

罗瑞河古怪一笑,而后凑到了他的耳畔低语了几句。

而后,王子辰便也跟着坏笑了起来。

“行行行,你们要带我回家也不是不可以,但总得要先把我给喂饱吧?不然到了夜里哪能有力气?”郝建坏笑道。

“好,先吃饭!服务员,上两盆牛鞭汤!”

“两盆哪够?来五盆!”

郝建一头黑线,这些女人是真的把他往死里整啊。

而后,郝建便落座了下来,这个时候的顾倾城也没敢继续挑逗郝建了,生怕这个家伙又使坏还击她。

而这时候的苏新亚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位,是郝建是吧?”这时候,王子辰开口了,很客气的问道,脸上带着笑意。

但虽然表面上是在笑,眼神却带着一丝讥诮与不怀好意。

显然,在罗瑞河的怂恿下,王子辰准备向郝建发难了。

“是啊,你好。”郝建对王子辰伸出了手。

但王子辰淡淡的看了郝建一眼,却没有伸出自己的手:“我这个人呢,比较傲,所以一般来说只跟自己身份地位相当的人握手。对于那些社会地位比我低的人呢,我就会给他们一百块,当他们是要饭的!”

旋即,王子辰便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放在郝建的手上。

“王子辰,你什么意思?”见状,苏新亚顿时便是怒火难填,郝建的是她带来了,那就是她的朋友,这样侮辱郝建,那不等于也是在侮辱她?

而且郝建是她带来的,却因为她而受辱了,王子辰怎么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他,有些地方不是他能来的,而有些人,也不是他能够接触的。”王子辰面无表情的说道,神色越发的高傲:“如果他想要证明他有资格融入我们这个圈子来,那就告诉我们他的身份,让我们判定他有没有这个资格。虽然他是个挺有趣的人,但再有趣的人时间长了也会乏味的,我想你们也不想到时候有个穷哈哈三天两头的找你们借钱接济吧?”

王子辰此言一出,便没有再开口了,他们不是看不起郝建,因为他们之中不少人都是白手起家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所以他们也穷过。在他们看来,如果郝建无法自己为自己洗刷耻辱的话,那就代表他真的没有资格和他们为伍。

现在,他们想看郝建怎么反击王子辰了。

“你这是在作茧自缚!”苏新亚冷哼了一声,坐回椅子上不再说话了,此时的她表情有些古怪,看着王子辰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似的。

招惹郝建,这将会是王子辰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

显然,苏新亚也已经打算撒手不管了,因为她知道郝建不需要她多事,他自己就会让王子辰知道什么叫后悔。

“敢问郝建先生你在哪高就啊?”这时候,罗瑞河便也很配合对郝建问道。

“中医院,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师而已。”郝建笑着回答道。

“哦,原来是老师啊,老师也挺好的,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一个月得有个七八万吧!”随即,罗瑞河的脸上便流露出了一丝鄙夷,故意嘲讽似的问道。

老师能拿七八万的并不多见,一般都是几千块钱,罗瑞河这种在社会上摸滚打爬这么多年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他根本就是借此侮辱郝建。

别说教师工资没那么高,就算有那也不值得他们高看,因为他们这些人就算是最差的,轻轻松松一个月都是几十万的工资。

而听到郝建这么说,顾倾城的那些闺蜜们有不少人脸上都有了些变化。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不在乎身份这一层关系的,原本他们以为既然郝建是苏新亚带来的,应该身份就不一般,却没想到郝建竟然是个教师。

反倒是顾倾城,自始至终都是表情坦然,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郝建,似乎很好奇他会怎么应对。

“没有,教师工资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钱而已。”郝建回答道,当然,教师工资只有五六千,剩下的酬劳都是另外付的。

一节课五十万!

“拿着几千块钱死工资的人,也配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在这里喝一次茶得多少钱吗?一个人一万块,顶你两个月的工资了!”那王子辰很不客气的说道。

“欸,王子辰,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好歹郝建也是新亚的朋友,而且就来这一次,以后也没机会来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来,郝建老师,我敬你,喝多两杯,这茶可不便宜,你以后可没多少机会喝了。”那罗瑞河在一旁充当好人,但说的话却是暗中带刺,句句都是让郝建的难看,在侮辱郝建是个穷光蛋。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